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72章西涼盟軍大敗

第372章西涼盟軍大敗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06 21:36  字數:3479

「蓉兒,你可千萬不能有事。」劉璋心裡默念著,雖然,在大業和女人中間,自己永遠會選擇前者,但是若是這次蕭芙蓉有事,劉璋會內疚一輩子。

鐵龍關。

二十萬西涼騎,日夜攻打,哪怕其心不齊,但是兵力太過懸殊,三關川軍守軍承受了極大壓力,終於在十餘日後,西涼騎明攻木台,實攻上關,上關告破。

上關守軍與法正的中軍退守鐵龍,與木台的吳班守軍繼續前後呼應,防禦西涼騎進攻。

「報。」

深夜,一名川兵攀上關牆,向法正報訊,法正看著士兵,知道是來自偷襲草原的部隊,手心都捏出了汗。

「軍師,主公率軍如期抵達西羌草原,我來之時,蠻軍偷襲已經得手,西羌大亂,主公命軍師可以照計劃行事。」

法正輕舒一口氣,懸著半月的心終於放下,立即召集眾將議事。

「立刻向西涼軍羌軍營寨傳播消息,就說我主率川軍兩萬騎兵已經抵達西羌草原,與青衣羌首領細封池匯合,已經徹底擊潰西羌草原留守的羌騎,數萬大軍聳立西羌,所有部落的牛羊親人營寨,裸露在我川軍兵鋒之下。

如果不立刻投誠,並且向西涼軍和先零羌發起進攻,就是我川軍死敵,我們將血洗他們的部落,搶走他們的牛羊,殺光他們的親人,婦孺老幼,一個不留。」法正冷聲道。

「是。」

「記住,向他們強調一點,凡是投誠,必須倒戈相向,接受我川軍領導,向西涼軍進攻,擅自撤回西羌,既為敵人。

上一次投降,放他們回到草原後,這次又隨韓遂進攻我們。這樣的事情,本軍師絕不允許發生第二次。」

「是。」

深夜,羌軍大營,突然外面射來無數利箭。

「報,敵襲。」一名羌兵向首領大帳急聲稟報。

首領正在睡覺。被吵醒很不耐煩。翻了個身,閉著眼睛道:「慌什麼,肯定又是黃忠不安分,謹守寨門。不用理他。」首領說完一句,繼續睡,鼾聲響起。

「不是,首領,他們射進來的箭上麵包了信。上面說,上面說,劉璋已經率領川軍與青衣羌匯合,擊潰先零羌留守騎兵,數萬大軍停駐西羌,我們的牛羊親人,都在他們兵鋒之下啊首領。」

「什麼下啊,別煩我。」首領揮了揮手,睡了一會。突然一下子蹦起來,鞋都來不及穿,猛衝出來,抓起羌兵大聲道:「你說什麼?劉璋親自上草原,還與青衣羌匯合。還擊潰了先零羌?」

士兵緊張地遞上撿來的信紙,首領急忙打開。

上面用羌漢雙語寫道:「尊敬的各位首領,大小頭領,很不幸的告訴你們。由於你們背叛川軍,將迎來長生天的懲罰。我主劉璋親率兩萬騎兵與青衣羌勇士匯合,一舉擊潰了先零羌附匪之寇。

如今五萬大軍立於西羌,敬告各位棄暗投明,莫要攀附西涼馬匪,速速歸流大漢正統,立即向西涼軍發起攻擊。

我主與青衣羌首領細封池盟誓,如果誰敢第二次背叛川軍,明日日上三竿前不投誠,不攻擊西涼軍,或者擅自撤軍西羌草原,將無條件洗劫你們的羌寨牛羊和親人,並且列入川軍死敵,不死不休。

望各首領,大小頭領,斟之重之,川軍軍師法正拜上。」

這時營外黃忠騎兵里的羌兵,用羌語大聲呼喊信的內容,響徹黑夜。

「豈有此理,我才不信,川軍會上了草原?劉璋會上了草原?怎麼可能,先零羌還有數萬大軍留守呢。」首領一把撕碎紙條,摔在地上暴跳如雷。

那羌兵道:「首領,你忘了嗎?先零羌已經派兩萬騎馳援天水,也就是說西羌草原的先零羌騎只有一萬,加上駐守青衣羌的先零羌騎,也不過兩萬,川軍突然登上草原,與青衣羌夾擊,完全有可能擊潰啊。」

「你說什麼?」首領赤紅著眼睛盯著羌兵,羌兵畏懼地看著他。

首領心砰砰直跳,喃喃道:「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,就算先零羌騎兵被突襲,他們也可以回防老營,等待天水的騎兵回援,絕不可能讓川軍和青衣羌騎在草原任意馳騁,這是川軍的陰謀,對,就是陰謀。」

……

劉備軍大營,諸葛亮派入軍中的阿三看著川軍射進的紙條,猛地捏成一團,又拿出一個錦囊,這是臨走前,諸葛亮授予的錦囊,如果西涼軍危急,可打開解難。

阿三看了錦囊里的絹布內容,立刻出營向糜芳的營帳走去。這時一個黑影鑽入阿三的營帳,拿著錦囊匆忙出來。

姜隱接過錦囊,拿出絹布看了一眼,眉頭皺在一起,「好你個諸葛亮。」

「先生,我們怎麼辦?要不要阻止諸葛亮詭計?」隨從焦急道。

「阻止不了。」姜隱冷聲道,諸葛亮何等人物,他的弟子阿三也自然才智非凡,自己現在沒有兵權,只是個隨軍長史,哪有什麼力量阻止。

而且在諸葛亮眼皮子底下耍花招,姜隱可是清楚記得龐統的告誡的。

姜隱想了一下,立刻取來石灰粉和墨水,將石灰粉灑在絹布上面,將川造白紙放在上面,刷子澆了墨水,左右洗刷,白紙上顯露出字跡,立刻將絹布弄乾凈,裝進錦囊讓隨從送了回去。

姜隱輕舒一口氣:「先生說得沒錯,諸葛亮果然才智非凡,這下西涼要變天了。」

阿三來到糜芳營帳,糜芳大胖子如死豬酣睡,阿三急忙叫人弄醒,糜芳很惱火,可是阿三是諸葛亮的人,也不敢得罪。

糜芳揉著睜不開的睡眼問道:「三哥,什麼事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