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32章戰場胡笛聲(求訂閱)

第332章戰場胡笛聲(求訂閱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1 11:40  字數:4577

馬鐵眉頭一擰,事到如今,也只有這個辦法了,西涼軍傳令青衣羌攻城。

那可多接到命令,看著前方的濃煙,也是眉頭緊蹙,馬超這是將青衣羌當肉盾了,高塔等青衣羌頭領氣的咬牙切齒,心中怒火狂升。

濃煙慢慢散去,西涼兵撤得差不多,青衣羌在那可多指揮下,向城頭殺來,後面西涼精騎出動,青衣羌五千人進去以後,立刻在在濃煙範圍之外來回踏馬,只要青衣羌敢撤退,立刻騎兵衝殺。

「殺。」青衣羌殺向城關。

「嗖,嗖,嗖。」

上千個灰包扔出城頭,隨著城上城下交錯的利箭爆破,城下再次灰霾大起,川軍已經趁著攻城間歇換下生力軍,眼見戰場形勢逆轉,士氣大振,青衣羌被濃煙包裹,哪怕衝上雲梯也不堪一擊,被輕易殺退

「退者死,青衣勇士們,你們是狼王的兒子,沖啊。」那可多立馬在濃煙之外,舉起彎刀大吼。

「頭領,我們怎麼辦?那可多那龜孫子就站在後面,我們真要上去送死嗎?」

一個青衣羌小頭領好不容易找到高塔,用狐皮衣領捂著口鼻喊道。

高塔眨了下眼睛,不料又有灰塵入眼,咳嗽幾聲:「沖個屁,向周圍兄弟們傳播,大家不要亂動,以免互相踩踏,只大聲吶喊就好。」

「是。」

青衣羌的勇士不斷向周圍勇士傳播消息,很快高塔的命令被下達。青衣羌的人在濃煙中,只顧吶喊,最多衝到雲梯下面,爬兩步,就不再往上沖。

馬超冷眼看著陽平關下,雖然濃煙滾滾,但是還沒到完全蒙蔽視線的地步,裡面的人看不見,只是因為灰塵要進眼睛。

馬超只看見那些青衣羌人在下面龜爬,就算是城上的箭射中他們一個兩個。也無動於衷,氣的七竅生煙。

「豈有此理。」馬超感覺自己的憤怒已經到了極限,大聲道:「馬鐵,立刻傳令那可多,要是青衣羌把攻城當兒戲,我就要把他腦袋當兒戲了。」

「是。」

馬鐵答應一聲,立刻踏馬向那可多的方向。

陽平關上,川軍的守城變成了半月以來最輕鬆的時刻,根本沒人衝上來。只管向下放箭就好,楊任在劉璋的命令下。下令全軍不要對青衣羌人放箭。

沒了守城的壓力,川軍也組成拋射箭陣,向小山後面和那些踏馬的騎兵射去,居高臨下,西涼兵損失慘重,馬超在原地看的睚眥俱裂,仗打成這樣,將是他馬超一生的恥辱。

城關上,劉璋終於放鬆了一些。笑著向西域女孩拜了一禮,開玩笑道:「姑娘真是天縱奇才啊,不輸上古大賢啊。」

「呵呵呵呵呵呵呵。」女孩發出銀鈴般的笑聲,小臉因為高興變得徘紅,得意道:「那是自然的,大人答應放我走,並贈予盤纏的事。可別忘了。」

法正輕輕扯了一下劉璋的衣角,劉璋知道法正的意思,這女孩現在還不能確認身份,如果真是胡商之女。別說贈送盤纏,就是派便衣護衛出關都行,現在巴蜀興盛商業,在內部市場飽和的情況下,急於找到外面的渠道,胡商,巴結還來不及。

可要真是莎車國公主,就沒那麼好事了,曹操逼迫莎車國入質許昌,雖然劉璋身為對手,也不會否認這是有利於整個大漢的舉動,不會扯其後腿。

劉璋向女孩笑道:「姑娘厚德,解城關危難,全將士性命,我劉璋必有厚報。」

「嘻嘻。」女孩彷彿沒聽出劉璋的話外之音,一臉天真爛漫道:「那就一言為定了,不過這只是牛刀小試,你們漢人打仗太古板了,我可以教你們許多好方法哦。」

「比如?」劉璋問道,可能一些傳統將軍會對一些奇巧之術不齒,可是縱觀歷史,很多時候,都是一些奇巧之術,在關鍵時刻扭轉大局。

「比如我最開始待那個豬圈,旁邊有棵大樹上有一個蜂烈包,扔到城下就好了,這麼高城牆,蜂子還能飛上來不成。」

「豬圈?」劉璋疑惑,問法正道:「我們養豬了嗎?」

關銀屏冷冷搭了一句:「就是難民營。」

「如此妙策,來人,速速取來。」

「是。」兩個軍士領命而去。

劉璋又皺眉對女孩道:「一個蜂烈包恐怕不怎麼管用吧?這能抵擋多久?」

「這要隨機應變,不是我一口氣能給你說清楚的,你太笨了。」女孩鄙夷地道。

「撲~~」關銀屏脫口就笑了出來。

劉璋尷尬不已,敲了敲額頭,自己竟然也這麼有興緻來逗一個小女孩了,可惜沒逗成,反被逗了。

「主公,西涼軍要加強攻勢了。」法正突然說道。

劉璋一望,果然城下西涼軍排出了真正的攻城隊形,楊任急忙下令全軍戒備。

「青衣羌的勇士們聽著,你們如果要當懦夫,那你們的家人也不配活下去,膽怯畏戰者,神威將軍將代蒼狼處決你們的一切,勇士們,沖啊,殺光川蠻。」

那可多大聲呼喊,馬超已經傳來死命令,不進攻,自己這首領就不用當了,那可多沒得選擇。

青衣羌勇士人人凝然。

「高塔頭領,怎麼辦。」

「頭領,怎麼辦?」

煙塵中幾個頭領向高塔喊道。

「那可多這個混蛋。」高塔狠狠罵了一聲,又想起胡車兒的話,這樣下去,如果不想辦法,遲早被馬氏先零羌和那可多走狗逼死。

「沒辦法了,沖。」

「沖。」

青衣羌懷著憤怒,向城牆上衝殺。川軍重新舉起巨石滾木向城下狠砸,塵煙里的羌兵睜不開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