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33章馬超大喜

第333章馬超大喜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1 11:40  字數:3480

青衣羌數千人向後方潰退,那些督戰騎陣型大亂,不能組織衝鋒,被青衣羌裹挾潰退,西涼軍上萬士兵向西涼大陣潰退而去。

「怎麼回事?」馬超冷聲問道。

龐德放眼遠望,遲疑道:「奇怪,好像有蜂群,不對,也有蛾群,還有好多飛蟲,怎麼回事,怎麼會突然來這麼多飛蟲?」

無數飛蟲在騎兵陣間徘徊,騎兵陣型大亂。

馬岱大聲對馬超道:「大哥,潰兵來了,快讓大軍分散兩翼,中軍後撤吧。」

馬超冷眼看著那些潰退的青衣羌兵,緊緊握著手中銀槍,森寒的話語從齒間發出,「讓他們撞,敢有衝撞者,就地格殺。」

「可是那樣中軍就亂了。」

「照我的命令做。」馬超冷聲道。

青衣羌和裹挾的騎兵與西涼軍中軍相撞,中軍接到馬超之命,見潰兵衝撞立刻斬殺,西涼兵揮起彎刀向青衣羌兵刺去。

原野上,上演了一出自相殘殺的景象。

劉璋驚訝看著西涼軍陣,也看到了這些飛蟲,皺眉道:「果真是上蒼相助嗎?這些飛蟲好像知道我們的想法,不想和青衣羌廝殺,西涼騎被這樣一攪,給青衣羌後退騰出缺口了。」

高沛提刀大聲請命:「主公,看,西涼軍中軍大亂,正是掩殺大好時機,我們率軍出城吧。」

法正搖搖頭,對高沛道:「將軍沒見西涼軍兩翼紋絲不動嗎?如果我們出去。馬超一定指揮兩翼夾攻,然後不顧面前的青衣羌兵,指揮中軍數萬騎掩殺過來,到時候我們只能全軍覆沒,小小誘敵之計,馬超莽夫,班門弄斧。」

劉璋看了西涼軍陣一眼,冷聲下令:「軍士打掃戰場,任何人不得出戰,違者斬。」

「是。」

「馬兒。」劉璋朝著馬超遠遠喊道:「你連攻十餘日。未傷得我陽平關分毫,損兵折將,悔否?哈哈哈哈哈。」

劉璋仰天大笑,馬超一槍刺翻一個欲從自己面前繞過的青衣羌兵,舉槍對著劉璋呼喊道:「屠夫,你卑鄙無恥,盡出下作手段,不敢與我馬超堂堂正正一戰,懦夫耳。你就在關里當你的縮頭烏龜吧。」

「哈哈哈哈。」周圍西涼將領哈哈大笑。

劉璋笑道:「馬兒,你是在西涼生活久了。被胡虜蠻化了吧,本侯閉關不出,不是怕了你,是給你退兵的機會,既然你執迷不悟,本侯會給你決戰機會的,堂堂正正擊敗你,讓你們知道我川軍的厲害。」

「川軍無敵。」楊任舉槍高喊。

「川軍無敵,川軍無敵。」巍峨關上的川軍士兵看著混亂的西涼中軍大陣。舉矛齊呼,聲透蒼穹,第一次把西涼軍打的這麼狼狽,士氣大振,人人臉上帶著興奮。

除了馬雲祿,手裡緊緊揣著一張紙,悶悶不樂。

「哼。」馬超冷哼一聲:「這時我西涼軍大亂。劉璋竟然還是閉關不出,川軍敢出戰,那真是可喜了。」

馬超朝城關大喊:「屠夫,你休得猖狂。你若敢與我馬超出城決戰,定一槍挑下你項上人頭,拖回去,飼養我西涼狼群。」

「還沒打呢,就口出狂言,若將軍敗了,敢當如何?」

「我會敗,哈哈哈,你是忘了半月前奔逃二十里的狼狽了吧?」馬超哈哈大笑,凝眉槍指劉璋:「我若敗了,我馬超從此再不踏臨巴蜀一步。」

「這可是你說的,西涼人少,切莫自誤啊。」劉璋輕聲一笑。

「哼。」馬超冷哼一聲,收兵回營,馬岱問道:「大哥,川軍真的會出戰嗎?」

「我量他劉璋沒這個膽子,不過是看我西涼軍攻城疲憊,色厲內荏,他要敢出戰,我必讓川軍灰飛煙滅。」

馬超恨聲道,現在他是把劉璋恨到骨子裡了,在戰前,自己就是故意吸引劉璋來攻,沒想到如此大好時機,川軍竟然沒有出來,讓西涼軍白白損失了許多士兵,實在可恨。

「不過。」馬超凝眉道:「這幾日我們攻城的確很疲憊了,明日再攻一天,後日休整,三日後大軍攻城,我們還有最後五天時間。」

當初馬超向馬騰承諾,十五日內下陽平關,入漢中,眾將不信,馬騰給馬超寬限到一個月,馬超本來對寬限不屑一顧,現在沒想到自己落到這般田地,馬超只覺臉上無光。

如今連同行軍和攻克木台等關卡在內,已經過去二十日,還有最後十日,馬超發誓要攻下陽平關。

「馬休,讓你找雲祿,你找到了嗎?」馬超突然問道。

馬休搖了搖頭,突然抬起頭道:「大哥,不但沒找到姐姐,不知為何,我們派去一座不知名荒山的士兵,一個也沒回來。」

「沒找到就不要找借口。」馬超大聲道,馬休看著馬超盛怒的樣子,一下低下頭去。

馬超只覺得煩躁異常,在陽平關上受的氣,淤積在胸口喉口,加上馬雲祿沒消息,全身都不舒服,就在這時,那可多和幾個青衣羌頭領被押解進來。

馬超一看這群廢物,一下就紅了眼睛,猛地站起來,厲聲吼道:「那可多,你該當何罪?你們青衣羌的人,攻城虛以委蛇,做樣子給誰看?我嗎?

你們好歹也自稱草原勇士,感情都是一群廢物,跟著韓遂老狗的一群廢物,我看你們這群廢物以後也別說是什麼蒼狼的兒子了,就說是野狗的女兒好了。」

「哈哈哈。」身邊先零羌幾個首領大笑起來。

青衣羌幾個首領氣的臉色發青,拳頭捏的咯吱作響,那可多向馬超拜道:「少將軍教訓得是,教訓得是,這些兔崽子,太不爭氣,我們明日一定立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