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25章青衣羌之怒(求訂閱)

第325章青衣羌之怒(求訂閱) (1/3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18 14:37  字數:5684

「姐姐,你啥時候能改改你這脾氣?我們現在是在敵營,不要一不小心露餡了,我在城頭上,那麼多人看著,你哥哥的攻城部隊又那麼密集,我次次射不中,旁邊的人不懷疑啊?」

「哦,這樣。」馬雲祿應了一聲,腦筋大線條沒有懷疑。

關銀屏突然對自己的說話都心虛,不懷疑?那也沒必要次次射中吧?可是當時為什麼自己就射中了呢?

關銀屏不知道,自己心底就不喜歡西涼兵,西涼兵雖然厲害,但是毫無軍紀可言,其實雍州西部一帶還是有許多地方適合種植的,可是為什麼沒多少人種?

如果你種了,西涼兵一來,蝗蟲過境,你顆粒無收,現在西涼軍閥割據,各路軍隊幾乎都不約束部隊,別說種在地里不能動的莊稼,就是放牧的牛羊,都是照搶不誤。

關銀屏在雍涼一帶生活一年多了,非常討厭,要不是馬騰和劉備關係好,自己真不想與西涼兵為伍。

這種骨子裡的感覺,再加上川軍民望所在,讓關銀屏不知不覺間瞄準了西涼軍的身體。

「嘿。」馬雲祿突然眼睛一亮,關銀屏心一咯噔,心虛地以為馬雲祿發現了什麼,只見馬雲祿睜大眼睛道:「妹妹,劉璋封你將軍呢,這麼說我也可以當將軍了啊?」

「是什長,不是將軍。」關銀屏解釋道,拍了拍胸脯,輕舒一口氣。果然和笨女人做閨蜜省心。

「他不是說等你有了戰功,就可以當百夫長嗎?經過幾天觀察,我看川軍將領的武藝也不咋的,以我們姐妹的實力,立軍功還不是遲早的事?嗯,我看將軍沒得跑,早知道川軍這麼容易當將軍,我早來了。」馬雲祿說完拍了一下巴掌,滿臉興奮。

「立軍功?」關銀屏看了馬雲祿一眼:「你忘記城池外面是你哥嗎?你要打你哥?」

「哦。」馬雲祿沮喪地嘟起嘴,埋怨道:「我哥真是的。打誰不好,偏打劉璋。」

…………

劉璋回到關中,對迎上來的楊任道:「叫你找的細作找到了嗎?」

「找到了,找到三個,末將故意散播假情報,果然有人想從陽平關附近的險山下山,被我們當場拿獲。」楊任朗聲道。

「幹得漂亮,人呢?」

「兩個當場自殺,一個在我們審訊時。騙我們解開束縛,也自殺了。」

劉璋憤怒地盯著楊任。楊任心虛地低下頭,抬起眼皮看著劉璋,劉璋輕出一口氣,無奈揮揮手:「好了,下去吧,下去吧。」

楊任告退,法正對劉璋道:「主公,沒有細作,那兩名女子的身份又不能確定。恐怕還得想別的辦法。」

劉璋嘆了口氣,罵道:「孝直,你說我是不是沖了年歲?真是流年不利,這場仗就打得莫名其妙,馬騰不好好在西涼征戰,偏來和我們打。

現在眼看青衣羌有可能拉攏,又找不到穿針引線之人。眼看那兩女子有可能是西涼軍的人,又找不到試探的人……不行。」劉璋神情一肅道:「既然西涼軍的細作不怕死,那就不用他們了,我就不信問不出東西來。」

「主公。」法正突然皺眉道:「那受傷的女子不是漢人。這一代除了漢人,可就是羌氐,這女子會不會是羌氐人?觀其言行舉止,也不是一般人家,在羌人中落落大方的女子可稀少,如果真是羌氐人,必是羌氐貴族無疑,或可用在說服青衣羌上面。」

「對呀。」劉璋一想,確實大有可能,那女子從容顏上看,確實與一般漢族女子有異,不但會說異族話,還會說漢話,只是在裝不會說,這些都足以說明其身份不簡單。

會漢話,言行舉止還算得體,極有可能是羌氐貴族女子,這樣的話,說服青衣羌或有著落。

後面的兩日,西涼軍再次向陽平關發動猛攻,依然騎射壓制,箭雨如簧,川軍有了昨天抵擋拋射箭雨的經驗,盾牌皆斜著高舉,箭雨殺傷力有限。

並且在西涼軍賓士騎射時,不再全方位射擊,而是集中射西涼軍循環騎射路線的幾個節點,凡西涼騎過節點,必人仰馬翻,循環騎射陣被攪亂,威力大減。

之後的攻城,由於川軍增加許多的弓箭手,守城的梯隊士兵幾乎人人握弓,箭雨比西涼軍還密集許多,加上多了強弩和原地射擊,比西涼軍準確不少,西涼軍傷亡慘重,連攻三日不下。

第九日,馬超引大軍撤回大營,眼見攻城受阻,煩躁不已,銀槍丟給親兵,將佩劍往几上一拍,向著眾將怒聲道:「豈有此理,我西涼八萬大軍,個個驍勇,小小陽平關竟然連日不下,就是因為你們中間有人,退縮畏戰,懷揣私意,可恨。」

馬超怒視眾將,眾將面面相覷,龐德出列道:「少將軍,我等皆拚死力戰,未敢有半點懈怠。」

「就是啊,大哥,馬鐵他都中箭三次了,還親自率軍衝殺,實在是川軍調配有度,劉璋親自上城督戰,抵抗頑強啊。」

「是啊,是啊。」先零羌一眾羌人首領也紛紛附和。

「我說的不是你們,龐將軍,馬岱,諸羌首領,皆是英雄,可是……」

馬超踏步走下台階,走到將領隊列中間,看著一個圓臉沒鬍子的羌人將軍,冷聲道:「那可多,你難道就沒什麼對本將軍說的嗎?」

那可多帶著一頂狗皮氈帽,面對馬超的質問,身體微微發抖,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馬超冷冽的眼睛,一下子低下頭去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馬超一把揪住那可多的衣領,盯著他恐慌的眼睛道:「那可多。你們青衣羌八千餘人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