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30章必破陽平關

第330章必破陽平關 (1/3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19 21:04  字數:5674

「要求還不少。」劉璋看著女孩,雖然這女孩滿嘴漏油,謊話連篇,但還是很可愛的,人家一直叫疼,也不好真打,沉聲道:「那好吧,你還是回傷兵營躺著,要是敢逃跑,那就不是打五軍棍那麼簡單了。」

「知道,知道,小女子知道。」女孩拍了拍鼓鼓的胸脯:「嚇死人家了。」

…………

青衣羌大營,高塔正擦拭著自己的彎刀,擦了一遍又一遍,高塔舉起彎刀,明晃晃的刀身映入眼眸。

一旁的親信定定地看著,他手臂纏了一圈破布,是白天攻城受的傷,馬超以藥草不足為由,拒絕給青衣羌士兵治傷,破布裡面連葯都沒包。

「彎刀啊彎刀,你什麼時候才能為我手刃仇人,還青衣羌光榮。」高塔輕輕撫摸刀身。

看著彎刀許久,高塔突然一刀砍在案几上,一臉不甘的怒色,刀刃切開茶几,從几案下面露出,高塔恨聲道:「那可多,先零羌,馬氏西涼軍,都該死,我定要你們血債血償。」

「輕聲,輕聲,頭領。」親信忙道,雖然他現在也恨先零羌和馬氏西涼軍,可是形勢比人強,青衣羌區區幾千人,家小還控制在先零羌手中,何況是神威將軍馬超領軍,根本無力反抗。

「頭領,小聲些,要是被那可多的親信聽見了可不得了,我們還是等回到羌部,解救出家小,然後與細封池頭領。加上白馬羌人馬,再圖復仇吧。」

「談何容易啊。」高塔長嘆一聲,青衣羌早已四分五裂,又是傀儡那可多統治,就算細封池和白馬羌的人加起來,也不夠先零羌的五分之一。

何況,就算青衣羌不滿,但是誰又敢輕易反抗馬超。

就在這時,一名羌兵來報:「頭領,故人來訪。」

「故人?」高塔疑惑道:「我沙陀部要麼被先零羌控制了。要麼就在營中,哪來的故人?」

「頭領,看看再說。」親信道。

「也罷,叫進來。」

胡車兒從外面走進來,高塔一看到胡車兒那顆尖腦袋,立刻眼睛一睜,猛地大喜,哈哈大笑道:「車兒,好久未見。你怎麼來了?你不是在給漢人當官嗎?」

高塔陰霾一掃而空,放下彎刀。大步走到胡車兒面前,猛拍了胡車兒一巴掌:「聽說你都當上漢軍的都尉了,混得不錯嘛。」

「哎喲,輕點,全身是傷呢。」胡車兒咬牙切齒,瞪了高塔一眼。

高塔一把扯開胡車兒的衣服,裡面果然傷痕纍纍,怒道:「可是那劉璋知道你是羌人,把你趕出來。還暴打你一頓?哼,等攻下陽平關,哥哥就給你報仇去。」

「放屁,你報仇找錯對象了吧?先零羌和馬超才是青衣羌的仇人,我這次就是來為我青衣羌報仇的,還有,本將軍現在是將軍。俸佚八百石,且是蜀候親信將軍,不是什麼都尉。」胡車兒得意地道。

「看把你拽的。」高塔說完凝眉道:「車兒兄弟,這事你也知道了?」

胡車兒走到案幾前一屁股坐下。用力拔出彎刀把玩,彷彿又回憶起以前在草原的日子,對高塔道:「那還有誰不知?先零羌假借吳班,暗害了老首領,就是想稱霸西羌十三部,這事誰不知道?

我這次就是奉蜀候命,來請大哥你,還有我青衣羌的壯士,在川軍向西涼軍進攻之時,趁機發難,要了先零羌的命,重現我青衣羌光輝。」

胡車兒說得慷慨激昂,高塔道:「感情車兒兄弟是來為劉璋做說客的。」

「說客?我是說客嗎?」胡車兒疑惑地看向高塔,自己這輩子竟然還能和說客搭上關係?真不可思議。

「不是說客嗎?」

「是說客嗎?」

「不是嗎?」

「哎呀,好了。」胡車兒大吼一聲,摸摸頭道:「不管是不是說客,就問大哥一句,大哥你干不幹吧?」

「頭領。」親信對高塔道:「不論如何,這是千載難逢的時機啊,川軍有五萬多人,如果我們加入,就有六萬,而西涼軍變成六萬人,人數基本持平,我們又是臨時發難,勝率很高啊。」

「西涼軍的六萬人,能用川軍的六萬人來衡量嗎?」高塔斥了一聲。

「大哥,你什麼意思?」胡車兒站起來,怒道:「你這麼說就是瞧不起我們川軍了?我告訴你,這次我們出戰西涼,西涼必敗。」

「車兒兄弟,我可不是要污衊你川軍,只是就事論事,上次的大戰你又不是沒看見,川軍幾萬人的大陣,還沒支撐到一個時辰,就全面潰敗了,我如何信你?」

「你……好,既然你這麼瞧不起我,絕交。」胡車兒怒氣沖沖道。

「別,別,別。」親信忙勸胡車兒,又對高塔道:「可是首領,就算川軍戰不過西涼軍……」親信看到胡車兒眼睛一瞪,接道:「退一萬步講,假如川軍真的戰不過西涼軍。

可是川軍有五萬人,可比細封池和白馬羌多多了,如果我們回到草原,在先零羌監視之下,更加難以復仇,無論如何,這都值得一搏啊。」

親信期冀地看著高塔,高塔沉吟半響,還是擺擺手道:「不行,不能反。」

「高塔,你想認賊作父嗎?枉我稱你為大哥,你竟然如此是非不分善惡不明數典忘宗無恥下流,好,我們戰場上見。」

胡車兒說著就要走,親信連忙拉住,連聲道:「車兒兄弟,你能不能有點說客的樣子,哪有說客一言不和,就要撂挑子走人的?」

又急問高塔道:「頭領,為什麼啊?」

高塔對親信道:「你說得沒錯。和川軍合作,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