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28章這個女孩很弱

第328章這個女孩很弱 (1/3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18 14:37  字數:5784

「百姓知道誰對他好,哪怕在關中,我也聽過皇叔的名聲,在百姓眼裡,皇叔的形象與在世族眼裡完全不一樣,而我現在,確認了百姓的說法,所以,我願意為皇叔作戰。」

關銀屏看向劉璋,給出了劉璋那個簡單問題的答案。

「興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。」

劉璋望著慢慢沉澱黑暗的遠方,長長嘆了口氣,久久沉默。

「興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。」

關銀屏默念一句,心被猛地被觸動,抬頭看著劉璋。

天空一片灰暗,打掃戰場的西涼兵運起屍體離去,消失在山間小路,劉璋與關銀屏站在殘破的城牆上,任傍晚的秋風包裹全身。

這一刻,關銀屏看到的是一個君王,一個真正君王,不是袁紹的傲氣,不是呂布的霸氣

,不是曹操的威儀,而是一個真正心懷天下蒼生的君王。

為這樣的君王,就算自己是一女子,戰死沙場又如何?

「姑娘,這個世界,從來都是弱肉強食的,同情弱者,只會讓自己也變成弱者,我沒你說的和你心裡想的那麼好。」

劉璋說完,已經不記得自己來和關銀屏說話的目的了,就算記得,也不想再試探,轉身離開。

關銀屏忽然叫住:「可是大人,你現在做的,不就是同情弱者嗎?也因為這樣,川軍現在不得不休養生息,你讓川軍也變成了弱者。」

「姑娘還有什麼事嗎?如果沒什麼事。就下城歇息吧,你應該沒有值崗。」

「我只是有個請求。」關銀屏走到劉璋面前,看著他眼睛道:「城外有很多從關中過來的流民,因為戰爭,他們都在野外露宿,皇叔應該知道他們境況的,皇叔仁懷天下,不會坐視不理吧?」

「如今正值大戰,如果開城……」劉璋突然一皺眉,猛地想起了自己來的目的。過了一會,頭也不回道:「好,現在西涼軍兵鋒未挫,後日夜晚,安排他們進城。」

關銀屏聽了劉璋的話,臉上立刻浮出難掩的喜悅,大聲道:「我就知道我沒看錯,等我殺滿一百個敵人,如果皇叔願意。我就是皇叔永遠的部下。」

關銀屏聲音清脆,喜悅。堅決,義無返顧,劉璋眼皮一跳,深吸一口氣,沉聲說道:「關小姐,再說一遍,我沒你想像的那麼好。」

劉璋說完再不停留,走下城梯,看著劉璋的背影。關銀屏笑了一下:「謙虛。」

關銀屏掰著指頭算,自己今天殺了十七個西涼兵,這幾日加起來殺了五十多個,再過三日,應該就能殺滿一百了……奇怪,我怎麼一點對雲祿的愧疚都沒有了?

關銀屏走下城梯,向兵營走去。

「口令。」

「夜狼。」

關銀屏走過一個轉角。突然看見不遠處兩個士兵抬著一具屍體走過,心裡正嘆息又是一名士兵戰死,可是當那屍體走過火光下,關銀屏分明看到屍體胸前有凸起。

「女人?誰?」關銀屏眉頭一擰。一下子想到馬雲祿,莫不是她身份暴露了?旋即搖搖頭,如果馬雲祿暴露了,自己還能活生生站在這嗎?

關銀屏悄悄跟了上去,兩個士兵將屍體扔在了關外一個土坎下,這些屍體都是暫時來不及掩埋的,士兵走後,關銀屏悄悄滑下了土坎,屍堆的氣息讓人不能呼吸,眼睛都像進了空氣的屍水。

關銀屏捂住口鼻,走過去一看那屍體,立刻大吃一驚,粉臉瞬間變色。

…………

豎日,西涼軍準時到來,沖城車,攻城塔,巨盾,向城頭湧來。

楊任早已為攻城塔準備好了禮物,大量絨布被塗上了易燃粘稠的樹脂,隨著火箭一排排向攻城塔射去,攻城塔立刻著火。

昨日燒了半日,雖然西涼軍晚上又給攻城塔補了水,可是內里已經被烤了一些,現在樹脂和著絨布在上面附著燃燒,不但西涼兵通過攻城塔攻城嚴重受阻,攻城塔也在一點一點被消耗。

半日之後,第一架攻城塔頂端終於被燒成焦炭,垮了下來,宣布報廢,其他攻城塔也被不同程度損傷。

西涼兵看到攻城塔被燒毀,都大吃一驚,馬岱對馬超道:「大哥,攻城塔毀了,攻城更困難了,我們怎麼辦?」

「不用急,我早有辦法。」馬超自信地輕笑一聲。

一輪攻擊被打退,馬超手一招,兩萬西涼騎兵出列,全是騎兵,沒有攻城兵,連沖城車都沒有,每個騎兵手上提著兩個沙袋。

隆隆的馬蹄聲響起,兩萬騎兵分成兩路,每路十人一排,向陽平關殺去,在川軍不理解的眼神中,將沙袋扔出,搭在了陽平關三十步外。

「填土攻城?陽平關可高達四丈。」劉璋看著西涼軍的動作,很容易就記起了騎兵另一個攻城的慣用手段,就是用沙土壘積,騎兵向城下丟擲沙土,直到與關城齊平,騎兵就能直接殺上城頭。

可是這和攀城鉤一樣,只適合攻擊低矮城牆,一般城池都很難破,更何況是陽平關這樣的巍峨關卡。

西涼兵形成了兩個u型大陣,不斷向陽平關外丟擲沙土,一層層壘高,兩萬人過後,像兩座小山一樣,分立戰場兩旁,留出中間的缺口。

劉璋隱約猜到西涼軍要幹什麼,如果這時候自己有騎兵,一定出城擊殺,干擾西涼軍作業,可惜。

西涼軍兩萬人退去,又出一萬人馬,分出兩路繼續壘土,直到有兩丈多高,西涼騎潮水般撤回。

「殺。」

「殺。」

「咚,咚咚。咚咚咚咚咚。」

戰鼓由疏變密,西涼軍吶喊著殺向陽平關城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