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21章全身帶傷的女子

第321章全身帶傷的女子 (1/3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15 05:02  字數:5690

「如此,就撼動我們休養生息的根基了。」

法正剛說完,心裡突然一跳,以他對劉璋的了解,劉璋不會簡單的撤退進攻,就像當初涪城之戰,明裡是置之死地而後生,可是其實劉璋已經準備了反敗為勝的棋子,黃權的東州兵瞞住了所有人。

而這次,法正突然記起了劉璋留在劍閣的蠻軍,西涼軍不知道的一支部隊。

如果川軍敗退金牛道,西涼軍補給拉遠,蠻軍出其不意出擊西涼軍後方……

「呵呵呵。」劉璋看著法正輕聲而笑:「這不就對了嗎?我們如果死守陽平關,北方邊患不絕,我們會被撼動休養生息的根基,我們大敗一次,也是撼動休養生息的根基,一個狠一點,一個溫和一點,實際上又有什麼區別?」

「主公。」法正道:「半個月後如果真的戰敗,恐怕主公不是要動員全州反攻,而是要調蠻軍奇襲西涼軍的後方吧?」

劉璋看著法正,淡淡一笑:「知道你能看出來,我也並不是想瞞著誰,而是這一戰太過重大,那是我們唯一的機會。」

法正知道了劉璋並不是要真的決戰後,心內大定,拉了一把椅子過來坐下,皺眉道:「讓我猜猜主公的想法,主公是想等我們戰敗以後,撤回金牛道布防,然後出蠻軍掐斷西涼軍的後路。

馬超率領西涼軍直線冒進,連克木台。上關,鐵龍等險關,卻並不駐守,直驅陽平關,就算蠻軍偷襲,西涼軍傷亡不大,也可扼守險關,到時候西涼軍被卡在陽平關進退不得,只能敗亡,主公作戰是越來越深不可測了。」

劉璋擺擺手。長出一口氣道:「這的確是我的計劃,但是,半個月後的決戰必須打,而且要打好,這也是我沒有告訴將軍們的原因,我不懷疑這些人的忠心,就是害怕他們知道有後路而不出力。

如果決戰故意敗退,被西涼軍發覺,一切都功虧一簣。而且,我並不覺得一定要退軍。我們大敗退出陽平關,以西涼軍的驍勇,失去了關卡依託,不知會被追殺多少,這都是難以估計的。

為了瞞過西涼軍,更為了有可能在陽平關外擊敗西涼軍,減少損失,我們必須打好這一戰。」

「主公是兩手準備?」

「不,是一手。人有了退路,就會放鬆,所以在戰敗以前,我們不要去想後路。」

「可是。」法正皺眉道:「雙方懸殊如此之大,取勝的把握還是微乎其微啊。」

劉璋指節敲擊著椅子的扶手,輕嘆一口氣:「如果能說服青衣羌反叛,把握當大大增加。只是並無聯絡之人,這麼短的時間,青衣羌是不會信任我們的。」

法正也皺眉,這應該是自己的疏忽。既然主公早就決定攻伐涼州,這些事情自己就應該早有布置,而現在川軍卻對羌人和西涼人一片空白,作為軍師,這是不稱職的。

「報。」一名士兵來報:「主公,楊任將軍安排百姓去南鄭,但是許多百姓生病,不能離開,楊將軍請小的來請示主公。」

「病了?」劉璋看著士兵,法正道:「深秋天氣,忽冷忽熱,的確容易生病。」

劉璋站起來,對法正道:「孝直,剛才說的第二步,暫時不做打算,置之死地而後生不能常用的,否則很可能弄假成真。」

「屬下明白,屬下定全力做好半月後的決戰準備。」

劉璋點點頭,在士兵帶路下,到了百姓的聚集地,士兵在陽平關外,圍了一圈木欄,因為沒有下雨,也沒什麼遮蔽的棚子,百姓就露天在裡面,枕著自己的包袱睡覺,秋風吹拂,一片凄涼。

很多人都臉色蠟黃,氣息奄奄,似乎很久沒有進食,又生了病,身旁照顧的親人,將川軍給予的稀粥一點點餵給親人喝。

楊任正在給百姓大聲宣講:「鄉親們,不是我們川軍不願意收留你們,實在是現在陽平關正在打仗。

西涼馬匪你們也見過了,今天白日踐踏死多少鄉親?毫無人性,你們還是趕快離開這裡,以免被西涼馬匪屠戮,只要到了南鄭,我代益州牧劉皇叔向大家保證,你們就能分到土地,分到收穫前的口糧,能夠安家立戶。」

百姓們木訥地看著楊任,楊任無奈,就要叫士兵進來強行趕走,近前一個四十多歲的婦女,突然跪著爬過來,拉住楊任褲腿。

「將軍,你就行行好吧,我孩子剛發了高燒,怎麼能走到南鄭,你就讓我們在這裡住兩天吧,等孩子好一點,我立刻帶他走,求求你了,將軍。」

婦女說著給楊任磕起頭來。

「是啊,求你了將軍。」

其他病人親屬也跪地相求,楊任為難起來,這時劉璋走進來,楊任立刻行禮:「主公。」

劉璋眼睛掃過那些生病的百姓,看著他們對楊任道:「就讓他們住在這裡吧,現在讓他們走,不是讓他們送死嗎?」

「主公。」法正,楊任都看向劉璋,眼中有些焦急,楊任又何嘗忍心趕走這些百姓,只是不得不為而已,川軍受傷的人那麼多,軍醫都忙不過來,重傷員都被送回南鄭了,更別說來醫治這些百姓。

十五日後就要決戰,如果傷員不能復原,恐怕四萬人都湊不齊。

而且百姓患著疾病,又聚在一起,萬一傳染怎麼辦?

百姓們都希冀地看向劉璋,那婦女仰頭看到劉璋,知道劉璋比楊任官大,害怕劉璋反悔,立刻跪向了劉璋,不住磕頭。

「謝謝將軍,謝謝將軍。」

劉璋親手扶起那名婦女,安慰了幾句。婦女感動莫名,到一旁照顧孩子去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