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35章是我一生的恥辱(求訂閱)

第335章是我一生的恥辱(求訂閱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1 11:40  字數:4515

「那還不簡單,不是說過了嗎?」胡車兒鼓著眼睛道:「明日我川軍會邀馬超決戰,你們就趁機發難。」

高塔道:「我今天對馬超虛以委蛇,說四日後青衣羌必下陽平關,就是這個考慮,可以在明天的兩軍決戰中先按兵不動,待激戰正酣,猝然發難,但是。」

高塔皺眉,走向胡車兒道:「車兒兄弟,非是我高塔瞻前顧後,我們這些人,受先零羌和馬氏欺壓,早就準備以死相拼了,就算全滅在戰場,何所惜哉?

只是,我們的牧場,草原,被先零羌分割,勇士不能聚集,家人和牛羊得不到保護,只要我們發難,馬氏和先零羌惱羞成怒,一定會對我們的族人下手,我們實在不能圖一時之快啊。」

「是啊,是啊。」經高塔提醒,才想起了草原這一茬,一眾頭領都凝重點頭,

胡車兒轉著眼珠看了一眼眾人,忽然一拍胸膛,大喇喇道:「嗨,我還以為啥事,我來的時候,主公就告訴我了,他會解救青衣羌族人危難的。」

「車兒兄弟,當真?」高塔看向胡車兒道。

「那還有假?我家主公一個唾沫一個釘,必解青衣羌草原之難。」胡車兒大聲道。

「高塔大哥。」先前對高塔很不屑的那名年輕頭領道:「劉璋之名,在我羌地也如雷貫耳,其人雖暴,但遇不從,統統殺盡,但是其人說過的話。也沒有不兌現的,信義應該沒的說。」

「是啊是啊。」一眾羌人附和,劉璋前後屠戮數十萬人,早已震驚天下,羌人,越人,甚至塞北的匈奴鮮卑烏桓,都有耳聞。

高塔沉思著,大聲道:「好,既然如此。那就幹了,來人,上酒。」

沙陀部勇士端進酒碗,高塔舉起酒碗,對眾人道:「好,我青衣羌從今夜起,與西涼馬氏決裂,歸附益州牧劉皇叔,誓殺先零羌首領。為老首領報仇雪恨,干。」

「干。」

「干。」

一眾羌人頭領。披頭散髮,仰頭喝盡碗中濁酒,狠狠將酒碗摔在地上,剩下的沒有顧忌,只有戰鬥,青衣羌驍勇著稱,戰鬥只會讓他們興奮。

青衣羌勇士數月的屈辱鬱悶一掃而空,大呼暢快。

胡車兒在角落眼神弱弱地看著一眾頭領。

胡車兒當夜離開,高塔帶了鐵托送出營門。鐵托對高塔道:「頭領,我怎麼感覺車兒兄弟很不靠譜?劉璋真答應解救我們的草原嗎?」

高塔看向鐵托道:「我們還有選擇嗎?」隨即嘆了口氣:「鐵托,我們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,再這樣被馬超與先零羌步步緊逼,不止青衣羌十幾年的輝煌毀於一旦,我們只能淪為先零羌的附庸,我們不能再忍了。

而現在能幫我們的。只有劉璋和他的六萬川軍,我們只有放手一搏,至於劉璋是否幫我們解救草原,我也和你差不多一樣想法。

這樣也好。如果劉璋不幫我們解救草原,就不是我們欠劉璋人情,而是劉璋欠我們人情,我們在幫他破敵,我們青衣羌今後就不用聽命於川軍。

解救草原,恐怕得靠我們自己和細封池首領以及白馬羌,我們如果明日能敗馬超,就快速殺入草原,只是這樣一來,我們的家人,牛羊,恐怕會有一場劫難,青衣羌將實力前所未有的大損。

如果劉璋真的幫助我們解救草原劫難,免除青衣羌這一場浩劫,我羌人必恩怨分明。

只是車兒是真的忠心於劉璋了,恐怕是他答應了,劉璋說沒說過誰知道?」

…………

「什麼?」劉璋朝著胡車兒大吼道:「你答應青衣羌的人,我川軍要幫他們解救草原之難?」

「不是我答應的,我說是你答應的。」胡車兒抬起眼皮弱弱地看了劉璋一眼。

「你……」劉璋看著胡車兒,氣的嘴唇直抖,那草原什麼地方?那是自己步兵的地方嗎?滿嘴跑火車,比那西域女孩還不靠譜,劉璋看著胡車兒這憨貨,真想一拳錘扁他。

「我不是覺得自己不太會當說客嗎?所以,就,學了學。」胡車兒越說越低聲,腦袋縮到了衣領里,完全看不到脖子。

「是啊,又不是丟的你的臉,你是我川軍的使者,你說的話,就是我說的話,知道嗎?我們去不了草原,到時候世人都會以為我劉璋說話放屁,不是你胡車兒放屁,你明白嗎?」

關銀屏一旁看著劉璋發怒,忍不住輕笑,不知咋的,關銀屏就想看劉璋吃癟的樣子。

法正上前笑著道:「主公,胡車兒也是為了能爭取青衣羌,眼前還是明日決戰最重要,我們還是商量一下明日的事吧。」

「不商量了,氣死我了,孝直,你去整頓明日要出征的軍隊吧。」

「是。」法正拜了一禮,走過胡車兒身邊,拍了拍他肩膀,胡車兒哭喪著臉。

「站一邊去,看著你就煩。」

胡車兒耷拉著腦袋,提起長錘站到一旁,好厲害在一旁幸災樂禍,劉璋對關銀屏道:「姑娘會棋嗎?我們來下一局如何?」

「下棋?」關銀屏驚訝地看著劉璋,川軍都說好明日要決戰了,劉璋這時候還有心情下棋?

劉璋讓人擺出棋盤,關銀屏遲疑地坐下,拿起白子,邊下邊對劉璋道:「對了,大人,今夜不是說好去迎流民進城嗎?我想去看看。」

劉璋笑了一下,一邊放黑子一邊道:「難得姑娘如此擔心流民之事,姑娘放心,我已經派人去接應流民入城了,難道姑娘不放心,一定要親眼看著他們入城嗎?」

關銀屏搖搖頭,隱隱覺得劉璋問的有深意。卻想不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