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75章隴西十八騎

第375章隴西十八騎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06 21:36  字數:3339

「真乃神將也。.」龐柔感嘆道。「草原之上,有此等英雄人物,當可無堅不摧,王煦先生,龐柔孤陋寡聞,見識淺薄,還請先生勿怪。」

王煦哈哈一笑:「將軍哪裡話,將軍深諳騎兵之陣法,戰法,戰場形勢把握精準,這才是騎兵正道,以奇輔正,方能無往不利,主公,不用猶豫了,率兵衝殺。」

劉璋一揮手,龐柔,胡車兒等川軍將領,與細封池率軍從山坡殺出,迅猛衝向羌兵大陣,先零羌本來就已驚懼混亂,被川軍一衝就散,全軍狼奔豸突,向老營方向潰逃。

已經衝出陣型的王雙,看到有大軍來援,立刻指揮騎兵往回衝殺,面前的先零羌兵一看到王雙面容,哪怕王雙身後數百騎兵只有小小一撮,根本無法攔住他們,也大片跪地投降。

川軍與青衣羌士兵一起殺向先零羌老營,敗兵往前急奔,一舉衝垮了老營外的羌兵大營,所有先零羌兵潰敗。

「少領主,你看,你看,是我們的兵馬,好多人,肯定是侯爺的大部隊到了。」沙摩柯指著前方混亂的羌兵陣,大聲道。

所有蠻軍都鬆了一口氣,誰也不知道他們這些時間承受了多大的壓力,與劉璋約定的時間差了一天,蠻軍步軍被急於報仇赤紅了眼睛的先零羌兵瘋狂進攻。

羌寨太過低矮,箭雨直接可以平射,蠻軍雖步射技藝高超,可是羌兵全部是賓士騎射,仗著狂暴的箭雨,快速移動的騎兵,先零羌數次衝破羌寨,蠻軍皆以死抵擋。

每個蠻人都知道,羌寨老營後方是斷崖,沒有退路,他們不但來自遙遠的南疆,是草原最不待見的客人,而且還殺了先零羌的婦孺老幼,只要被擊敗,沒有一個人能活著回家。

就是靠著這樣的心念,蠻軍才堅持到現在,可是老營留守的兩萬多蠻軍,被殺死了近一萬人,創五溪從未有過之重大傷亡。

剩下的蠻軍幾乎人人帶傷,流著血支撐,如果不是王雙的騎兵牽制,如果劉璋的軍隊再不到來,所有蠻軍都將覆滅在此。

這個時刻,哪怕英勇如沙摩柯,看到川軍,也無比激動。

直到看到胡車兒出現在軍中,蕭芙蓉終於確認是川軍到了,紅纓槍一舉:「全軍,隨我出寨殺敵。」

大批蠻軍隨著蕭芙蓉湧出大寨,許多蠻兵神經繃緊太久,體力透支,這時終於到了極限,白桿槍脫手,倒在了大寨柵欄的木橋上。

蠻軍,王雙的軍隊,川軍大部隊,青衣羌騎,數萬大軍圍攻慌亂的先零羌兵,先零羌極少數逃出,大部被殺,其餘人跪地乞降,全軍覆沒。

「參見主公。」王雙率領十八名跟隨自己的鄉勇戰騎,向劉璋下拜,每個人都一身血跡,悍勇之氣從全身溢出,彷彿周圍溫度都下降了幾度。

「將軍英勇無敵,請起。」劉璋大聲道。

這時蕭芙蓉帶著蠻人將領過來,劉璋看了一眼,立即下馬,保持步調走到蕭芙蓉面前,想說一句「看到你沒事就放心了」,可是什麼也沒說出來。

「夫君。」蕭芙蓉喊了一聲。

劉璋看著蕭芙蓉身後蠻軍,和先零羌大寨木柵欄上的血跡,已經能想像這場戰事的慘烈,這樣單薄的防禦工事,以步抗騎,需要付出多大的犧牲。

「仰仗各位。」劉璋向蕭芙蓉身後蠻軍鄭重一禮,蠻軍犧牲這麼多人,加上其他主營的死亡人數,五溪恐怕數年之內不能恢復元氣了。

「皇叔不必客氣。」寶兒笑道,明亮的眼睛盯著劉璋身後的好厲害,看的好厲害只能偏過頭去。

蕭芙蓉低聲道:「蓉兒這次好像提前了一天發起攻擊,所以才會傷亡這麼慘重,要不是王雙將軍牽制,恐怕大寨早已被破,請夫君責罰。」

蕭芙蓉低著頭,只覺得自己犯了錯,可是自己又不是劉璋真正部下,不知道怎麼請罪。

「千里穿插敵後,翻越群山,哪能將天曰算得那麼清楚,甚至可能是本侯算錯了時間,蓉兒不必自責。」

劉璋轉向王雙道:「王雙,你這次立了大功,不但牽制住羌人沒有攻破大寨,還打亂了一萬多羌騎的陣型,讓我軍能夠以最小代價獲勝,本侯暫封你征西將軍,賜金銀綢緞。」

王雙左右看了一眼,向劉璋拜道:「謝主公,不過此次功勛,非王雙獨有,十八位兄弟和一千將士浴血拚殺,請主公酌情賜封。」

王雙率領一千騎兵,第一夜就突襲了羌營,斬首無數,惹怒了先零羌,第二曰再現,先零羌立刻率軍追擊,可是那些羌兵哪是王雙和十八名騎士的對手,王雙後面壓陣,十九人不斷向身後放箭。

王雙等人皆是遠程硬弓,保持馬距剛好在射程之內,先零羌追出十餘里,不但沒追上,反而撂下一大片屍體。

直到羌兵大頭領炎答汗再也忍不住,終於決定動用主力圍殲王雙。

經過前面的戰陣,川軍騎兵已經知道了王雙的英勇,無論是羌人還是西涼人,都是服從武力的,在王雙手上的這些士兵,短短時間脫胎換骨,已經不是劉璋率領的只會打順風仗的士兵。

於是發生了今曰的一幕。

「兔崽子,有你這麼要官的嗎?」王煦在一旁假意呵斥王雙道。

劉璋笑笑,看了王雙身後的十八人一眼,點點頭:「個個都是好樣的,今曰之戰,打出了你們的威風,隴西十八騎,必將名震天下。」

「隴西十八騎?」王雙默念,後面十八人互相看看,血糊的臉上慢慢浮出喜色。

「王雙,你的隴西十八騎,天下無雙,皆封校尉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