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70章西羌之戰4

第370章西羌之戰4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06 21:36  字數:3481

羌人大批的人往碉樓擁擠,蠻軍衝到碉樓下,遇到羌人殊死抵抗,殺光面前的羌兵,碉樓已經大門緊閉,蠻軍將三座碉樓團團圍住。

蕭芙蓉看了碉樓一眼,劉璋早告訴過他們羌人有這玩意,蕭芙蓉看著高高的碉樓,對旁邊蠻人道:「將我們準備的禮物送給他們。」

「是。」

幾百個蠻兵背著幾個竹筒攀上碉樓,碉樓雖然堅固,可是也難以對外面的敵軍造成殺傷,只有一些小窗可以向下射出弓箭,殺傷力微乎其微。

幾百個蠻人在高超的攀岩絕技下,攀爬在碉樓的各處,遇到碉樓的通風口,立即拿出竹筒,扯開兩段包裹的布,對準通風口,拿一根木棍往竹筒里一捅,裡面羌人傳出一陣驚呼之聲。

遇到那些射箭的小窗,蠻人直接將竹筒甩進去,從裡面爬出一隻一隻的蠍子蜈蚣和小蛇。

各種毒物不斷從通風洞口和小窗進入,整座碉樓充滿了四處亂爬的毒物,用毒是南疆人的專場,羌人不是山區氐人,對毒物無可奈何,就算是那些氐人,困在碉樓里也找不到解藥。

毒物在碉樓內四處亂爬,羌人密集地擁擠在碉樓內,一片大亂,互相踐踏,不斷有人被毒物咬中,肌肉浮腫起來,整座碉樓傳出此起彼伏的慘叫聲。

「小弟弟。」一名長相和善的蠻人蹲在地上,用事先準備的羌語問一名羌族孩童,「小弟弟,這裡是偉大的畢汗首領領地嗎?」

羌族孩童麻木地站在面前,茫然地看了看周圍的蠻軍,下意識點了點頭,蠻人站起身,對蕭芙蓉道:「少領主,這裡真是先零羌的老營。」

蕭芙蓉一下捏緊手中白玉劍,旁邊寶兒道:「姐姐,真的要這樣做嗎?」

「他說過。草原人只畏懼實力,必須立威,而且先零羌是不可能投效川軍的,先零羌的婦女,領地。牛羊。馬匹,對川軍很重要。」蕭芙蓉沉聲說著,咬著牙,白玉劍在劍鞘中顫抖。

「沙摩柯。」

「在。」

「傳令。圍住羌寨,五十歲以上婦女,所有男丁,全殺。」蕭芙蓉從牙縫中擠出最後兩個字。

「是。」

沙摩柯花孩兒帶領蠻人,沖入羌寨的各個營房。抓出裡面的老人兒童,當場砍殺,羌人婦女縮在角落,顫抖地看著蠻軍殺人,鮮血從房中浸出,侵染雪地。

碉樓之外一片慘呼,碉樓之內,一片混亂,一個在小窗射箭的羌人回來向一名羌族頭領痛苦大喊:「頭領。這伙不知來自哪裡的強盜,不是人,他們正在殘殺我們的親人。」

頭領立即到了小窗,正看見一個蠻人將一名羌族男嬰砸在雪地里,男嬰身下一片血紅。

「狗日的。」羌族頭領鐵青著臉。狠狠罵了一聲,一名族人急聲喊道:「頭領,你快想想辦法啊。」

碉樓內被毒物咬傷的人越來越多,到處都是慘呼聲。蠻人在撞擊碉樓大門,一些門已經被撞開。蠻軍湧入,不過門口狹窄,衝進來的蠻人幾乎都是送死。

頭領看著周圍的慘狀,羌人六神無主,碉樓外的蠻人越攻越猛,這碉樓是守不了多久的,頭領找來三個年輕人,不斷將碉樓儲存的食物塞到他們懷裡,急聲道:

「你們聽著,外面不知哪兒來的人,兵力眾多,毫無人性,我先零羌面臨前所未有之浩劫,不管怎樣,都要衝出重圍,立刻讓鎮守青衣羌和與細封池白馬羌對峙的勇士,立刻回援,只要撐到征伐川地的畢汗大人回援,我們就能全殲這些敵人,為族人報仇。」

三個年輕人狠狠點頭。

頭領舉起手中彎刀大吼:「所有人,所有先零羌的族人,不管你們是老人,婦女,還是孩子,隨我衝出去,與這些喪心病狂的敵人拼了。」

「拼了,拼了。」

眼看碉樓要被攻破,頭領大喊一聲,碉樓內的先零羌人蜂擁衝出,用各種武器殺向蠻軍,蠻軍大肆圍殺。

蠻軍裝備精良,全是青年勇士,那些羌人勇士不超過千人,其餘都是沒有武器的婦女孩子,許多還被毒物咬傷,被蠻軍一邊倒屠殺。

「嗚喔,嗚喔。」

「啊。」

喊殺聲,慘叫聲,一浪接著一浪,蕭芙蓉帶領幾百蠻軍在後面督陣,眼前全是羌人被殺死的景象,血紅刺入眼眸,潔白的雪地上泛起腥氣進入全身毛孔。

突然,三個年輕人就著先零羌人的掩護,衝出重圍,直衝向寨門。

「攔住他們。」蕭芙蓉冷聲下令,雖然心中也有不忍,可是她清楚自己在做什麼,要做什麼,該做什麼。

身後幾百蠻人衝出,向先零羌的三名勇士攔截過去。

「三弟,你先走。」

「不,大哥,你走。」

「都什麼時候了,快滾。」

一名年輕人彎刀砍死一名蠻人,對著弟弟大吼,弟弟狠狠一甩手,在兩名哥哥掩護下,衝上一匹戰馬,一名蠻人追上,年輕人回頭一箭,直插進蠻人咽喉,揚鞭打馬。

「放箭。」

蠻人箭雨如蝗,向年輕人射去,年輕人身中三箭,絕塵而去。

一場徹徹底底的屠殺,先零羌留守的幾千勇士,還沒上到戰馬,就被殺死大半,剩下的老人男丁全被屠戮,雪地上到處都是羌人屍體,一座碉樓燃起熊熊大火,周圍積雪混著血液融化。

「少領主,我們這次繳獲好多啊。」花孩兒大聲道:「碉樓內有很多肉乾和糧食,還有無數牛羊馬匹,就是我們沒多少人會騎,可恨的是一座碉樓被狗急跳牆的羌人燒了。」

蕭芙蓉面無表情地點點頭,對沙摩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