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34章戰前(求訂閱)

第334章戰前(求訂閱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1 11:40  字數:3408

眾青衣羌頭領鬱郁而去,馬超氣也消了大半,就在這時,一名士兵來報:「少將軍,我們在打掃戰場的時候,有人從關上丟下一封信。」

士兵雙手呈上一張摺疊紙,馬超接過,展開一看,立刻大喜。

馬岱道:「大哥,可是陽平關細作發來?」

「非也。」馬超將信遞給馬岱,馬岱一看,也是一喜,交給馬鐵,馬鐵交給馬休龐德,都是驚喜異常。

馬超哈哈一笑道:「沒想到雲祿在川軍營中,還送來如此機密情報,劉璋這次死定了。」

馬鐵道:「這次多虧了姐姐,我軍攻城疲憊,若非姐姐消息,也許還要等到二十日以後了。」

馬超問龐德道:「令明,這是我們攻擊陽平關第幾日?」

「十四日。」

馬超嘆了口氣道:「也就是說,我們南下已經十八日了,超過我對父親承諾的半月,但是劉璋雖然卑鄙無恥,也算有膽有識,多三日,不冤。」

「傳令。」馬超大聲道。

「末將在。」馬岱,龐德,馬鐵,馬休等將一齊拱手。

「秘密集結三千,不,兩千精銳兵力,由龐德率領,趁夜潛行陽平關外山林,今夜攻城。」

「是。」龐德朗聲領命。

「劉璋,真想看看你被我擒住的樣子。」馬超捏緊拳頭,這麼多日受的氣,終於可以發泄了。

…………

青衣羌營,高塔與那可多一起回到大營。那可多一路對高塔感念有加。

「高塔啊,你是我青衣羌大部沙陀部首領,在青衣羌舉足輕重,以後青衣羌部落之事,你也要協同管管啊。」那可多意味深長地說道。

「多謝首領提拔。」高塔深深下拜,臉有喜色,其他青衣羌頭領都有不屑之色,半路離去。

那可多看了那些人一眼,又是氣憤又是輕蔑,現在自己有了高塔支持。再加上馬氏西涼軍和先零羌,完全控制青衣羌是遲早的事。

「到時候有你們好受的。」那可多看著那些不打聲招呼就離去的頭領,憤憤想著。

「首領,那屬下就告辭了,今夜就召集一些小頭領,商議整兵之事。」高塔向那可多行禮道。

「不用那麼急,呵呵呵。」那可多擺手,和藹可親地笑著。

「要的,要的。必須儘早,不能誤了神威將軍大事啊。」

高塔告辭那可多。回到營帳,側眼一看,只覺得大帳外的衛士有異樣,濃眉一沉,卻沒猶豫,高塔一步踏入大帳。

「上。」

只聽一聲冷喝,幾個大漢撲上來,一起將高塔按倒,高塔抬頭一看。只見帳中已經聚滿了青衣羌大小頭領,胡車兒站在右下首位。

「為何如此?」高塔大聲道。

「為何如此?哼哼。」一個年輕頭領踏步上前,不屑地看著高塔道:「這恐怕得問高塔頭領自己吧?你是如何獻媚馬超,迎合敗類那可多,如何為自己謀取前程的?你自己還不清楚嗎?」

年輕頭領冷眼厲色,眼中充滿不忿。

又一個小頭領道:「高塔,我真是錯看了你。想當初你也是我青衣羌英雄,十幾年隨老首領縱橫草原,但有犯我牧場者,你高塔一馬當先。現今老首領屍骨未寒,你竟然就迎合叛徒,獻媚仇人,枉我以前一直把你當大哥看待,我呸。」

「高塔啊。」一個四五十歲的老頭領,走出來看著高塔,無比痛心地道:「當初你還是沙陀部一個普通勇士的時候,血氣方剛,恩怨分明,我記得有一次,我和你還有一個納言部的壯士,遇到一群野馬。

野馬之王駿健無匹,我和你都沒馴服,最終是納言部的壯士馴服,可是納言部壯士馴服野馬,幾次被摔在地,最後還沒回到部落就重傷不治。

當時沙陀部正與納言部有牧場之爭,我勸你把馬自己牽回去,留做坐騎,一匹駿馬在草原上就是勇士的生命,有了駿馬彎刀,就能征服一切。

可是,你卻拒絕了,是你一個人牽著馬,扛著納言部壯士屍體,到了納言部,在納言部勇士敵意的目光和刀槍劍戟中,將馬交給了納言部壯士的家人。

當時你是何等慷慨激昂,豪氣萬丈,你不愧是蒼狼與雄鷹的兒子,隻身化解了納言部與沙陀部仇怨,可是如今,你看看你是什麼樣子?你真是讓我失望啊。」

老頭領痛心疾首,白鬍子顫動。

「鐵托,你也要叛我嗎?」高塔透過人群看向自己的親信勇士。

鐵托站在人群最後面,猶豫一下,分開人群出來,向高塔深拜一禮:「頭領,對不起,鐵托一身本事都是頭領栽培,但是為了沙陀部,為了青衣羌,請首領原諒。」

「哈哈哈。」高塔突然大笑出聲,冷眼看著眾人:「一群叛賊,你們以為我沒有準備嗎?」

眾人眼睛一睜,高塔猝然發難,以千鈞之力盪開兩個押著自己的勇士,退到大帳門口,手一拍,一大群沙陀部勇士湧入,將一眾大小頭領團團包圍,眾頭領都是一驚。

「哈哈哈。」高塔大笑道:「我就知道你們會來這一手,早在大帳周圍暗部勇士,你們今天都得死。」

「你,你,高塔。」老首領指著高塔,嘴唇和手指顫抖半天憋出一句話:「你真是無可救藥了。」

「無可救藥?」高塔冷聲道:「無可救藥的是你們吧?竟然敢與天威將軍作對,我現在最後問你們一遍,誰願跟隨那可多首領,效忠天威將軍?敢說個不字,立刻挫骨揚灰。」

高塔冷眼看著眾人,眾頭領都甚驚懼,突然一個頭領衝出來,向高塔跪倒:「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