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13章提兵百萬西湖上(求訂閱)

第313章提兵百萬西湖上(求訂閱) (1/3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10 21:24  字數:5689

劉璋突然憤慨莫名,猛地一拍案幾:「豈有此理,樊梨香竟敢騙我,說江東有很多存糧,可以資助江陵流民,還說什麼荊州與江東都是楚人,同氣連枝,如果得不到江東餘糧,就約束不了那些流民,可能進犯江東,真是豈有此理,來人。」

「在。」

「傳令樊梨香,就說子敬先生說了,江東沒有餘糧,叫那些流民都安分點,要是江陵暴民讓江東有任何損失,我第一個罷了她樊梨香的官,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。」

「是。」

士兵正要離去,魯肅連忙制止,心裡有苦說不出,嘴角抽動了一下對劉璋道:「皇叔,皇叔,樊大人說的不錯,我們江東的確是有些餘糧,只是沒有五萬石那麼多,大概三萬石吧。」魯肅捏緊拳頭。

「哦,原來如此。」劉璋點點頭:「既然江東只有三萬石,那我們自然不敢多買,否則江東百姓吃什麼?對吧?但是為難的是,我們江陵流民恰恰需要五萬石,最少也要四萬石,要是給不了這個數,那些刁民,你知道的。」

劉璋喝了一口悶酒,惆悵無比,魯肅以前對劉璋的看法是剛愎,來成都後,得出一個外忌內寬,現在產生了第三個印象,無賴。

自己早該看出來的,從劉璋把自己掏錢買的瓷器送給自己的時候,自己就該知道了。

「我突然記起來了。」魯肅說道:「我記得柴桑還屯有一萬石糧食,本來就是打算拿來賑濟江陵災民的。只是現在衛溫大都督正在攻擊柴桑,如果皇叔下令停止進攻的話。說不定能夠保全。」

劉璋心裡笑了一下,沒想到魯肅還反過來威脅自己,突然神色落寞地對魯肅道:「子敬,你是不是認為衛溫進犯江東,是我下的命令?」

「你誤會我了啊。」劉璋一巴掌拍在魯肅肩膀,魯肅手上的酒杯一抖,劉璋道:「子敬,你也是個聰明人。衛溫攻擊江東的時候,我才剛到成都,哪能下命令,就是那黃月英擅作主張,我這不是把她撤了嗎?

可是一時疏忽,新上任的荊州牧樊梨香,沒有約束水軍的權力。這才導致了衛溫肆無忌憚,子敬放心,我這就下命令,快馬將衛溫召回來,不過你知道現在荊益不太平,要是信騎在路上死了……」

「皇叔。我認為那些糧食一定還在。」魯肅堅定地道。

「真的?」

「真的。」

「子敬先生果然實誠人,來,再喝一杯。」劉璋提起酒壺又給魯肅斟了一次酒,向旁邊王累使個眼色,王累將一張告文遞上來。

劉璋拿起告文。看了一遍,推到魯肅面前。魯肅疑惑地接過來,隨口問道:「皇叔,這是什麼?」

「盟書啊,子敬先生只要回去讓吳侯蓋上印章就好了。」劉璋說道。

魯肅有了剛才的教訓,一下子警惕起來,放下酒杯,拿起告文仔仔細細地看,開頭列出了之前說的內容。

江東向蜀商所有產品開放,不得抵制,不得收取店面稅以外的附加稅。

江東「賣給」江陵難民四萬三千石糧食,共九十萬文,不過江東可以獲取江陵友好牌匾一面,並立碑紀念。

雙方五年之內不得互相攻伐。

直到看到:「孫權必須在吳城城樓宣誓與川軍冰釋前嫌,並且與篡奪朝綱的曹操為死仇,誓與川軍一起營救天子,匡扶漢室。」

魯肅皺起眉來,如果孫權真的在城樓當著百姓義正言辭地宣誓,那就與曹操沒有轉圜餘地,至少轉圜起來不是那麼容易了,這與江東平衡厲害,兩端保全的宗旨相悖。

「皇叔,我們吳侯絕對忠心大漢,與國賊曹操勢不兩立,這宣誓之事,就不用了吧?」

「既然絕對忠心大漢,那宣誓一下又有何不可?這樣不但顯得吳侯忠義,也可以讓江東百姓更加擁戴吳侯啊。」

劉璋拿著酒杯,一邊喝一邊慢悠悠地道。

魯肅無奈,繼續向下讀去,可是下一條,更加觸動魯肅神經,上面赫然寫著,將巴丘出讓給江東水軍,作為蜀商登陸江東的貨運港口。

魯肅眉頭一跳,一下子將告書拍在桌上,終於忍耐不住,緩緩捏緊案上的拳頭,壓著怒氣對劉璋說道:「皇叔,你這樣就太過分了吧?土地乃是根本,如果將巴丘割讓,我吳侯如何面對江東百姓,如何統御江東八十一縣?」

「是八十縣。」一旁的法正糾正道。

「你……」魯肅氣得臉上漲紅。

魯肅無論如何不能在這個問題上讓步,否則根本無法與孫權交代,第一使孫權削弱江東威望,第二會激怒主戰派,第三,也會使主和派增加危機感。

巴丘雖只是一個縣,但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,是江東出荊州的頸口,周瑜練兵出兵都是在這個地方,這裡現在還駐紮著程普的部隊。

江東據有巴丘,退可保江東,進可攻荊襄。

若川軍據有巴丘,不止是商人的貨物集散點,同時川軍要登臨江東實在輕而易舉,那江東的水師在荊襄面前就成了擺設,江東要出兵荊襄,也不得不忌憚被前後夾擊。

場中氣氛一下子尷尬起來。劉璋默默喝酒,沉吟不語

魏延突然瓮聲道:「巴丘何足掛齒,若是孫權不識時務,江東乃我囊中物。」

魯肅氣憤得僵在座位上,手指顫抖,真想一走了之,可是他深知雙方的實力差距,而自己又是主和派的代表,就這樣回去,江東與川軍的戰火恐怕不會斷了,這是江東世族最恐懼的事情。

現在的問題是,事實所迫。不能不議和,可是劉璋議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