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42章強軍爭奪

第342章強軍爭奪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3 03:20  字數:3443

無論多憤怒,不能拿全軍開玩笑,馬超按住胸口,沉聲道:「傳令,回軍,重新列陣衝鋒。.」

西涼騎嘯聲而退,川軍步兵軍陣嚴密,移動不便,眼看西涼騎潮水般撤退,無可奈何。

兩軍重新對峙,但是軍容已經完全不一樣。

「將士們,你們看見了嗎?看見了嗎?西涼騎也是人,也會死,看看他們的屍體,有肉有血,只要我們擋住他們,今曰之後,我川軍,就是,天下第一軍。」

劉璋爬上車鸞,站在高處向著川軍士兵高聲呼號,吼得聲嘶力竭,吼得聲音沙啞……

「川軍無敵,無敵天下。」

「川軍無敵,無敵天下。」

一戰之後,方知虛實,川軍第一輪擋住了西涼騎的進攻,心中的恐懼終於蕩然無存,「天下第一軍」的桂冠距離如此之近,士氣猛然高漲,士兵舉矛齊呼,盾牌敲擊聲排山倒海。

反觀西涼軍,先是數曰攻城,銳氣盡喪,再是昨夜兩千精騎被全殲,今曰又攻城半曰倉猝應戰,之後龐德投降,馬超戰敗,都給西涼軍士氣致命打擊。

而第一輪衝鋒失敗,西涼軍徹底萎頓了。

這支天下驍騎,狀態處在最低點。

「西涼勇士們,你們聽見了嗎?」馬超忍著全身傷痛,向西涼騎兵奮力呼喊:「川蠻妄圖以你們為墊腳石,踏上強軍高峰,你們願意嗎?你們甘心嗎?

我們是傲嘯西涼的無敵勇士,在我們鐵蹄之前,任何阻擋物,都將化為灰燼,我會與你們一起衝鋒,拿出你們的勇氣,用你們手中的長槍,利斧,彎刀,證明你們……是一個……男人。」

馬超聲嘶力竭地高吼。

「殺,殺,殺。」

「嗚,嗚,嗚。」

西涼驍騎不愧天下第一騎的稱號,哪怕遭逢士氣的致命打擊,遭逢數次失敗,數曰大戰疲憊,在馬超的呼喊下,戰意再次被點燃。

「大哥。」馬岱滿身是血,焦急地看著馬超,憂心馬超的傷勢。

馬超向馬岱點點頭,示意自己沒事,到了這個時候,川軍與西涼軍戰意逆轉,馬超已經冷靜下來,草草包紮了傷口,為了西涼軍的軍威,必須全力一搏。

兩軍在冷冽的秋風中對峙,川軍戰意盎然,西涼軍凜冽殺意,這是一場兩軍對決,也是一場強軍巔峰的爭奪,川軍士兵視西涼軍為大敵,也是必須戰勝的對手。

而此刻,包括馬超在內,西涼軍也已經將之前完全不放在眼裡的川軍,當成了對手,必須粉碎的對象。

「殺。」

西涼騎士舉起手中彎刀,張圓嘴呼號,隆隆的馬蹄聲響起,雨點般打擊大地,西涼數萬大軍以排山倒海之勢向川軍殺奔而來。

「列陣,迎敵,放箭。」

「嗖,嗖,嗖。」

川軍強弓兵的箭矢和西涼騎兵的騎射箭雨同時飛向空中,在空中交錯而過,無數箭矢在空中相擊,直接掉了下來,兩方皆被箭雨覆蓋,死傷大片。

「轟,轟,轟。」投石車送出巨石火球向西涼軍砸去,劃破秋寒的陰霾。

「殺,西涼勇士們,將川蠻碾成齏粉,殺。」馬超揮舞銀槍,冒著箭雨,緊咬嘴唇一馬當先,全力殺向川軍大陣。

「變陣。」

川軍重步兵退後,再次形成缺口,哪怕知道缺口厲害,此時止住馬勢是不可能的,馬超不管不顧,率領身後勁騎直插而入。

「放箭。」

川軍短弓兵向突入缺口的西涼軍射去,馬超周圍的親兵立刻舉起小圓盾相護,這些親兵都是馬超訓練的精銳,天下精銳西涼軍的精銳,悍勇無匹,圓盾高舉,還能舉槍殺敵。

馬超在圓盾之下,一槍向面前的長盾刺出,「啊」地一聲厲嘯,全身力氣萬海歸流向長槍匯聚,腰間傷口崩裂,鮮血汩汩流出,長槍上的力猛然加了數十倍,一面大盾被生生推動。

「頂住。」楊任立馬高吼,同時躍馬揮槍向馬超的方向殺去。

川軍士兵拼盡全力撐住盾牌,後面的長矛手一齊向馬超刺去,馬超猛提馬韁,從盾牌上飛躍過去。

「刺。」

十幾支長矛向馬腹刺來,兩支鉤鐮槍鉤向馬腿,馬腿被生生切成兩段,戰馬發出悲聲長嘶,將馬超掀入半空,馬超長槍在空中飛出,掃向面前的川軍士兵,腰間的鮮血滴在下面川軍士兵臉上。

馬超一槍盪開面前的川軍,就在落地瞬間,長槍刺地躍起,上了另一個戰死西涼兵的馬背。

「死去。」正在這時,楊任拍馬殺來,一槍向剛剛上馬的馬超刺處,馬超一擋,周圍又有十幾桿長矛刺來,馬超分身乏術,只能棄馬,衰落馬下。

而就在這個空擋,大批西涼騎從馬超突破的缺口殺入。

「大哥。」馬岱朝半跪在地的馬超急聲喊道。

馬超撐著長槍艱難站起來,推開一個要攙扶的西涼兵,咬牙爬上一批無主戰馬。

馬岱看著馬超滿身是血,不知受了多少傷,不知創口有多深,害怕馬超不測,大聲道:「大哥,我們撤退吧,組織下一次衝鋒,我親自帶隊,誓破川軍。」

「不。」馬超大吼一聲,一口鮮血湧上喉頭,生生咽下,對馬岱道:「川軍缺口已破,如果撤退,我們士氣盡喪,一定大敗,我已經將西涼軍全部精銳調在前方,你,指揮他們,直衝劉璋大纛,不計傷亡,務必斬殺劉璋,將川蠻斬,盡,殺,絕。」

「噗。」馬超咬著牙說出四個字,一口鮮血狂噴而出,體力耗盡,伏在馬背上,旋即艱難直起身,馬超深知,他是西涼軍的軍魂,他若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