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55章西羌攻略(求訂閱)

第355章西羌攻略(求訂閱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7 00:36  字數:3492

法正一驚,答道:「如今西羌多有心向川軍部落,只是我們騎兵實力不厚,所以選擇依附強大的韓遂,如果我們能拿下先零羌,青衣羌必定完全歸附,其他搖擺部落也會歸附……不對。

法正突然眉頭一沉:「如果青衣羌和搖擺部落歸附,現在西羌空虛無比,其他羌部,也會擔心他們的家人牛羊,就像青衣羌因為顧忌草原,而一直不敢反馬超一般,那些羌部將不得不投降,整個西羌十三部都將在我們控制之中。」..

「沒錯,而且不止如此,有了西羌部落的依託,我們可以控制先零羌這個西羌第二大部落的馬場,牧場,組建我們自己的草原騎兵,這次我就要讓那些搖擺的羌人,完全斷絕歸路。」

「可是,此事不易啊。」法正說道。

「哦,孝直說說,有什麼不易?」劉璋問道。

法正道:「第一,西羌草原遙遠,我們如何過去?怎能不被西羌和西涼軍發現。

第二,西羌雖然空虛,但是先零羌還糾集三萬人準備殲滅細封池和白馬羌,如果發現老營有失,兩萬人足可馳騁回援,我們如何與敵?

第三,也是最重要的,現在遭遇二十萬大軍攻伐,我軍步兵卻只剩下四萬多人,而騎兵只有兩萬多,還都是新歸附的西涼兵和羌兵,軍心不穩,我相信,與西涼軍作戰,只要戰敗,這些人必定投降。..

如何還能分兵西羌?如果分少,根本不可能攻下先零羌老營,如果分多了,我們怎麼辦,要是被突破漢中北方險塞,得一個西羌,得不償失。而且那時也根本守不住所謂的馬場,牧場。」

「說得很有道理。」劉璋點點頭:「既然孝直都這樣說了,那也沒人能猜到我軍真會分兵西羌,此戰勝機又增加一分,孝直,我只問你。」

劉璋看著法正道:「我不分步兵,西涼軍到達五rì之後分走一萬騎兵。剩下一萬,你能守住漢中一個月嗎?」

「一萬軍心不穩的騎兵如何進攻西羌?」

「我只問你能否守住漢中。

「能。」法正大聲道:「我會在木台,上關,鐵龍,呈品字形布防,一萬騎兵為馳援,西涼軍軍心不齊,又馳騁于山地,休想向前一步。」

「好。這就沒問題了。」劉璋笑著道:「不止如此,吳班傷好,我已經命他帶著漢中一萬兵來支援你,這次我要在兩個月內結束戰事,徹底安定北疆。你不是說了漢中糧草還能支撐兩個月嗎?」

「至於你說的第一和第二點。」劉璋笑了一下:「如果我派一支五千人的部隊,打著東州jīng兵旗號,襲擊天水,馬騰韓遂會怎麼樣?」

法正沉吟道:「天水乃西涼軍糧草轉運之地。大軍外出,守備空虛,西涼軍必定恐慌。馬騰韓遂必定回援。」

「不會。」劉璋否定道:「僅僅五千人,還沒到馬騰韓遂回援的地步,這次大動干戈,韓遂不會輕易收手,而且秘密行軍,到了天水郡地界,再讓西涼軍發現,他們回援也來不及,他們只有一個選擇,就是調集羌人馳援,而此時他們能調集的羌人,只有先零羌。」

「如此一來,先零羌在西羌的領先優勢,就被破了。」法正驚道。

「沒錯,這時候,再襲擊先零羌老營,還有危險嗎?」

「如果不用主公分走那一萬騎兵,誰能襲擊?」

劉璋抬頭看了法正一眼,笑了一下:「孝直,連你也忘了?我們還有蕭芙蓉的四萬五溪大軍呢。」

法正猛地一驚,這才想起蕭芙蓉的蠻軍,最開始本來打算是在陽平關一戰大敗後,扼守上關木台等地,將馬超掐死在陽平關。

後來馬超大敗,又想著蠻軍阻斷馬超歸路,卻被魏延搶了先,難怪當初劉璋一直問魏延六千人是否能擋住西涼敗兵,還不惜將馬雲祿搬出來,引誘西涼軍攻殺。

原來都是為騰出蕭芙蓉的蠻軍,向西羌進發。

法正現在完全明白了,看向地圖,西羌的南脈都是山,山脈重重,地勢陡峭。而西羌與匈奴烏桓人不同,大多數並不逐水草而居,就算逐水草而居,變更也沒那麼頻繁,而且一定有一個老營。

羌人有自己的羌寨,並非簡單的帳篷。

羌寨一般建在高半山,故而羌族被稱為「雲朵中的民族」,有的大型羌寨還建有碉樓,在古代來說,這些碉樓,就相當於近代的碉堡了,石片和黃泥土砌成,高三丈以上,修建時不繪圖、吊線、柱架支撐,全憑高超的技藝與經驗。

碉樓建築穩固牢靠,經久不衰。是西羌大部落禦敵和儲存糧草的重要地方。

碉樓和羌寨的存在,已經決定羌人的遷移xìng遠不如匈奴與烏桓等平坦草原民族。

而羌地南脈的大山,正好給了五溪人發揮的空間,這個配備白桿槍的專門山地部隊,在劉璋漢中大軍掩護下,要偷渡到羌地腹心,易如反掌。

當然,這只是法正覺得,事實是不是易如反掌,只有偷渡的人才知道。

大軍駐守漢中北塞,派五千軍偷襲天水分先零羌之兵,五溪大軍偷襲先零羌,一步步環環相扣,顯然,劉璋早就這樣想了,就是在等待一個時機,等待韓馬大軍南下。

當初要堵死馬超,卻不殲滅,正是為了馬騰韓遂南下,卻被馬超跑了,功虧一簣,而yīn錯陽差之下,西涼軍竟然還是來了。

「主公,你這樣說,我心裡就有底了,請主公放心,法正就算拼上xìng命,也一定守住漢中北塞。」

劉璋拍了一下法正肩膀,點點頭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