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58章西羌之戰1

第358章西羌之戰1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8 16:53  字數:4477

「聽主公說話,黃忠熱血沸騰,真恨不得現在就與關張趙打一場,主公放心,主公昔日說馬超神勇,陽平關一戰,黃忠深有體會,他日遇見關張趙,定不輕敵,只是,主公現在就要走了嗎?」

黃忠看向劉璋,劉璋看了一眼遠方血色天空,沉聲道:「不急,今日才第四日,還可滯留一日,我們須得讓聯軍害怕了我們這支關外幽靈騎兵,這樣我帶走一半騎兵之後,他們才會忌憚。」

劉璋想了一下道:「明日,若聯軍攻關,老將軍帶五千兵馬前去聯軍大營挑戰。」

「是。」

第二日,黃忠再次率軍挑營,而且兵馬僅有五千,氣的眾軍閥七竅生煙,卻沒人敢出戰,自家的大將誰不是寶貝,拿給黃忠試刀,不幹。

韓遂派出大軍追擊,黃忠絕塵而去,韓遂率軍回營,黃忠復來挑釁。

韓遂終於聽了朱靈的話,不再理會黃忠,由得黃忠五千人叫罵,西涼軍士氣大跌,同時糜芳率領劉備軍攻打木台。

黃昏。

韓遂正在與眾軍閥商量軍情,突然一名士兵灰頭土臉滾進來,韓遂站起來緊張道:「糜將軍沒攻下關?」

「不是,哦,也是,不是,不是沒攻下關,是慘敗,不對,也不是……」士兵急的說不出話來。

「你到底要說什麼,什麼是不是?」韓遂怒道。「給他一杯水。」

士兵咕咚喝下一大口水,平復了胸中之氣,急聲稟道:「糜將軍大敗而歸,身上還中了箭,劉軍戰死近兩千,其餘輕重傷不計其數。」

「啊,川軍竟如此厲害。」眾軍閥面面相覷,早聽說川軍正面硬抗擊敗了西涼軍,雖然有一些其他因素,也可看出戰力強橫。這時聽到消息,果然名不虛傳。

那士兵還沒說完,繼續道:「不僅僅這樣,糜芳將軍撤軍回營,被川軍大將胡車兒率鐵騎突襲。攻城器械全毀。」

「什麼?」韓遂大吃一驚。旋即拍拍胸脯:「還好,我們還有一些攻城器械在營中。」

「報。」一士兵匆忙促報:「報,川軍冒充糜芳軍來討要軍械,趁機襲營。營中軍械盡毀。」

「報。」又一士兵來報:「報,胡車兒率軍出軍械營,沿途殺奔樹林,我軍伐木工人,木匠。十不存一。」

「啊?」韓遂大驚失色,旋即大怒:「豈有此理,豈有此理。」

姜隱上前,看了朱靈一眼,意思再明顯不過,看吧,我說要先殲滅川軍騎兵吧,這下吃虧了?轉對韓遂道:「盟主,川軍欺人太甚。當速出動大軍,剿滅這些川軍騎兵,否則威脅巨大。」

「姜隱,你不懂用兵,就不要胡說八道。」朱靈大聲道。對韓遂道:「盟主,這次軍械營被襲,工人被殺,根本不是沒有殲滅川軍騎兵的緣故。而是我們沒料到川軍會對軍械下手,被黃忠吸引。疏於防範。

只要盟主派出兩萬兵馬護衛軍械營和工人,大營嚴密布防,再派大軍督戰壓陣,就可放心攻城。」

「可笑。」姜隱道:「又是護衛工人,又是嚴密布防,又是督戰壓陣,這豈不是要耗費七八萬兵馬來應對川軍區區兩萬騎兵?豬大將軍,你可真懂得用兵啊,我軍在關前損失慘重,浴血拚殺,你就會出這些耗費人力的餿主意嗎?你當真是豬啊。」

「你……」朱靈怒視姜隱。

「好了。」韓遂道:「兩位不用爭了,兩位都有道理,不過我軍兵多,木台關前也施展不開,不如就照朱靈將軍的意思辦,只是如今我們的工人和木匠都被殺了,哪有軍械可護衛?」

「馬超將軍不也是用士兵打造的攻城器械嗎?」朱靈答道。

韓遂沉眉,那得打造到什麼時候,恐怕七八日開外了,這一來二去,竟耗了十餘日寸功未得,還被黃忠胡車兒弄得士氣大跌,韓遂心中也有一些急躁。

「那好,由士兵伐木打造攻城器械,七日之後,再行攻城,諸位將軍,到時誰願領軍出戰。」

眾軍閥沉默,聽了糜芳的慘敗,一次損兵就兩千,再加上輕重傷,這簡直駭人,他們不知道糜芳麾下都是新兵,只知道木台險關,川軍英勇,都不願將家底拼上。

韓遂看著落針可聞的大營,臉上一道道青黑之氣閃過,難道真要自己的騎兵下馬攻城嗎?那豈不是太便宜其他軍閥了,自己是盟主,可不是先鋒。

…………

從漢中到天水,有兩天道路,一條是大道,過陳倉,越渭水,一條是小路,過北原小道,繞冀城,沿途荒涼,到了冀城才能見到人煙,劉璋帶著胡車兒率領一萬騎兵離開漢中,沿著這條小路前進。

西羌南端,這裡是青藏高原的余脈,山勢陡峭,高原寒冷異常,一支軍隊艱難攀爬在叢山峻林之間,初冬的寒風如刀子一般刮在士兵粗糙的臉上。

這正是蕭芙蓉率領的蠻軍部隊,出祁山後,接到劉璋突然傳來的命令,全軍轉向西羌,本來蕭芙蓉也以為,要越過西羌南脈群山,對於拿著山地戰工具白桿槍的蠻軍來說,易如反掌。

可是事實完全不是如此,五溪蠻從小翻山越嶺是不假,擅長山地穿越也不假,白桿槍也好使,可是西羌僅有一樣因素,就將五溪軍打回原形。

嚴寒,無法承受的嚴寒,哪怕事先已經有所準備,每個蠻軍士兵不帶水,只帶酒,身上穿三層棉衣,可是還是抵禦不住徹骨的嚴寒,這些來自南方,不知嚴寒為何物的蠻軍士兵不少生了凍瘡,在行軍中潰爛。

原本以為昨年的凍雨,就是最冷的,這西羌,天天都是凍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