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14章馬超來襲(求訂閱)

第314章馬超來襲(求訂閱) (1/3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11 01:45  字數:5721

最後,江東舉重若輕,在不得已的情況下,孫權最終簽署了盟約,張貼江東六郡八十一縣。

只不過裡面的條款,全部被大儒張昭修飾了一遍,意思還是那個意思,可江東百姓看上去的感觀完全變了樣。

巴丘不但是租借港口,而且刻意強調了兩點,第一租借期限五年,五年後江東一定能夠收回,第二,江東會收取租稅,著重強調租稅會用在民生上,但是具體數目就不表了。

四萬三千石糧食,被張昭「賣到了」天價,川軍共支付五十萬貫錢,合五億錢,高出市價十倍以上,江東百姓看得大覺揚眉吐氣,不止如此,江陵還得給江東豎立一個感謝的石碑。

蜀商的貨品,無論是紙張,瓷器,還是其他,因為流水線和生產技術的不斷成熟,價格低於其他州郡,張昭便宣布,川軍為了結盟江東,劉璋勒令蜀中商人,低價賣給江東貨物。

這一點大受江東百姓歡迎,這樣一來,賣給江東貨物成了川軍的「讓步」,江東百姓有尊嚴,有面子,而且確確實實得到了實惠。

就拿書籍來說,蜀中的書籍價格是其他地方的幾十分之一,不但百姓能花錢買,世族也願意買,不但蜀中商人運來販賣,一些其他州郡的商人和開明的世族,也到蜀中進貨。

蜀中的商品,讓江東的物價下跌,百姓自然高興,都稱讚孫權治理有方。

至於宣布與曹操決裂。本來這是與江東中庸政策相悖的,但是沒有辦法的情況下。也是在曹操強,劉璋弱的情況下。孫權宣布得義無返顧,從祖宗孫武說起,表達了江東寧折不彎的感情,誓與國賊曹操不共戴天。

孫權對漢室的忠義之心,感召日月。

孫權和江東文武,都不信劉璋能敵得過曹操,無論人口。土地,人心都不如曹操,正是江東用來平衡曹操的砝碼。

統一天下的只可能是曹操,而不是劉璋,這樣的情況下,江東割據的最大威脅,就只有曹操。

這樣想了以後。江東世族就平衡了,在他們的規劃中,本來就是聯弱抗強,南北制衡,估摸著與劉璋聯合後,才能維持穩定的分裂局面。這正是他們想要的,何樂而不為?

魯肅雖然在成都覺得看到了生機,但是回到江東聽到江東文武對川軍的不屑之聲,再一想,立刻又覺得川軍不能威脅江東。

哪怕再有生機。現在荊益重創是事實,人口和稅賦比北方曹操少得多。怎麼可能在修養生息的競爭中戰勝曹操?

魯肅重新開始覺得,聯合劉璋,是合乎維持江東分裂大戰略的。

如此一來,這個合約立刻變了樣,江東百姓和世族都覺得,這是江東外交的一次巨大勝利,再加上劉璋送給江東文武的禮物,以及川軍對魯肅的高規格接待送行,都印證了這一點。

江東百姓人人歡欣鼓舞,告文張貼各縣鄉,百姓聽著書生解說,都是一臉驕傲。

孫權穿上用蜀錦做的華麗錦袍,蜀錦立刻風靡江東,外交功臣魯肅帶回的白瓷,成為江東「收藏家」的珍愛。

曲家第一批白瓷,尹家第一批錦緞到達江東,立刻被瘋搶。

江東普天同慶,只有在柴桑養病的周瑜氣得吐出了血,病勢更加沉重。

就在江東一片歡慶的時候。荊益二州完成秋收,並成功舉行四科舉仕。

益州這次動亂基本是集中性的,成都叛亂攻擊城池,江州巴西漢中都差不多,稻田基本沒有毀壞。

而荊州就不一樣了,襄陽有重兵把守,亂兵只能騷亂,到處搶劫殺人,荊南原本就凋敝,亂了之後更加不堪,以致於荊南荊北都沒有什麼收成。

荊州中部的江陵更別說了,一片白地。

不過好在叛亂平定後,黃月英在離任前,緊急讓荊州水源豐富稻穀又被損壞的地方,栽種第二季稻米,預計十月能夠收割,再加上江東送來的糧食,就算有江陵的流民,冬季也應該不需要益州的糧食支援。

雙季稻的種植歷史很遠,最早見於公元前三百年古籍,但也有說起源於三國東吳和南北朝的宋,在漢朝不常見,只是劉璋和黃月英討論增加糧食產量的時候,想到了這個方法。

原本還想細細研究一下種植時間和方法,但是這次叛亂,讓荊州提前沒了第一季稻,給種植第二季稻提供了便利,反正都沒有收成了,黃月英索性就在江陵等地種植了第二季稻,自己親自指導農民下種。

不知是不是江陵平原被水泡了以後變肥沃了,第二季稻種的還很好,眼看也能有相當的收成。

而五溪地區的糧食也獲得了豐收,特別是巫溪,經過劉璋親自指導,比別的部落多了兩個措施,一個是種植的間距更科學,第二個是有幼苗的遮蓋保護,使巫溪的收成比其他地方多一些。

包括遷出五溪,在涪陵一帶的蠻人,都有一個不錯的收成,而這些收成是全部歸他們自己的,看著這麼多糧食,可比以前搶漢人的村莊多得多。

而且農忙只有栽秧和收割的兩三個月時間,剩下的時間不用太多人照料,不算耽誤他們打獵,收成大大增加,那些開始還不落力的蠻人,看著別人豐收羨慕不已,下定決心明年也要開個水田種植。

秋收之後四科舉仕順利進行,由於紙張和書籍的普及,再加上識字就能當官的誘惑,許多原本就識字的百姓和寒門書生,經過一年的刻苦學習,做了無數套公文處理試卷,熟讀孫子韓非以後。

自認為已經出類拔萃,皆參加了考試。荊益二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