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56章木台

第356章木台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8 05:11  字數:4612

劉璋看了魏延一眼,魏延沒有說話,臉色平靜,劉璋略微詫異,抬起頭道:「那好,各自下去整軍布防,你們記著,西涼軍自詡天下無敵,我們擊敗了一次西涼軍,但是西涼軍不會甘心。

只要我們再次擊敗他們,川軍將名震天下,各位務必謹慎,切勿急躁,打好這關鍵一仗。」

「是。」眾將齊聲應諾。

眾將離去,劉璋叫住魏延,魏延向劉璋拜了一禮,劉璋坐下問道:「剛才分配作戰任務,沒有提到你,為何不說話?不願戰?不想戰?」

魏延挺胸抬頭道:「主公,主公在征伐巴西時對末將說過,不能恃才傲物,不能貪功罔上,末將一直謹記在心,如果主公真覺得魏延堪當重任,自然會分配任務,如果不能,魏延請命,反而生厭。」

「原來你還記得。」

「末將從來不敢忘記。」魏延道:「主公認為魏延忘記了,但是魏延自己覺得沒有,俗話說,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,當魏延獨自領軍,隨時會觀時待變,選擇最利於整個戰局的方案,江陵之戰,以及陽平關之戰,若有第二次,魏延還是會這麼選擇,哪怕主公戰後刀斧加頸。」

劉璋看著魏延,緩聲道:「聽你的口氣,好像對我於你的處理很不滿意?」

「末將不敢。」魏延大聲道:「魏延是將,主公是主,將當以利戰為己任,不避生死,主當維護上位權威,不避功臣良將,魏延對主公的處置,沒有怨言。」

劉璋看著魏延半響,笑了一下,站起來道:「那好,這次我給你一個任務,偷襲天水。全權交由你處置,本侯只要結果,如何?」

「天水?主公給末將多少兵馬?」

「五千。」

「五千?」魏延眉頭一皺。

「雜兵。」劉璋加了一句。

魏延眉頭緊鎖,雖然西涼軍大軍南下,但是天水是主要屯糧之地。不可能沒有兵馬把守。而且還是騎兵,五千雜兵,恐怕還沒把攻城梯帶過去,就被西涼軍突擊光了。

「不敢領命嗎?」劉璋道。

「五千雜兵。末將不能領命,但是主公只要再給我兩百精兵,我願為主公拿下天水,並堅持十日以上。」

「十日?這個時間,應該就是西涼軍能夠回援的時間。算得倒很准,好吧,給你兩百校刀手……」

「由關銀屏統帥。」劉璋話還沒說完,魏延就插了一句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可詐城,關銀屏投效主公之事,還沒傳出去,就算傳出去,也是將信將疑,必要時。還可做人質。」

劉璋沉吟,馬雲祿龐德等人雖然知道關銀屏在川軍中,但是並不知道她投效了川軍,如果關銀屏突然出現在天水城下,作為關羽的女兒。劉備也是四十七路軍閥之一,很可能詐城成功。

至於人質,威脅不會大,關羽名聲響徹天下。但畢竟劉備勢力弱小,西涼軍閥只認實力。不會給關羽多大面子,可畢竟聊勝於無,要是遇上了馬騰軍的將領,還真可以威脅一下。

只是,要關銀屏做這種事……

劉璋對魏延道:「你先下去準備,兩百校刀手我會給你,但關銀屏不一定,記著,若行跡暴露,打東州兵旗號。」

魏延眉頭一皺,似乎有些疑惑,旋即朗聲道:「是。」

魏延下去,法正看著魏延背影,對劉璋道:「主公,魏延是名將才,只是太野性難馴。」

「倒不是野性難馴,這人骨子裡有一種不安分。」劉璋沉聲說道。「不過放心,我量魏延還不至於敢在我的眼皮下脫韁。」

「我是擔心主公以後……」法正剛說完,劉璋看向他,法正立即惶恐拜道:「屬下失言,請主公恕罪。」

劉璋轉過頭去:「有什麼失言的,這的確是你應該考慮的問題,循兒,循兒啊……」

劉璋念叨了幾句,想起劉循,一個只會寫詩作文,沒有手段,最重要的是心存善念,這樣的人,如何駕馭這班文臣武將,如何在亂世生存?

劉璋現在明白諸葛亮死的時候,為什麼要除去魏延了,並不一定是魏延要反,而是劉禪駕馭不住。

「你們先下去吧,叫銀屏進來。」劉璋閉上眼睛,臉上有些疲憊。

「是。」

…………

「拜見主公。」關銀屏將彎刀連刀帶鞘交給衛兵,向劉璋拜了一禮,劉璋躺在椅子上雙掌抹了一把臉,睜開眼睛,上下看了關銀屏一眼:「銀屏,多少歲了?」

關銀屏臉上有些忸怩,這麼直白地問女孩年齡多不好,可是對方是主公,自己能不回答嗎?可是,主公就能隨便問這個問題嗎?

好像這兩個問題都沒有答案,因為以前沒有女子為將的先例。

「還有半月滿十四。」關銀屏答道。

「十四。」劉璋念叨一下:「這麼小,我真不該讓你當將軍的,還沒成年呢。」

「那主公要不要和銀屏切磋一下武藝。」關銀屏抬起下巴看著劉璋道。劉璋無言以答。

「我有個任務,可能會死,你願意去嗎?」過了一會,劉璋問道。

關銀屏看著劉璋,鄭重道:「主公,我是你的將領,不是你買來的花瓶,屬下不知道主公為什麼會專門將我叫來問這個問題,如果主公是要交給其他將軍這樣的任務,也會叫來問嗎?

銀屏雖然年幼,但是基本的為將之道還是知道的,既然決定投效主公,食君之祿,當以死報之。銀屏只希望主公將銀屏當成一個普通將領,忘記銀屏女子身份,這樣銀屏在主公帳下,方能心安理得。」

劉璋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