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66章兄弟

第366章兄弟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01 06:48  字數:3440

「呀達。.」阿科大吼一聲,滿臉不甘,可是已經輸了,還是在自己最得意的劍法上,只走了一合輸的,自己又能說什麼?就要下場帶人離開。

「等等。」王雙喊了一聲,阿科聽懂了王雙的漢話,回過頭來。

王雙向劉璋做出一個請求的眼神,劉璋解下自己的佩劍遞給隨從羌人,羌人小跑向場中,將劍遞給了阿科。

阿科猶豫一下,接過劉璋的佩劍,看劉璋一眼,又看向王雙,說了一句話。

羌人對王雙道:「他說,兄弟,好劍法。」

羌人回到席位,阿科拔劍出鞘,劉璋的劍是當初吳俊給曲凌塵的劍,比白玉劍差得遠,但是也算削鐵如泥,應該不會比王雙的劍差。

兩人激烈對戰在一起,劍來劍往,阿科果然不愧為氐族的用劍高手,與王雙對劍,看得眾人眼花繚亂,如痴如醉。

戰了一炷香時間,兩人都意識到對方戰力不俗,眼神冰冷,專心致志地對劍,王雙一劍刺向阿科,阿科頭一偏,讓過長劍,一劍遞向王雙咽喉。

王雙猛地一驚,阿科劍勢太快,根本來不及閃躲,長劍擦著脖頸而過,帶出一串血花,王雙趁著阿科的身體接近自己,一腳踢在阿科小腹,這一腳使出了全力,阿科力量不如王雙,倒飛出去。

而就在阿科要落下的地方,王雙猛然看見是一顆大鐵球,要是摔上,不腦漿崩裂才怪,眾氐人大驚,達達部的人全部站了起來,說時遲那時快,王雙不顧脖子上的傷痛,使出全身力氣一腳踢出身旁一顆鐵球。

鐵球徑直飛了出去,剛好砸上大鐵球,大鐵球滾動了一點距離,「嘭」的一聲,阿科擦著鐵球,重重摔在鐵球旁邊泥地里。

達達部的人驚出一身冷汗,連忙上前查看阿科傷勢,劉璋也帶人去查看王雙脖子上的傷勢。

王雙摸了一下脖子,滿手是血,遞給劉璋一個主公放心的眼神,走到阿科面前。

「不分勝負,換長兵器。」王雙大聲道,從來沒有打這麼暢快過,一手扔了劍,走向坐席。

阿科被族人扶著站在原地,看著王雙拿起了一柄青黑色戰刀走過來,搖搖頭,說了幾句話,羌人告訴王雙道:「他說,斷劍不是理由,如果是戰場交戰,將軍已經有兩次機會殺他,他輸了。」

「輸什麼輸。」王雙道:「論劍法,我不是阿科兄弟對手,換上長兵器,我們再來過,如果步戰分不出勝負,就馬戰。」

王雙頂著血糊的脖子,激情四射地說道,阿科劍術高強,若不是王雙在力量上佔了上風,早就被阿科一劍刺死了,旗鼓相當的對手,燃起王雙戰意,誓要與阿科分個高下。

阿科又說了兩句話,羌人道:「他說,長兵器他不擅長,他已經輸了,將軍救命之恩,他不會忘記。」

王雙失落不已,好不容易找個對手比試,劉璋拍了一下王雙肩膀:「做的很好,下去包紮傷口吧,比試的機會多的是。」

王雙點點頭,走了回去,兩個氐族姑娘上前給王雙上草藥。

就在這時,阿科突然對著全場大喊了幾聲,所有氐人驚訝半響,頓時全場鼎沸,老者笑笑,對劉璋道:「阿科認輸了,這麼多年,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阿科說服輸,將軍,你的部下,不但有本事,也有德行啊,大漢軍人果然名不虛傳。」

「老先生客氣。」劉璋說了一句,突然眉頭一皺,問老者道:「恕在下冒昧,不知老先生在氐族中是何身份?」

「哈哈哈哈。」老者哈哈大笑起來,滿面紅光,對劉璋道:「將軍早想問了吧?老朽不是他人,正是女首領的父親。」

「你是老首領?」劉璋驚道。

老者摸著白鬍子呵呵大笑,向劉璋拱手道:「剛才欺瞞將軍,只是看將軍的人是否對我族人心存歹意,將軍和部下言談之間,對我族人尊重,老朽是多此一舉了,還請將軍恕罪。」

劉璋看了一眼老者,果然氐人對外人戒備心重,自己竟生生被騙了過去。

「既然老首領知曉我等僅為借道,還請老首領通融。」劉璋向老首領拜了一禮。

比賽圓滿結束,氐人們點燃衝天的篝火,整個賽場明亮又增加幾分,男男女女又唱又跳,一群氐族年輕姑娘遠遠跟在劉璋一行身後,看著胡車兒,好厲害,王雙三人。

老首領邊走邊對劉璋道:「這事要在以前,我就做主了,可是現在,老朽老了,便將族中的事都交給了女兒,她也做得很好,終於讓我們這幾十個氐族部落合為一體了,了卻上百年的爭鬥。

我這首領的位置都打算讓給她,自己干一些興趣的事,釣釣魚,劈劈柴什麼的,所以不便對她處理族中之事,橫加干涉,希望將軍體諒。」

劉璋沉默,自己這是被踢皮球了嗎?

老首領看到劉璋臉色不好,呵呵笑道:「不過將軍不用擔心,我這女兒並非什麼不講情面之人,為人友善,要不然打了這麼多仗,怎麼可能所有部族在一起還這麼親如一家,將軍只要不是真的對我氐人心存惡意,我們願意和將軍交朋友。」

「好吧,那我見見令愛。」

劉璋看了一眼賽場上的人群,山谷中的人果然無憂無慮,除了被拉下霸主之位的達達部,各個部族在一起都像一家人一般。

突然,劉璋回頭看了一眼,眉頭一擰,對王緒道:「那個西域女孩呢?」王緒胡車兒等人也回頭看,果然西域女孩不見了。

劉璋狠狠一甩手,這鬼靈精的丫頭,一心想著逃跑,肯定是剛才趁亂跑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