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59章天賜先鋒,王雙(第三更,12000字)

第359章天賜先鋒,王雙(第三更,12000字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9 06:20  字數:4499

「主公,有流民。」胡車兒緊張道。

「我眼沒瞎。」劉璋冷眼看著那些流民,心中奇怪,一般難民都從陳倉線過,北原道山高地險,這些百姓怎麼來的,這麼長時間的荒原徒步,不要命了嗎?

流民看到前方有軍隊,也詫異無比,這條道上荒無人煙,兩旁都是險山,如果有埋伏,在北原道行走的軍隊,沒幾個能走出去,所以一般都不會有軍隊過這裡。

「主公,這些人怎麼辦?如果放他們走,我們的蹤跡必被發現。」胡車兒道。

「那你覺得呢?」

胡車兒看了流民一眼,陰狠地道:「這條道路狹窄,兩邊都是懸崖峭壁,只要一個突襲,這幾百人一個也跑不了。」

一旁的西域女孩對胡車兒翻了個白眼,看向劉璋。

負責指揮騎兵作戰的龐柔已經擺出了衝鋒陣型,只等劉璋一聲令下。

西涼軍閥征戰,最常用的就是突襲繞襲,突襲就有風險,就會遇到可能泄露行軍秘密的百姓,看龐柔的反應,顯然,遇到這種情況,西涼軍通常就是一突了事。

流民在前方駐足,畏懼地看著這支軍隊,進退不得,流民中有兩個年輕人,一大一小,大的二十多歲,小的十八九歲,但是小的卻生的更加威武,身長九尺,面黑睛黃,熊腰虎背,牽著一匹駿馬,膘肥體鍵,馬背還掛著三個大黑包裹,分外惹眼。

反而大的一身書生氣,病怏怏的,臉色灰白,彷彿旦夕將死。

「弟弟,莫非又是來奪你馬的?」

「哼。」小的重重哼了一聲:「要敢奪我馬,我就殺他人。」

「這裡恐怕足有萬人吧,全是西涼騎兵,道路狹窄,他們只要一個突襲。你能擋住多少騎兵?」川軍騎兵都是由羌騎和西涼騎組成,看上去,自然是西涼騎兵。

「那我也不懼。」小的恨聲道。

「雙弟,聽我說。」大的看著川軍騎兵,小聲道:「待會如果他們突擊。你就趴在一旁裝死。等到那個,看到了嗎?那個……」大的遠遠指著劉璋:「那個就是這支西涼軍主帥,一擊必殺。」

「放心吧大哥,西涼軍除了馬超能與我交手幾合。其餘人,哼,不夠我大刀一合之敵。」

川軍軍陣,劉璋看向胡車兒,不善地笑道:「你倒很有頭腦。」

「我這也是為大軍作想。做大事者不拘小節嘛。」胡車兒嘿嘿笑道。

「放過他們吧。」劉璋緩緩說道:「還有二十幾里就出北原道,就算他們告密,天水的西涼軍也來不及伏擊。從這條道往南,只會是投奔我蜀中的,他們來投我,我卻取他們性命,天理難容啊,放他們過去,他們必定感激我軍恩德。」

「天……天理。」胡車兒詫異地看著劉璋。沒想到自家主公還知道「天理」二字,震驚不已。

「可是主公,就算這裡面大多數對我們感激,可是一定有趨利之徒報告我們的行蹤,那時候就算天水西涼軍不能伏擊。也知道我們的存在,怎麼配合魏延進攻天水啊?說不定把魏延的行蹤一塊暴露了,主公你可不要有婦人之仁啊,屬下覺得還是……」

「別說了。」劉璋打斷胡車兒的話:「傳令全軍讓道,讓百姓通過。」

胡車兒不再說話。只覺得一向狠辣的主公,今天腦子秀逗了。

「西涼軍」收了衝鋒隊形,避馬一旁,給百姓留下通道,兩兄弟和百姓詫異地看著「西涼軍」讓道,小的一揮手,百姓畏懼地走過來,好奇又惶恐地看著一旁的川軍。

兩兄弟儼然就是這支深山難民的首領,走到近前,劉璋才看見,這支難民隊伍竟然是以青壯年為主,不禁皺著眉頭,留了個心眼,好厲害錯一個馬身保護了劉璋。

兩兄弟走到劉璋的面前,突然轉過頭來,盯著劉璋問道:「你是誰?你們是誰的軍隊?」一旁柔弱的哥哥一把將他扯過來,假裝訓斥道:「你不要命了?沒看這是偉大的西涼軍嗎?」

哥哥說完,咳嗽了兩聲,仿如風中薄柳,隨時都有倒下去的危險。

劉璋向兩兄弟一拱手,朗聲道:「在下川軍上將軍張任。」旁邊龐柔,胡車兒,西域女孩,都詫異地看著劉璋。

流民一聽是川軍,都很驚訝,兩兄弟一齊打量劉璋,大的先恢復常色,拱手道:「川軍仁義,今日得見,幸甚。」

拉著弟弟離開,弟弟嘟囔道:「仁義個屁,婦人之仁,原來川軍第一上將張任就這德行,這次真是去錯地方了。」

「何必這樣說話,逃過一劫不好嗎?」大的問道。

這時後面傳來劉璋的聲音:「本將知道你們是被西涼軍閥逼迫流離,本將正是要去偷襲天水,切斷西涼軍糧道,你們可願隨軍?一可投軍報國,二可返回故鄉,豈不妙哉。」

胡車兒在一旁急的不行,心道,你冒充張任就行了,還把行軍目的告訴了,這算怎麼回事啊。

「謝過了,川軍太強,待不起。」

小的不耐煩回了一聲,大的小聲疑惑道:「雙弟,你為什麼拒絕?我們這不正是投效川軍的嗎?」

「要去投你去。」小的氣道:「大哥你沒看這上將軍什麼德行嗎?放走我們,不怕我們跑去告密?放走我們就算了,竟然連行動目標都告訴了,這也能當上將軍,真是可笑。」

「我說你才可笑。」大的罵道,川軍已經起行,馬蹄聲在耳邊響個不停,大的對弟弟道:「別人說什麼你還真信什麼?你也不用腦子想想,張任追隨劉璋掃平荊州,哪次對陣不是張任行軍布陣?不是張任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