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37章可以不殺姐姐嗎?

第337章可以不殺姐姐嗎?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2 09:49  字數:3396

「你早就知道我就是那日攔你路的人了吧?可悲,從我進陽平關第一天起,就被人利用了,自己還全然不知,我真是傻得可以,還以為自己瞞過了誰。

在你們這些諸侯面前,我那點心思,真是班門弄斧了,蜀候每天看著我耍猴,很開心吧,呵呵。」

臉上笑著,心頭凍結成冰。

劉璋靜靜看著月光下的清冷關牆,「作為一方之主,我不會為自己的算計感到可恥,但是姑娘之善,讓我感動,我願意向姑娘解釋一句,我是真的打算收容那些百姓,如果不是西涼軍到來的情況下。」

劉璋也看向關銀屏:「你應該知道的。」

「那那具女屍你怎麼解釋?」關銀屏冷眼緊盯著劉璋的眼睛。

劉璋一愣,「什麼女屍?」

「你竟然不知道?呵呵,也難怪,這些事情哪用得著你親自動手。」關銀屏慘笑一聲。

劉璋想了一下,突然知道關銀屏指的是什麼了,眉頭一擰,對旁邊王緒道:「處理那些發熱的傷病百姓,不是叫你們隨丟隨埋嗎?關小姐怎麼會知道的?」

關銀屏看到的女屍,正是第一日在難民營叩頭那個發熱孩子的母親。

當看清女屍的樣子,關銀屏震驚,頭像被炸了一樣,可是劉璋給她的印象太好,她不願相信這是劉璋做的,這具女屍,一定有其他原因。

之後的幾天,劉璋有說有笑。城頭督戰的冷靜和勇氣,對士卒的關心,被西域女孩責難時吃癟的表情。

都讓關銀屏自我確定著想法,女屍的事劉璋一定不知情。

可是直到今夜,關銀屏看到劉璋真正的一面,才豁然發現,自己錯的多麼離譜,那麼多流民的生命都可以漠視,何況是一具女屍。

心中的幻想,剎那碎裂。

王緒惶然道:「主公。我們是按你的要求,秘密處決秘密掩埋的,只是有時候屍體太多,實在掩埋不過來,士兵休息時,才有一點空隙,沒想到……」王緒看了關銀屏一眼。

「你知不知道這些事傳出去是什麼後果?」劉璋冷然對王緒道,面上的表情顯示心中憤怒已極。

「哈哈哈哈哈。」關銀屏突然大笑出聲,對著月光。笑的前仰後合,「劉璋。你讓我見到了諸侯最醜惡的一面,你竟然一點也沒為你殺害百姓的行為可恥,反而是責難部下隱瞞不周,你還能再無恥一點嗎?你以為你能瞞過天下人嗎?」

西域女孩出來曬月亮,在關銀屏等人看不到的角落,舒適地抱膝坐著,拔開額前的一束秀髮,靜靜看著天上皓月。

劉璋沉默許久,淡淡地道:「我只是做自己覺得應該做的事。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」

「無論多偉大的理由,也不能成為你殘殺百姓的借口。」關銀屏大聲喊道,喊出了心中所有對劉璋的憤怒。

希望越大,失落越大,期望越高,跌落越狠。

關銀屏已經打算追隨劉璋一輩子了,不但圓自己的武將夢。也是為天下百姓謀福,可是現在才發現,一切都是假的。

劉璋不過是比其他諸侯,隱藏得更深。掩飾得更好的殘忍君王,這一夜,關銀屏聽到劉璋說的每一個字,都觸痛心靈,這一夜之後,自己再也不會相信這個亂世會有善良。

而當關銀屏說完這句話,劉璋愣住了,看向關銀屏,沉聲道:「關小姐,你是第二個對我說這句話的女人。」

「是嗎?」關銀屏笑笑,站起身,看向劉璋:「劉璋,我現在就走了,離開這裡,就當我從來沒來過,也從來沒認識你這樣自私殘忍無恥的人。」

關銀屏說著走向城牆,那裡有吊籃。

「自私殘忍無恥。」劉璋重複著這六個字,坐在原地一動不動,輕聲道:「道不同不相為謀,你走吧,不過我還要殺一個人,在你走之前,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你知道。」

「誰?」關銀屏站住。

「你姐姐。」劉璋淡淡地道。

「什麼?」關銀屏轉過身來,怒視劉璋:「劉璋,你喪心病狂了嗎?你到底要殺多少人才夠?難道就因為我姐姐是西涼軍內應,向馬超通報了消息嗎?那我也是西涼軍的人,你也把我殺了吧。」

關銀屏看著神色平靜的劉璋,頹然地笑笑:「我忘了,你是那麼的凌厲果斷,怎麼會在乎我一個小女子的性命,不過我不是威脅你,是請求你殺了我。」

關銀屏決然地看著劉璋,如果馬雲祿被殺了,關銀屏絕不能獨生。

「你夠了嗎?」劉璋抬頭看向關銀屏,臉上帶著憤怒,角落的西域女孩聽到劉璋語氣不善,身子向牆根挪了挪。

劉璋站起來,怒視關銀屏:「不要一口一個殘忍,一口一個無恥,冷嘲熱諷,你關小姐凋身一人,當然可以大聲責罵,我現在把你殺了,沒人會因為你的死,就不能活下去,你當然可以慷慨激昂,展現你的大義。

可是你想過我嗎?我身後是四十萬川軍將士,數萬名武將,數千臣工,我們為了四科舉仕土地令,為了讓百姓能夠有地可種,不被世族盤剝,為了讓寒門為官,不被世族排擠。

浴血拚殺,前後犧牲了數萬將士,功臣閣牌位林立,我劉璋兩年以來,沒有睡過一個好覺,每天都有批不完的冊子,處理不完的政務,哪怕暈倒了,也叫親兵半夜喊醒,就連我妻子難產我都不能陪在身邊,我為了什麼?我們為了什麼?」

劉璋緩了一口氣,繼續道:「是,我是殘忍,我是麻木不仁,我雙手沾滿鮮血,我是天下仁人志士人人得而誅之的暴主,我殺了幾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