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12章談判(求訂閱)

第312章談判(求訂閱) (1/3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10 00:09  字數:5886

「你的好意本官心領了……」劉璋剛說完一句,見後面魯肅抱著兩個陶罐上來,淡淡道:「那就恭敬不如從命。」

劉璋在金胖子引領下走了進去,魯肅抱著兩個陶罐過來,劉璋正好進了側門,現在川軍水軍大都督衛溫正在攻打柴桑,雖然沒有真的攻打,但是經常上岸劫掠,江東損失不小,能早談一天,少一天損失。

而且魯肅害怕夜長夢多,要是拖久了,主戰派那邊不知會有什麼變數,甚至有可能衛溫真的把柴桑佔了。

所以魯肅要抓住眼前的機會,看到劉璋進去,也要跟進去,卻被門口的看門攔住了。

「交錢。」一個看門說道。

魯肅一愣:「這位小哥,我還沒進去呢,交什麼錢?」

「這是高檔地方,你以為誰都能來呢?交兩百文入場費,否則滾蛋。」

魯肅大嘆,這成都竟然還有先交錢再進的商鋪,真是聞所未聞,靈光一現,心想自己回去也向江東世族推廣一下,裡面放些美女展示,不定能賺錢。

可是旋即搖搖頭,江東那地方,根本不鼓勵商業,除了傳統的商品,很少接受新鮮花樣,如果自己那樣做,不但不會被江東世族接受,還會被他們視為另類。

魯肅打消了念頭,抱著兩個陶罐,艱難地掏錢。

劉璋走進店鋪,裡面陳設很大,右邊有一個高高的展台,在大門外剛好能看到三分之二。左邊的一排排椅子上,已經坐滿了富商貴人。

展台上正有一個女子在彈琵琶獻唱。琵琶彈的如泣如訴,聲音清脆,一邊唱一邊哭,說不出的哀怨。

所有富商貴人都被展台上的女子吸引,劉璋走進來也沒發現,只有側門旁邊一桌人看到了,四個人正在打麻將,一個大漢站起來。就要向劉璋作揖,劉璋急忙示意制止。

這大漢正是尹柏。

「尹公子,你為什麼不和其他人一起看,彈的還不錯。」劉璋笑道。

「嗨,我們是來給金胖子助陣的,這次金胖子可是出血本了,幾乎所有家當都拿出來。從各地購買犯人家眷,挑出了幾百個色藝雙絕的,就期待賣個好價錢呢,要是不能賣出去,他可就傾家蕩產了。

不過所有的我們都看過了,我挑了兩個還不錯。回頭帶給大人看看,如果大人喜歡……」

「不用了。」劉璋擺手,對尹柏道:「尹公子,幫本官一個忙。」

「哎喲,大人。你這就折煞我了,說是誰。我扒了他的皮。」尹柏惡狠狠道。

「那倒不用。」劉璋說道:「你待會看到一個抱兩個陶罐進來的,就幫我拖住他,那是江東水軍大都督,我現在不想見他,但是你們不能傷害他。」

「是,是,是,大人你就放心吧。」尹柏對劉璋做出一副我做事你放心的樣子。

「幺雞。」

「胡了,暗七對,哈哈哈。」

突然一個童稚的聲音傳過來,劉璋,竟然是周不疑,只看見周不疑面前好大一堆錢,劉璋是說自己從來不給周不疑錢,他哪來的錢,感情是這麼來的。

「大人,過來玩兩把?」周不疑揮舞著手中的銅錢串,對劉璋道。

劉璋看了周不疑一眼,向親兵揮下手,在金胖子帶路下,悄悄出了後門,正要離開,又從門框看向展台,皺了一下眉,對滿臉笑容的金胖子道:「金老闆,我有個建議,可能影響你賺錢。」

金胖子緊張地看著劉璋,這些女人可是自己全部家當了,要是劉璋不準自己賣,自己就死定了。

「我知道你除了賣美女,也買賣人口,蠻人羌氐都賣進來不少,但是盡量不要把蜀中人口賣到外地。」

劉璋說完就走了,金胖子一愣,走到大堂對一個小廝吩咐幾句,小廝立刻跑上高台,大聲道:「好消息,荊益二州的買客注意了,我們金老闆今天為報答皇叔的仁治之恩,兩州的買客,價錢減半。」

全場大嘩,荊益二州的買客大為高興,其他地方來的商人憤憤不平。

劉璋走在外面笑了下,金胖子不說荊益二州以外加價,只說荊益二州減價,這些商人是一個比一個奸。

現在荊益二州人口大減,劉璋只是不希望人口不外流,可是現在一個更大的憂慮折射出來了。

可能現在還不明顯,現在還是興商初期,但是周不疑當初說的,商業反噬道德和政治,很有可能形成,現在商人是在道德的範圍內想盡辦法賺錢。

如果以後賺錢困難,就會拋棄道德,一切為錢服務。

到最後,不但拋棄道德,還會拋棄法律,雖然現在看起來一切都還健康,但是不得不防。

劉璋希望,從一開始就盡量減少商業帶來的問題,而不是已經腐爛了才開始解決,那時候商業成型,就不是那麼好改革的了,可能遇到的阻力比現在傳統世族的還大。。

劉璋剛離開麻將桌,魯肅就抱著陶罐鑽了進來,正左顧右盼,尹柏一下子站起來,上下打量魯肅一遍,大驚道。

「哎呀,這就是江東大都督魯肅,魯子敬嗎?哎喲,真是聞名不如見面,氣宇非凡,儀錶堂堂啊。」

「是啊,是啊。」其他兩個打麻將的公子也紛紛誇讚。

「幸會幸會。」魯肅向尹柏隨意拱拱手,繼續搜尋劉璋。

「來,魯大人,我們來玩兩把,能和都督玩兩把,是我們的榮幸啊。」

尹柏拉著魯肅到了桌子邊,魯肅想掙開,可是尹柏力氣太大,硬拉了過去。尹柏把自己的位置讓出來,把魯肅按了下去。魯肅坐在坐位上,看著面前一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