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15章馬超,跳樑小丑(求訂閱)

第315章馬超,跳樑小丑(求訂閱) (1/3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11 20:50  字數:5792

韓遂好歹也是一方梟雄,從一介白衣,到坐擁十萬大軍,在涼州幾十路諸侯兼并下生存下來,這樣的人,會幹這麼蠢的事?

劉璋眉頭微皺,朗聲道:「火速傳令,上庸太守楊任,暫代漢中太守,務必謹守關隘,本侯不日抵達漢中,另外,馬上召集眾文武議事。」

「是。」

劉璋帶著大汗淋漓的好厲害和胡車兒到了大堂,眾文官在堂下議論紛紛,眼見荊益還未恢復,就遭逢大敵,都有些不安。

魏延左右看了一眼,待劉璋坐上主位,出列向劉璋拜道:「主公,小小西涼賊何足掛齒,給我四萬兵馬,節制漢中上庸諸郡,我必擊潰馬超,為主公奪取西涼。」

「是收復西涼。」許靖糾正道:「西涼本是我大漢國土,如今被叛賊佔據,主公以匡扶漢室為己任,自當是收復,而非奪取。」

「有那咬文嚼字的功夫,還不如在戰場上拔一次劍。」魏延斜眼看了一眼許靖,向劉璋俯首。

劉璋笑了一下,對眾文武道:「你們知道,我叫你們來議事,是要幹什麼嗎?」

「恩?」眾文武面面相覷,他們也剛聽說吳班重傷,馬超糾集羌人,率軍八萬前來攻城的消息,這要幹什麼不是顯而易見嗎?

法正看了一眼劉璋輕鬆的表情,微有所悟,拜道:「難道主公不是要討論西涼兵犯境之事?」

「不錯。」劉璋沉聲道:「比起西涼軍,我們有一件更關係我荊益前途命運的大事需要討論。本侯決定。」劉璋站起來道:「重開西南絲綢之路。」

劉璋擲地有聲,其實這個決定。劉璋已經醞釀很久了,幾個月以來,一直在衡量開通絲路的利與弊,考察益州的商業活力,和錢糧人力基礎。

前者是開通絲路能得到好處的前提,後者是開通絲路的保證。

「什麼?」「什麼?」

眾大臣包括法正在內,都是一驚,議論紛紛。王累臉上正氣一閃,就要出列,被黃權攔住:「你還不知道主公什麼脾氣嗎?他決定的事是死諫就能改變的嗎?稍安勿躁,先聽聽主公的理由是什麼,再諫不遲」

王累掙扎一下,收回了跨出的腳步,到了今天。自己也被數次下獄了,雖然每次劉璋做完事後,都把自己放了,但是從最開始在江州決定四科舉仕,到對世族數次屠殺,自己沒有改變過劉璋決定的任何一件事。

法正出列。平靜地拜道:「主公,西南絲綢之路開通多有不便,相信主公早已明白,主公為何突然決心開絲綢之路?」

「沒有為什麼,我們的人口少。賦稅少,人才。也少,沒有重大改革,今後絕不可能是曹操敵手,早晚必亡,為何不放手一搏?」

劉璋沉聲說著,看向眾文武,眾文官交頭接耳,都是一臉焦慮,開通西南絲綢之路,錢糧,壯丁都是極大消耗,還面對蠻夷的滋擾,這些誰都心知肚明。

聽著文官們的議論之聲,劉璋走下台階,剛跨下最後一級台階,眾文官立刻停止了議論。

「大家接著說啊,我走下來只是為了能更清楚聽到你們的意見,不是不要你們說話。」

劉璋皺眉,看來自己在這些文官心裡的形象不是太好啊,特別是不少從地方調上來的文官,還摸不清劉璋脾氣,都以為劉璋是一個獨斷專行,動則殺人的人。

這可不好。

劉璋看了一眼那些文官,轉眼看向王累,王累左右看看,沒人敢說話,他可不怕,大不了就是再坐次牢,自己死都不怕,還怕這個?

立刻出列,朗聲拜道:「主公之言不妥。」

龔治,董和等地方上調來的文官,都看向王累,劉璋也冷然看著王累。

王累面不改色,繼續道:「主公言及,我們人口不如曹操,賦稅不如曹操,人才不如曹操,不出奇策,不能制勝,這本沒有錯。

但是天下不止有曹操,我們已經與孫權結盟,曹操若是南下,江東也會陷入危急,孫權必然不會坐視不理,曹操若攻荊襄,孫權必出合肥,曹操若攻合肥,我軍便出樊城,以南抗北,就算曹操強大,我們也未必會輸。」

王累說完埋著頭,等著劉璋發落,眾文官將眼光看向劉璋。

劉璋笑了一下:「說得好。」指著王累,轉對其他文官道:「你們看見了嗎?這才是一個文官該有的樣子,不是像你們,我一下來,所有的意見都縮到大腸裡面去了。」

「哈哈哈。」武將們大笑,劉璋冷然回頭,掃了一眼,高沛等人立刻肅然。

劉璋大聲對文官道:「武死戰,文死諫,方得天下盛世,如果你們真有什麼意見,大膽說出來,我劉璋雖然不一定聽,但是也不是昏君,不會加罪你們。」

劉璋頓了一下,突然拔出張任手上寶劍,對眾文官道:「我劉璋今日,就對這把寶劍立誓,今後凡是文官諫言,不管進諫什麼,諫官不罪。」

劉璋一把將寶劍插在了紅色堂柱之上,看來劍法沒白練,轉對王甫道:「王大人,回頭派人在這個柱子上寫上諫官不罪四個字,讓所有文官,不止是今日大殿上的,也包括他日要進入這個大殿的,都敢直言進諫。」

「主公聖明。」

「主公聖明。」眾文武齊拜。

「好了,那你們說吧。」

劉璋踏上一步台階,回頭看著,眾文官議論了一會,終於放開,龔治上前道:「主公,王累大人說的不無道理啊,而且現在正值西涼兵壓境,就算討論開通絲路。也應等擊退西涼兵才行。」

「是啊,是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