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56章烏合之眾

第356章烏合之眾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8 05:11  字數:3417

從最開始劉璋從江州歸來,諸世族密謀,吳班就從來沒想過要反劉璋,反而是涪城之戰以前,吳班對劉璋頗為不屑,連從官的念頭也沒有,只要有明主入川,吳班第一個願意投降。

吳班僅僅是想要一個奮發向上的川蜀,而不是兩年多前死氣沉沉的川蜀。

顯然,現在劉璋做到了,川蜀上下,上至牧府,下至農民行商,都處於分發之中,文臣竭慮,武將死戰,整個川蜀渡過改革期,已經變成了生產和戰爭的機器,就如當初商鞅的耕戰一般。

少了世族,少了利益傾扎,少了許多的陳腐規矩,少了許多的勾心鬥角,一切都變得清明起來,這正是吳班想要的,哪怕吳家這個龐大的家族,被誅殺了近三分之一。

實際上劉瑁,吳懿等人的舉動,吳班已經想到了吳家的這一天,如果當初叛亂真的成功了,劉璋真的不在人世,劉循不能複位,吳班會帶著漢中軍他投,也不會效忠一個世族把持的牧府,哪怕這個牧府統治者是與吳家有姻緣關係。

而如果叛亂不成功,而容易的,吳班已經做好了吳家參與支系被誅的準備,不破不立,吳班相信,一個轉型後的吳家,在一個奮發向上的集團中,要超過從前的規模,輕而易舉,而自己也更容易實現建功立業的夢想。

吳班捏緊劍柄,巡視城防,督促滾木雷石火油的存儲。

…………

西涼軍大營。

四天過去,有了雍州軍閥帶來的木匠,打造攻城器械果然快很多,攻城塔正在成形,衝撞車,雲梯都已經造好,韓遂憋了幾天,也打算攻城出出惡氣了。

韓遂這次沒什麼大理想,只想攻下木台上關鐵龍三關,川軍必退守陽平關。就算攻不破陽平關,自己的威望也就算豎立起來了。

韓遂環視眾諸侯,慷慨激昂地喊道:「你們誰願領兵出戰,搶伐川首功。」

韓遂興奮說完,卻只見眾諸侯興趣寥寥。不是低頭看地。就是抬頭看天。

「李越,你的軍隊全是收攏草原悍匪,戰力強橫,全是精銳。不如就由你打頭陣吧。」韓遂道。

李越是個年輕人,卻長了一臉絡腮鬍子,據說李越是害怕自己太年輕,不足以震懾麾下匪盜之兵,才故意留了一臉鬍子。可見其麾下士兵勇猛。

李越眼珠子轉了轉,大聲道:「非是李越不願,為盟主效力,我李越萬死不辭,但是這攻城,如果李某沒記錯,該死步兵的活吧,步兵攻城,騎兵突襲。這是基本戰法啊,盟主,你說是嗎?」

韓遂點點頭:「李將軍說得有理。」環視眾將一圈,看到一個草黃色皮膚的將軍,一看就是窮苦出生。辛苦打拚起來家業。

「張白騎將軍,我聽說你素來勇猛,並下步卒皆勁卒,這首戰。就交給你,如何?」韓遂看著張白騎道。

張白騎生的寬面大耳。一臉悍氣,面上卻難看,鼻孔抽搐,悶悶道:「我兵少,只能助攻,陳雀有一萬多兵,可組成三個攻城梯隊,何不如讓他立這蓋世奇功?」

一個中年將領立刻怒氣上涌,臉皮抽動半響道:「憑什麼,難道誰兵多就該誰上嗎?……」突然陳雀眼珠子一轉,看到了一臉紅光的馬騰,大聲道:「我覺著,既然這次是幫馬將軍報仇,馬將軍麾下龐德,又是西涼第一勇將,這首戰,理當馬將軍出陣。」

「對啊,對啊。」眾軍閥頭子齊聲呼喝。

馬騰看了韓遂一眼,慢悠悠道:「我覺得李將軍說得對。」

眾人一愣,想起李越說的話才醒悟過來,馬騰就是要借這一戰削弱韓遂的實力,並等待馬超康復,這樣自己就能贏得一個喘息之機,只要馬超康復了,有四萬軍隊在手,那什麼都好辦。

馬騰怎麼可能在木台下損耗兵力,馬騰相信,只要自己在木台下慘敗,不管木台亦或者漢中能不能攻下來,韓遂第一個要滅的就是自己。

一個大漢騰地站起來,對馬騰怒道:「我們幫馬將軍你打仗,你卻對攻城推三阻四,是何道理?」

馬騰身後閆闊冷聲道:「將軍說這分裂之話,還把韓盟主放在眼裡嗎?西涼軍同氣連枝,韓盟主早就說過,劉璋侮辱的是整個西涼軍,你卻說是為我主公報仇,是何道理?」

「狗屁道理,龐德當初投降,才導致西涼軍大敗,西涼軍受辱,你們馬家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」

「沒錯,沒錯。」

「放屁。」馬休馬鐵齊聲吼道:「龐將軍根本沒有投降,是為了姐姐暫時屈辱求全,哪來投降之說。」雖然馬休馬鐵心裡還怨恨著龐德,若不是馬騰攔著,兩人就想把龐德正法了。

可是現在關係馬家榮辱,兩兄弟豈能甘心。

「為了你馬騰的女兒,就要犧牲數萬大軍嗎?你馬家的人就是人,我們的士兵就不是人了?」

「我姚大馬向來愛兵如子,絕不拿士兵的生命開玩笑。」

「我錢龍豈是貪生怕死之輩,只是我老對頭王干領兵在上關下,根本不用出戰,要是我出戰損兵,王干必搶我領地,到時候士兵的妻兒孩子淪難,我怎麼對得起他們。」

「妻兒孩子,老草頭,你上次攻我領地那筆帳還沒算呢,今天正好韓盟主在,韓盟主,為我主持公道。」

「南山賊劉雄,你途經我領地,為何搶了我的兵營。」

「姓蔡的,你巴不得我帶兵出戰,去死了吧。」

眾諸侯七嘴八舌,吵成一鍋粥,陳年舊賬,新仇舊恨,一塊搬了上來,在大堂吵的不可開交。

「夠了。」韓遂突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