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45章請皇叔賜劍

第345章請皇叔賜劍 (1/3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4 01:26  字數:4641

「也就是說,能否守住,全看我們追擊的效果,只要追殺得好,西涼軍就能被這六千兵卡在鐵龍到陽平關之間。」

「主公待如何。」

劉璋皺眉思考了一下,大聲道:「來人,取紙筆。」

士兵遞上紙筆,劉璋寫就,遞給一名小將道:「立刻快馬趕赴祁山山口,那裡是蕭芙蓉蠻軍必經之地,多派人守候,將這封信交給她。」

「是。」

「主公,不阻截西涼軍了?」法正道,蕭芙蓉大軍原來的計劃,就是趕赴鐵龍木台和上關,嚴密把守,不讓西涼軍逃走一兵一卒。

「當然要阻截,還要組建草原騎,否則,今後進攻西涼,難道還是靠步兵打嗎?」

這次步兵對騎兵,雖然勝了,但是之前準備了太多太多,又利用了地利,可以說各種條件發揮到極致,結果還是慘勝,川軍傷亡慘重,包抄西涼騎時,重步兵的龜速,差點全軍覆沒。

如果以後上了雍涼,還是步兵,那在雍涼遼闊的地方,沒有堅城,只能被動挨打,別說攻佔西涼,就算建一個穩定的兵站都難。

法正沒有明白劉璋的意思,但是聽出劉璋不會讓蕭芙蓉阻截西涼騎了,有些憂心,劉璋看了,也知道自己有些冒險,不過富貴險中求,何況自己冒險並不是沒有依仗。

「來人,將馬雲祿帶出來,全軍向西涼軍追擊。」

「是。」

關銀屏秀眉緊蹙。

…………西涼軍大營外,馬休馬鐵讓士兵帶著重傷的馬超馬岱奔逃,在二十里山路上不知多少人被踐踏,多少騎兵摔下懸崖,卻看見前方大營火光衝天。

「怎麼辦,怎麼辦啊。」眼見大營被燒,後方羌騎追擊,現在不但依附韓遂的羌兵投降,就連依附馬氏的也開始投降,馬休馬鐵都沒了主意。

「兩位少將軍,如今只有留下一隊殿後,其餘人直接殺向鐵龍,過上關木台,回西涼了。」西涼大將龐柔說道。

「那誰殿後?誰殿後?」馬休急道。

一臉少年氣的馬鐵道:「龐將軍既然請命,就由龐將軍殿後吧。」

「我……」龐柔掙扎了一下道:「我部傷亡慘重,如果少將軍要末將殿後,請撥給五千兵馬。」

「撥給兵馬?我們現在就這麼點人,還撥給兵馬?」馬鐵怒聲道,突然神色一轉:「噢,我知道了,好你個龐柔,你弟龐德投降了,你也要投降是不是,還想賺我兵馬,豈有此理,來人,將龐柔押起來。」

「少將軍,莫寒忠將之心。」龐柔大聲喊道。

「你什麼忠將,這次我們戰敗,就是因為龐德投敵,你和你弟一丘之貉……」馬休大聲道,越說心裡越氣憤,好像西涼軍戰敗真是因為龐德投敵一般。

龐柔是龐德之兄,龐德投敵,龐柔既不解也不屑,從來沒動過投降念頭,因為龐德的關係,龐柔所部是衝殺最兇猛的一部,所以才會傷亡慘重。

西涼現在是軍閥割據,倚強凌弱之態,韓遂麾下旗本八騎是軍閥,馬氏麾下也是一個個軍閥,當沒有統一的外敵時,就會相互征戰。

龐柔正是因為這點,才拒絕自己所部殿後,這次追隨馬氏南下,龐家部曲傾巢而出,如果都回不去,龐家必被殲滅。

這只是雍涼苦寒之地的生存之道,並不表示龐柔就對馬氏有二心,馬休這樣說,讓龐柔動了怒氣。

「馬鐵馬鐵,休得無禮。」馬超虛弱地打斷馬休的話,堅定的語氣道:「我信龐柔,更信龐德,龐家忠烈,必不背叛。」

「大哥。」馬休急道。

隆隆的馬蹄聲越來越近,羌騎呈一條黑線向西涼敗軍覆蓋過來,後面跟著黃忠率領的川軍步兵。

馬休眼看情勢危急,向一個個將領看過去:「你們,誰殿後。」

所有將領,包括先零羌等騎兵頭領都沉默,西涼軍閥當一致對外時,可以團結,但是到了窮途末路,也可以樹倒猢猻散。

川軍和羌騎逼近,還沒掩殺,一騎快馬衝出,向西涼敗軍喊道:「傳大將軍蜀候劉皇叔令,我川軍與西涼軍堂堂正正而戰,不容敗逃,如若敗逃,我軍任意處置這個女人。」

騎兵喊完,一輛車駕推出,上面正是被綁著的馬雲祿。

馬超,馬岱,馬休,馬鐵及眾馬家將領俱是一驚,驚怒交加,他們沒想到馬雲祿的身份暴露,更沒想到劉璋會拿這來要挾。

馬鐵大聲喊道:「兩軍交戰,要挾女眷為何?他劉璋還要不要臉。」

「西涼規矩,戰敗者女眷歸勝者。」川軍騎兵喊完,再不多言,撥馬回陣,同時大批羌騎兵開始衝鋒。

「接戰,接戰。」馬鐵馬休大喊。

「不可。」馬超拼盡全力喊道,雖然他也很憤怒,可是知道這時西涼軍陣型零散,士氣全無,接戰只有送死。

「如果我們不接戰,姐姐會被川軍蹂躪的。」馬鐵恨聲喊了一聲,馬休大聲道:「誰不殺敵,就是與我西涼馬氏為敵,回到西涼,必伐之。」

馬休大喊一聲,率領馬氏騎兵率先沖了出去,那些依附馬氏的羌騎,尤其先零羌,已經與韓遂決裂,心中害怕馬氏報復,也跟著衝出去。

「回來,你們要送死嗎?回來。」馬超大喊,牽動內傷,吐出一口血。

西涼騎凌亂地與羌軍接戰,羌軍狀態也好不到哪裡去,兩方軍馬相撞,彼此消耗,青衣羌等西羌首領害怕放走馬超,遭到報復,都拼力衝殺,馬休馬鐵滿含憤怒,奮力抵擋,原來的友軍,生死相搏。

川軍步兵穿過羌騎兩翼列長矛陣,向西涼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