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78章軟攻西羌

第378章軟攻西羌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06 21:36  字數:3436

只見那蛇大約筷子粗,兩根食指長,渾身漆黑透亮,彷彿除了小以外,沒有其他特徵,可是那氐人一看就變『色』了。高速

女孩掙扎著前進一步,將小蛇放進竹籠里,對氐人做了一個請的手勢。

燈光下,黑蛇在竹籠底部爬來爬去,不時吐杏,一點事沒有,光從這一點看,就比那花蜘蛛強多了。

氐人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,額頭上汗水顆顆的下,伸到半空的手不斷顫抖。

寶兒看著氐人對蕭芙蓉道:「姐姐,看起來這人好像很怕,你知道那是什麼蛇嗎?」378

蕭芙蓉搖了搖頭:「從來沒見過。」

氐人顫抖的手伸向竹籠口,突然想縮手,就在這時,眾人只見竹籠里那小蛇,身體一弓,竟然了起來,一口咬在氐人手上,氐人哇哇大叫:「三寸黑虎,啊……」

氐人大叫一聲,倒在地上,全身發黑,周圍羌人退出數步,過了良久,一名羌人上去隔著一厘米遠探氐人鼻息,對細封池和高塔道:「死了。」

眾羌人神情落寞,高塔低下頭,細封池嘆了口氣,對劉璋道:「山南馬場是大將軍的了。」

劉璋微微點頭,走上前緊張對西域女孩道:「你怎麼樣了?」

女孩轉過頭來,煞白的臉上透出淡淡的笑意,痛苦而喜悅地道:「我說了,我對你說的話,都是,真的。」

女孩說完,突然眼睛一閉,一下子倒在了地上,劉璋正要去看,王煦一把拉住,探了一下女孩鼻息。鬆口氣,對劉璋道:「只是暈過去了。」

西域女孩被小心抬下去療毒,幾個擅長解毒的蠻人都跟了去,劉璋『揉』了『揉』額頭,現在他真分不清女孩說的是真是假了,如果是假的,也用不著拿『性』命開玩笑吧。

女孩的問題可以過後再說,自己擔心也沒用,現在還是要先處理公事。

劉璋坐回位置。掐了掐額頭,勉強擠出一點笑容,對細封池道:「首領,感謝首領能夠體諒我們,我們的確很需要一個馬場。可是,我們說了青衣羌是我們川軍的朋友,那我劉璋絕不會罔顧朋友利益,獨食而肥。

對於西青衣,我們川軍的友誼絕不是來自口頭上,王煦,念一念我們給青衣羌朋友準備的禮物。」

王煦咳嗽幾聲。拿出一張紙念道:「漢大將軍劉皇叔征伐西羌叛漢部族,青衣羌,白馬羌,功勛卓著。特賜青衣羌金三百斤,銀五百斤,錢十萬,綢緞五百匹。賜白馬羌金五十斤,銀兩百斤。錢三萬,布匹三百匹。

封青衣羌首領細封池為白羽將軍,西青衣侯,列十五等,領漢印信,高塔為沙陀侯,列十七等,白馬羌首領花黨為白馬侯,列十七等,領漢印信。」

眾青衣羌頭領經過會漢語的羌人解說,都是面面相覷,金子銀子都好,可以買糧食吃,綢緞布匹也可以穿,這爵位是用來幹嘛的?

不過聽說在漢朝,爵位是一種非常尊貴的東西,一般人那是萬萬沒有,想來是個好東西,足以顯示劉璋是非常尊重他們的,總之絕壞處,都很高興。

王煦繼續念道:「念及西羌偏遠,鹽鐵茶食不行,野肉獸皮充裕,當互惠互利,蜀中興商,將在漢中沓中之地,開設鹽市,馬市,鐵市等互利市場,幫助西羌繁榮昌盛。」

細封池和眾西羌頭領聽到都是一喜,漢朝與胡人互市,向來都是選擇友好的部族,羌族雖然一直與漢庭沒有多大衝突,但是由於實力不如匈奴鮮卑等雄厚,一直被漢人當做奴隸使,從來沒有專門的互市市場,鹽鐵都要曲折購得,成本很高。

開設互市市場,不但表示劉璋對西羌的重視,也確實會為西羌帶來好處,對於這一點,細封池花黨和高塔等都欣然接受。

王煦接著道:「另,鑒於細封池首領,花黨首領,高塔頭領乃是我川軍,也是我大漢的親密朋友,蜀候以個人名義,贈送細封池首領花黨首領高塔頭領侯服蟒袍,細封池首領十五級侯爵為七蟒纏繞,花黨首領高塔頭領三蟒纏繞,其餘珍貴物事各有差,三月之內,著人奉上。」378

「大將軍,您這是?」細封池看著劉璋有些疑『惑』。

劉璋毫機心地笑笑道:「細封池首領,你們羌人或許總覺得我們漢人狡詐,但是我今天可以告訴你,至少在我川蜀,對異族的強力,只是為了邊疆安定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本侯從未想過滅誰,殺誰。

如果發生了這樣的事,比如先零羌,那就是他們自找的。

而我劉璋,希望的是一種大同思想,漢人與異族人和睦相處,同興同盛,就像五溪族人一樣,我們川蜀對五溪朋友的投入,在我們糧食很困難的時期,投入了幾十萬斤糧食,直接賞賜數十萬錢,開墾田地,指導耕種,設立都護府,耗費數人力物力。

我們這樣做不為別的,就是希望團結五溪,雙方不要再發生流血,劉璋手上殺了不少人,但是沒有一個是肆意而殺。

今天到了西羌,既然青衣羌向我們展示出了友誼,我劉璋必誠心相報,賞賜,漢庭爵位,開通互市,以及我個人向你們贈送的禮物,都是本侯向你們輸出的誠意,而且本侯可以保證,只要西羌不與川軍為敵,我們將世代友好。」

劉璋慷慨激昂,一身正氣,細封池看著劉璋,劉璋這些政策,可謂是皆惠及實處,不說金銀布匹綢緞,互利互市,就是那爵位,也是對西羌的抬舉。

漢人認為異族低人一等,可是比起匈奴鮮卑等,羌氐要低人一等,匈奴鮮卑在漢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