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29章拖出去打(求訂閱)

第329章拖出去打(求訂閱) (1/3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19 21:04  字數:5675

女孩眼睛一眨,對法正道:「你看我受這麼重的傷,還不知道嗎?」

法正對劉璋道:「先零羌殲滅了青衣羌許多貴族,這女子果真是青衣羌的人。」

劉璋點點頭,女孩雖然說漢話,但是口音確實不是漢人,劉璋有了上次教訓,這次仔細分辨了,應該不是裝出來的。

這附近的異族,只有羌氐,而女子受這麼多傷,肯定是被圍攻,女子談吐都不像完全沒受過文明的異族人,當是羌氐貴族,這樣推理過來,也只有現在被欺壓的青衣羌才可能出現這樣的人。

如果這個女孩果真是青衣羌的,那麼……

法正率先問道:「你到底是什麼身份?一五一十說出來。」

「我說出來,你們不許拋棄我,更不許殺我。」女孩弱弱道。

「放心吧,就算你是先零羌的,我們也不會動你半根毫毛。」劉璋看著這女子,的確一臉天真無公害的樣子,就算是先零羌的什麼壓寨夫人女兒聖女聖姑啥的,放了也不打緊。

女孩咬咬嘴唇,猶豫良久,橫心說道:「我乃是青衣羌首領之女,因為先零羌攻我大寨,擄虐族人,我才逃出,後被先零羌和西涼人追殺,才跟著難民逃到此處。」

女孩說完向劉璋拜了下去,滿臉悲傷,帶著一點顫音道:「我知道現在我們羌人正在和你們打仗,也包括我青衣羌,所以不敢直言。但是我相信青衣羌與你們作戰,一定是被先零羌逼迫,還請大人開恩恕罪。」

女子說完珠淚連連,微微抽泣,在寒冷的夜風中如同薄柳。

「抬起頭來。」劉璋道。

女孩抬起頭看向劉璋,粉嫩的小臉淚光盈面,傷心莫名,劉璋盯著她,過了一會道:「姑娘既然是青衣羌首領之女,想來是擔心前仇。姑娘大可不必擔心。

伏擊我漢太守之事,我知道有他人所為,反而是青衣羌被西涼軍裹挾,姑娘可願意到西涼軍大營,說服你父舊部與我們川軍協同作戰,共同抵抗西涼軍?」

女孩哭了一會,聽了劉璋的話,有些擔心地道:「就怕那些族人不會聽我一個小女子的。」

「若勝,青衣羌當繼續掌領西羌十三部。並且與川軍互結盟好,強壓西涼大軍。」

「如此。小女子願意一試。」女孩咬咬牙道。

劉璋點頭。

川軍幫女孩換了衣服,女孩拖著病體出關,劉璋看著女孩走向黑暗,輕舒一口氣,有羌人首領的女兒出面,再加上這些時日青衣羌的表現,成事應該十有八九。

回到城內路過傷兵營,突然看到一個人影鬼鬼祟祟跑過。

「站住……胡車兒,你不好好養傷。出來幹什麼?」

人影轉身,正是胡車兒,胡車兒尷尬笑道:「主公,營里悶得慌,我出來看看月亮。」

「看月亮?」劉璋看了一眼黑壓壓的天空,走了過來,看到胡車兒手裡抱著一團東西。扯了一下,是頭盔和衣甲,眼神不善地盯著他。

胡車兒「哎呀」一聲,大聲道:「好了。我就是想打仗啊主公,我看傷兵營的情況也看得出來,現在戰事有多慘烈,我這時候再縮在這裡算什麼啊,許多輕傷員都上戰場,我還是主公親衛,老縮著,我也怕人笑話啊。」

「你受的是重傷,要是不好好養傷,牽動傷口,會留下殘疾的你知道嗎?你以為那個時候我劉璋會養你一個廢物嗎?」劉璋大聲道。

胡車兒耷拉著眼皮,嘴不服的撅了撅,劉璋不耐煩地揮揮手:「好了,你滾進去給我休息。」

「我才不,那個西域女子主公都放走了,她受的傷比我還重,還是女人,她都能出來,憑什麼我得躺著。」

胡車兒橫著嘴,一臉不服氣,劉璋氣道:「人家不是去打仗,是去……等等。」

劉璋突然一愣:「什麼西域女子?那不是羌女嗎?」

「羌人?主公沒開玩笑吧?」胡車兒瞪大眼睛道:「會有羌人說西域話嗎?」

「西域話?」劉璋和法正等人都是一愣,關銀屏剛到西涼一年多,羌語也不熟悉,現在想想,雖然不懂意思,可是和自己見到那些羌人說話,口味確實不一樣。

「還有啊,羌人以狼為圖騰,怎麼會有穿狼紋鞋子的人,將蒼狼踩在腳底,要是真有,必受石刑。」

「你是說那女子不是羌人?」劉璋問胡車兒。

「絕對不是。」

好厲害道:「怎麼可能,那女子回答羌人的事,說的頭頭是道。」

「那可能是她了解一些羌人的事情。」胡車兒道。

劉璋突然沉聲道:「那女子恐怕一點都不了解羌人之事,她就完全是順著我們說的,可恨,是我們想當然了」

法正神色一擰,細想剛才對話,果然如此。

劉璋一拍額頭,仰望著黑暗的夜空,「我劉璋一世英名,竟然被一個小丫頭騙子騙了,來人,去給我追回來。」

「是。」王緒答應一聲,帶了兵向關門趕去。

「去查查最近西域有什麼重要人物來中原,女子被人圍攻,非富即貴,絕不是等閑人物。」

「是。」

劉璋輕出一口氣,恨的咬牙切齒,如果被周瑜郭嘉這些人戲弄了,還好受一點,大可雲淡風輕,畢竟人家也是一代奇才,可那剛到及笄之年的女子算什麼?劉璋想想就窩火,想起女孩那一張天然無公害的小臉,真想一巴掌扇過去。

關銀屏在後面看著劉璋生氣的樣子,差點笑出聲,趕緊掩口。可是想到昨夜那一具女屍,又沉靜下來。

「主公,被那女子套話,乃是屬下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