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36章君王的殘忍

第336章君王的殘忍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1 11:40  字數:3410

「現在還怪到我一個小女子頭上,你想怎樣?最後又來宣揚你愛民如子,是我關銀屏造成這場禍事嗎?虛偽,噁心,我關銀屏瞎了狗眼為你殺敵,這十四天是我關銀屏一生的恥辱。」

關銀屏情緒激動,劉璋緊皺眉頭看著她,這時候也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。

開始下棋的時候自己在試探,得出了關銀屏通風報信的結論,難道是自己先入為主了嗎?難道關銀屏的一切舉動僅僅是因為她的善良?

劉璋現在想來,以關銀屏性情,大有可能。

只是自己算計太久,自己都沒發現,自己從心底已經不太相信這世上有真的善良了而已。

但是,這件事自己只告訴了關銀屏一個人,還會有何人通知西涼軍?

就在這時,兩名士兵押著一個女子上城,一名小將拜道:「主公,我們接應流民進城時,此女子在瓮城後面探頭探腦,西涼兵進城,此女還想打開瓮城城門,請主公發落。」

「是你?」

「雲祿?」

劉璋和關銀屏俱是一驚。

「原來你是馬超的內應。」劉璋看向馬雲祿,可是旋即皺眉,自己並未把流民的消息告訴馬雲祿。

本來馬雲祿和西域女孩都是懷疑對象,但是那日和關銀屏對話以後,劉璋被關銀屏的善良感染,哪怕自己手上沾滿鮮血,哪怕這個亂世是狠辣者的天下,但是這並不代表善良不可貴。善良也可以感染人。

劉璋試探關銀屏都是順手為之,最終放棄了用流民試探馬雲祿和西域女孩。

可是現在為什麼馬雲祿知道?

關銀屏看向馬雲祿,一字一句地道:「姐姐,是你給馬超遞出密信的?」

關銀屏緊盯著馬雲祿,馬雲祿低著頭,過了一會,頭猛地一昂,「沒錯,是我又怎樣?外面的是我……我這樣做有錯嗎?」

「你知不知道你害了多少人。」關銀屏一下掙開士兵的束縛,她有武藝。兩個士兵根本拿不住她,關銀屏站到馬雲祿面前,痛心地看著馬雲祿。

「妹妹,你怎麼了?」馬雲祿不理解地道:「你看看外面,是川軍在殺西涼軍啊,是川軍伏擊西涼軍導致流民被殺的,這是劉璋的預謀,劉璋老奸巨猾,我們的將士正在被屠戮。我們應該一起對付劉璋啊。」

「那你就該利用流民進城的時候,讓西涼兵趁虛殺入嗎?」關銀屏尖聲吼道。可是下一刻,關銀屏臉色一暗,好像渾身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「沒錯,你們都沒錯,是我的錯,是我告訴你的,要不是我,西涼軍不會趁著大人收納流民的時候,殺入城中。大人沒錯,西涼軍沒錯,姐姐也沒錯,是我錯了。」

那日,關銀屏和劉璋談話以後,心裡很高興,真的很高興。高興自己找到一個可以拯救黎民蒼生的主公,關銀屏已經決定跟著劉璋一輩子,關羽的女兒,只要決定了。一生都不會變更。

關銀屏將自己要真心投效劉璋的想法告訴了馬雲祿,馬雲祿當然會問自己為什麼下定決心,於是,關銀屏把劉璋不避西涼軍偷襲,要收留所有關中流民的消息告訴了馬雲祿。

沒想到,會是這樣的結果,關銀屏萬念俱灰。

關銀屏帶著淚光,看向劉璋道:「大人,我泄露了消息,你要殺要剮,我都不會有怨言。」

劉璋轉過身看向戰場,西涼兵很快被猝然發難的川軍屠戮一空,龐德與黃忠大戰五十餘合,被黃忠一刀拍下馬來,十幾名士兵將龐德生擒。

瓮城內血流成河,到處都是屍體,川軍士兵上百,西涼兵上千,流民,上萬。

失去母親的孩童,失去孩童的母親,失去兒女的老人,在自己親人屍體旁痛苦,重傷的百姓在地上爬行。

關銀屏怔怔地看著讓人心碎的場景。

劉璋深吸一口氣,沉聲下令:「組織流民過關,擴建難民營,拿出關中糧食,拿出關中藥品,不要吝惜,讓流民吃飽穿暖,為他們治傷。」

「是。」楊任領命而去。

反正都要決戰了,糧食藥品耗損一下,也沒什麼吧。

馬超走下城樓,對著排隊通過城門的流民,深拜一禮,大聲道:「百姓們,對不起。」

劉璋的話語,吸引了悲傷慘痛的百姓目光。

劉璋一揮手,士兵將馬雲祿押上前來,劉璋感覺自己說不出話來,向好厲害示意一下,好厲害走上前,扯著大嗓門喊道:

「鄉親們,你們看見了嗎?就是這個女子,將你們要到達城關的消息,告訴了西涼那一群馬匪,才導致了西涼軍突襲,才導致了你們的死傷。」

扶老攜幼,拖著傷口走過的百姓們,向馬雲祿投來仇恨憤怒的目光。

劉璋上前用沙啞的聲音道:「無論如何,我川軍逃不過這場劫難的責任,我在這裡,代替陽平關六萬餘川軍將士向你們道歉,稍候軍士會給你們食物衣物和藥品,如果誰怠慢你們,你們儘管告訴我,我劉璋定然嚴懲。」

關銀屏一個人單薄地站在城梯上,神情木然地看著劉璋的背影,這一刻,她似乎明白了,什麼是亂世諸侯,什麼是真正的君王。

劉璋對百姓的宣講,讓她想起了劉備軍從長安裹挾百姓逃亡石城的場景,那一場大水,那一場大火,燒掉了百姓平靜的生活,扶老攜幼遠赴苦寒之地。

這是一個亂世,自己一心幻想的仁慈君王,是不存在的,也或者,早已經被虛偽和殘忍的君王擊敗了。

百姓在對馬雲祿的仇恨和對劉璋的感恩中蹣跚走過。

馬超大軍姍姍來遲,城門緊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