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10章西南絲綢之路(求訂閱)

第310章西南絲綢之路(求訂閱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08 23:40  字數:4460

「胡說八道。」劉璋一下子把賬簿拍在桌子上,怒道:「你銀行協調著那麼多作坊,官家作坊商號存錢幾乎都在你手上,我又從牧府撥了那麼多錢,怎麼可能只有幾十貫錢?你不會中飽私囊吧?」

「主公冤枉啊,張松哪敢頂風作案,不不,張松怎麼也不敢作案啊。」張松苦著臉道。

他現在是真發現銀行是個流油的地方了,可是現在正處於荊益困難時期,各個府衙都盯著錢糧呢,劉璋也看顧的甚緊,哪裡敢這時候有什麼非分之想。

「本來銀行里是有一些錢,但是自從重建開始,匠人房和作坊那邊為了恢復生產,把錢都取走了,許多商人和百姓,想要發家致富,也都來貸錢開設作坊和商戶,我都按照規定,衡量了他們的抵押財產後,將錢貸給他們了,又增加了許多作坊的投資,所以現在就剩下幾十貫錢,這還是剛剛商人存進來的。」

劉璋看著張松一臉委屈,出了口氣:「沒事就好。」

劉璋撐著額頭,看來從銀行這邊拿錢,是不行了,又問道:「你預計十月份銀行能拿出多少錢?」

「那誰說得准啊?」

「你說什麼?」劉璋看向張松,張松嚇了一跳,劉璋道:「我給你說過多少次了,要預算預算,你預算到哪去了?

你一個銀行老闆,不懂這個,怎麼能管理好銀行?就像剛才說的,你就剩下幾十貫錢,要是那些存錢的商人,都來取款怎麼辦?你要是拿不出錢?誰還信任你?誰還會把錢存進來?」

「我這不是多投資,增加收益嗎?哪會突然有那麼多人來取錢啊,而且實在不行,牧府也可以撥錢周轉一下啊。」張松說道。

劉璋右手使勁按了一下額頭,表情痛苦,看來跟這些古人講這些真是為難了,張松還算好的,現在能做到這個地步已經不錯了。

「好了,你聽清楚。」劉璋緩一口氣道「以後銀行必須有預算,投資,貸款,存款,收益,預計收購滯留商品,預計賣出滯留商品,都必須規劃,一個季度要有一個財報,否則你趁早滾蛋。」

「哦,是。」張松仔細想了一下,覺得劉璋說的話的確有道理,萬一這經濟突然不景氣,或者是有人故意搗銀行的鬼,散播謠言說銀行沒錢,還真有可能招來集體取款,這和現在那些錢莊一樣的。

而預算更大有必有,自己是說總是看到銀錢從自己手上流過去流過來,也賺了不少,可是心裡就是糊塗的,不知道該怎麼支配好。

要是有了預算,不但能夠有條不紊的支配,心裡也有一筆明賬。

只是張松不明白,劉璋咋知道這些的?

兩年以前,劉璋除了吃喝,估計是啥也不會了,兩年之後,會吟詩作賦,會領兵打仗,會發明椅子板凳,麻將象棋,讓百姓批鬥世族,還會管理銀行。

就說之前蜀中推行的阿拉伯數字,就讓張松匪夷所思,這麼一套完整的計算方法,真的是劉璋靈光一現?那得多靈?

「好了,你下去吧。」劉璋有些愁,向張松揮了揮手。

張松走了一步,突然回頭道:「我算出來了,預計我們銀行到冬至曰,可以收入三萬貫錢。」

「這麼多?你怎麼算出來的?剛才怎麼不說?」劉璋抬起頭問道。

張松道:「各宗大筆交易的款項都在我腦海里裝著呢,那些散錢總數我也有數,投入到作坊和商戶的資金,收益率,銀行貸款收益,還有其他雜項收益,經過兩年,屬下都知道大概。

所以剛才心算了一遍,算出了大概數字,要說這三萬貫錢多,可真不多。

主公你不知道,現在我們銀行是各商戶拉攏的熱門,幾乎都是按資本額度分成,也就是說,一個作坊建設資金是一萬貫,我們投入五千貫的話,那其他什麼不用管,最後就有五成收益,這簡直送上門來的錢啊。

前兩年隨著商業興盛,銀行資金頗豐,現在商業凋敝了,屬下才預算了這些,還沒算今年秋收之後,市場一定能好一點,收入只會高不會低,隨著今後商業穩步發展,收入應該越來越高。」

劉璋驚訝地看著張松,這簡直是位古今奇才啊。

雖然劉璋的銀行比現在的銀行少太多功能,主要就是三個功能,存取款,投資,買賣滯銷貨物。

但是賬目也是繁雜無比,張松竟然能一一記在心中,沒有預算,而自己一問,就能快速綜合數據得出結果,這樣的人,簡直神奇。

還有張松一冒嘴,一大堆專業名詞就蹦了出來,自己曰理萬機可沒教他多久,就是抽空寫了一本簡單教材給他,抽象難懂,沒想到他還運用得這麼純熟。

銀行來錢如此之快,劉璋突然有一個想法,對張松道:「永年,你看我們可否這樣,我們先降低百姓的稅收,用銀行得來的錢,去向其他州郡高價買糧食,然後再來填補稅糧,這樣百姓就有錢來買商品,促進商業繁榮,形成一個良好循環,如何?」

張松思考了一下:「好是好,但是這樣一來,從事商業的太多,我們糧食的命脈可就把持在別人手上了,要是其他諸侯翻臉,可大大不妙。」

「是啊。」劉璋嘆了口氣,無論什麼時代,糧食最重要,要是光靠商業賺錢,然後買進糧食,繁榮是繁榮了,卻都是虛架子,要是別人戰時卡斷糧食,頃刻就得崩潰。

劉璋想了一下道:「我們必須有自己穩定的存糧,然後先小規模買賣糧食,能買多少算多少,然後酌情減免稅收,好歹是一個方法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