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61章基業之盾,天下之劍

第361章基業之盾,天下之劍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30 05:02  字數:4503

沙摩柯又將白桿槍連接的鏈條纏繞在灌木叢里,兩邊固定,向對面做了「好」的手勢,雖然相距只有三十米,但是喊聲,對面很難聽見。

一批蠻軍士兵抓著白桿槍橫跨兩岸的鏈條,小心翼翼到達對岸,又牽出幾根串連的白桿槍鏈,在竹橋上固定了七八根,整個竹橋看起來,就像一座懸空的加了護索的鐵索橋。

蠻軍開始大批過橋,每隊百人,從早渡到晚,四萬大軍,在天黑之前,終於越過了這三十米的距離,出現在了先零羌老營的後背。

那用木樁固定的竹橋,彷彿滿身是病的老人,殘破地橫在斷崖上,估計用不了幾天,狂風就能將其吹的粉碎。

蠻軍將士在對岸擁抱歡呼,用各族語言表達著內心的激動,喜極而泣。

從飛雪的高山上往下看,先零羌的碉樓已經隱隱在望,蕭芙蓉看著這些士兵,對一旁寶兒喃喃道:「妹妹,你說他們跟著我為了什麼?這一次遠征,沿途病死摔死的不計其數,他們為了什麼?」

寶兒粉嫩的臉蛋也笑著,這時聽到蕭芙蓉的話,收了笑容,抓著蕭芙蓉的手,輕聲對蕭芙蓉道:「姐姐,你是不是覺得你是在為夫君作戰,而讓族人生死,覺得自己自私?

姐姐別想那麼多,這次是自願征軍的,只要勝利,爵祿雙收,如果族人不願打仗,也不會來了,我們五溪人生活惡劣,你夫君至少賞罰分明,沒有歧視我們,我們素來以命謀生,現在以命謀富貴,不是更進一步嗎?」

蕭芙蓉勉強點點頭,突然問道:「那你也是謀富貴嗎?」

「才不呢,我當然是謀好哥哥啦。」寶兒呵呵笑道。

「人家有婦之夫。」

大軍找了個山坳躲避嚴寒,蕭芙蓉帶著數百蠻軍冒著風雪向先零羌老營的背面潛去。

高高的山腰。蕭芙蓉和寶兒從一墩岩石後探出頭,在雪光中努力分辨山下的羌寨,刺骨的風不斷將雪花吹進眼睛裡,視線始終不能清晰。

「阿嚏。」

寶兒打了噴嚏,這時花孩兒將一個竹筒遞過來:「用這個看。」

寶兒接過竹筒。沒有了寒風乾擾。借著白雪的光,看清了山下的情景,羌寨靠著山建在一片山坳之中,白雪皚皚。羌寨的碉樓,竹樓和土房,清澈的河流蜿蜒流淌,明珠般散落在羌山的懷抱里,隱約還能看見一些羌人背著竹簍回家。

「姐姐。這必是先零羌老營無疑,大人說了,只有主營才有碉樓,越大的主營碉樓越多,這裡有四座碉樓,四五丈高,有一座七八丈的樣子,規模很大,我們沒走錯路。」

蕭芙蓉接過竹筒。竹筒的光圈掃在白雪覆蓋的羌寨上:「只有三座碉樓,另外一座是一尊神像。」

「那麼高的神像?」寶兒驚訝道。

「羌人信薩滿的,神像建的很大。」蕭芙蓉這也是聽劉璋說的。

「那這是不是先零羌的老營啊?」花孩兒問道。

「不清楚。」蕭芙蓉搖搖頭,翻山越嶺這麼久,就靠一個司南指示方向。鬼知道走到哪兒來了:「不過我們是沿著地圖的方向走的,地圖上的標識大多見過,必是先零羌的地盤沒錯,有三座碉樓。就算不是老營,也必是很大的主營。」

「那還等什麼?殺下去吧。深夜殺入,那些羌人還在夢裡。」沙摩柯大聲道。

「不行。」蕭芙蓉擺了擺手:「主公與我們約定的時間是兩天以後,時間不能錯亂。」

「什麼?還要在這裡待兩天?那還不凍死人啊。」沙摩柯苦道。這山上全是雪,估計溫度在零下,沒有被子,沒有火爐,怎麼待啊。

「叫大家多喝酒,吃些生薑和蒜,聚在一起睡覺,過兩天我們就能在羌寨暢飲了,好了,回去吧。」蕭芙蓉最後看了一眼羌寨,帶著人回了山坳。

…………

魏延的兵馬沒有攻下天水,天水嚴密布防,姜家冀城為策應,與魏延軍對峙,一日之後,先零羌率兩萬軍來援,天水一帶西涼兵力超過三萬。

可是無論是姜敘還是天水守將,都不敢對魏延的軍隊發起攻擊,他們在等待「張任」的軍隊到達,一日,兩日,三日。

早就超過了姜敘預計張任到達的時間,姜家又以為川軍知道天水有防備撤軍了,可是去北原道查探,根本沒軍隊向漢中方向進發過。

川軍用兵向來愛出奇兵,姜家和天水守將一下子緊張了,總害怕張任突然從哪個地方冒出來,嚴密把守天水和周圍縣城,謹防川軍來襲。

只高興了那些羌兵,他們沒有守城任務,只有支援任務,紮好營後,開始在天水郊外四處劫掠。

而劉璋出了北原道之後,沒有向北進入天水,而是直向西而行。

入夜,川軍在一個隱蔽的山谷露營,清寒的月光灑下來,士兵躺在戰馬的懷裡入睡,劉璋將地圖鋪在地面上,不時在上面的點上標註。

王煦走過來,向劉璋拜了一禮道:「主公,咳,咳,主公怎麼不睡。」

劉璋抬起頭看了一眼虛弱的王煦,隨口答道:「睡不著,西涼的將士可以抱著馬入睡,我可不敢,爬它踢我。」

「呵呵呵,咳咳,咳咳咳。」王煦剛笑兩聲,又咳嗽起來。

劉璋皺眉道:「先生好像病勢頗為沉重,該早休息,恩,先生還是去漢中吧,我派騎兵護送先生。」

「多謝主公好意,不用了,我註定早亡的。」王煦無所謂地道。

劉璋低頭看著地圖,一邊琢磨行軍路線和到了西羌後的戰事假想,一邊淡淡道:「先生這樣的大智之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