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23章西涼騎射(求訂閱)

第323章西涼騎射(求訂閱) (1/3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16 17:28  字數:5601

馬雲祿那個火啊,自己剛端著一盆洗澡水倒掉,這時又要伺候這姑奶奶洗頭,自己堂堂軍閥之女,哥哥乃是西涼神威天將軍錦馬超,從小到大,只有人伺候自己,哪有自己伺候別人。

「嘭。」馬雲祿氣憤地把盆子往地上一丟,木盆哐地滾在地上,滴溜溜打轉,顫抖著蓋在地上,發出切割空氣的嗡嗡聲。

受傷女子無辜地看著馬雲祿,一臉驚慌加小委屈,可憐兮兮地看了關銀屏一眼。

女子洗乾淨臉,看清了面龐,大約十六七歲,臉蛋清秀至完美,臉型,皮膚,五官,特別是眼睛,就算沒有刻意煥發神采,也分外動人,要不是關銀屏是女的,這時都要被她那流水的眼神帶進去。

關銀屏愣了一下,趕緊向馬雲祿使了個眼色,馬雲祿氣憤道:「你看看這傷兵營,誰像她這麼難伺候,大小姐啊?是大小姐又不會逃到……」

關銀屏再次狠狠瞪了馬雲祿一眼,馬雲祿猛地想起自己還要隱藏身份來著,要是被川軍發現自己是馬超的妹妹,可就只有死路一條了,哪怕心裡一萬個不願意,還是撿起臉盆去端水了。

馬雲祿真有一種虎落平陽被犬欺的感覺,端著盆剛掀開傷兵營帘子,一下子撞到了一個人,盆子又掉在地上,正是劉璋,盆子滾在地上,發出清澈脆響,馬雲祿趕緊撿了盆子出去了。

劉璋回頭看了馬雲祿一眼,走到胡車兒等床位旁慰問了幾句。低聲問兩個監視的傷員道:「那三人有什麼異常舉動?」

傷員搖搖頭,壓低聲音道:「異常舉動倒是沒有,只是看那兩個照顧的女子,談吐不似百姓人家,懂得禮數。可是有一股豪邁之氣,與人親近,也不像嬌生慣養的大戶人家。」

「對了。」另一個士兵道:「上次我和那個大一點的姑娘開玩笑,她推了我一把,乖乖,那力氣。比我都大多了。」

「識得禮數,有男兒之風,會武藝。」劉璋想了一下,更加確認兩人就是在路上攔截自己的人,又道:「那名受傷的女子呢?」

兩個受傷士兵一齊搖頭:「除了不是漢人,沒看出任何異常。」

「不是漢人?」劉璋點點頭,讓兩個假傷兵躺下,掀開帘子走了進去,裡面很狹窄。劉璋和好厲害兩個人進來,把屋子填了個滿滿當當。關銀屏只好縮到角落,坐在床榻上。

「好些了嗎?姑娘。」劉璋問那名受傷女子道。

「%#……&*!#。」

受傷女子吐出一串火星語,對著劉璋納頭便拜,剛拖出身體在床榻上叩了個頭,一下子牽動傷口,痛的緊咬嘴唇,光潔的額頭微皺,讓人心生憐惜。

可是劉璋看過去,怎麼覺著這女子是故意的?本來不願行禮。或者裝著行禮,故意牽動傷口。

「姑娘,不必多禮,你先躺下吧。」

女子茫然地看著劉璋,關銀屏坐在床沿,彎下身體,按壓了一下女子圓潤的肩膀。女子才懂得意思躺了下去。

不會漢話,恐怕啥都問不出來了。

劉璋只得轉向關銀屏,對關銀屏道:「姑娘真是好心之人,不知姑娘芳名?」

「在下關……三姐。恩,關三姐。」關銀屏向劉璋拱了拱手,才拱一下,覺得不對,收回拳頭,又向劉璋行了一個不標準的女禮。

「關三姐,我還劉三姐呢。」劉璋心裡想了一下,看著關銀屏的動作,眉宇間透著一股英氣,果然如士兵所說,百姓不像百姓,大小姐不像大小姐,倒像是電視劇里什麼幫主的女兒。

「姑娘家住哪裡?以何為業?為何逃難?父母還在嗎?那位去打水的姑娘,是你什麼人?」

關銀屏幽怨地看了劉璋一眼,你這審問也太明顯了吧,一旁的受傷女子彷彿完全聽不懂,抓著自己的頭髮把玩,像個傻子,不過這傻子生的倒美麗動人。

關銀屏道:「大人,我可以不回答嗎?」關銀屏怕說多了暴露身份。

劉璋笑笑,「當然可以,只是看姑娘現在精神很好,這位受傷的姑娘又無大礙,不敢耽誤姑娘,姑娘可以去南鄭了。」

「南鄭?不不不?」關銀屏急忙擺手,這時馬雲祿端著水回來了,由於裡面太狹窄,根本進不去,只好端著水站在帘子外面。

劉璋看著關銀屏皺了一下眉:「為什麼不?姑娘不就是來蜀中躲避戰亂的嗎?本官向姑娘保證,到了南鄭,無論官民,都沒人敢欺負姑娘,並會提供食宿的地方。」

劉璋說完緊盯著關銀屏那一張秀氣的臉龐,洗乾淨臉後,關銀屏變得嬌俏美麗,修長的睫毛和微張的薄唇,都顯示是一個美人胚子,身體看起來不像江南女子的柔弱,別有一番簡練之美。

關銀屏的相貌與那日匆忙逃跑模糊的相貌映和,劉璋完全確定就是那日阻擋自己的人,並且武藝不俗,假裝完全不知道。

關銀屏被劉璋一盯,一下心虛起來,可是自己又怎麼能去南鄭,情急道:「是這,這樣的,我和姐姐本來打算去蜀中避難,現在突然又想家,想回長安,大人可否開關……」關銀屏最後兩個字說得很小,自己都沒底氣接下去。

「恩?」劉璋突然為難道:「哎呀,這可不好辦,西涼軍馬快,擅長突襲,如今我軍士氣削弱,如果被西涼軍突襲成功,就算只有千騎進入,也難以抵擋,本侯實在不敢冒這個險。

而且長安還是兵荒馬亂,姑娘家人又失去了,回去幹什麼?兩個單身女子恐有不測,難道……你家人還在?那你和姐姐怎麼會單獨跑出來?」

「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