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08章荊益換新天,魯肅入蜀

第308章荊益換新天,魯肅入蜀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08 15:08  字數:4791

犯人大約有三萬人,婦女已經被帶到其他地方,分發給功臣將士,買賣給富商,許多沒媳婦的光棍,也拿出辛苦積攢,甚至借錢,買了幾個丑的回家,好歹能用。

剩下的留到官方妓館,各有去處。

犯人們臉色蒼白,經過十天批鬥,一個月關押,幾無人色,嚴老爺子,申耽申儀兄弟,前主簿嚴茂,中郎將吳懿等首犯在最前排。

一些當初跟著嚴茂下城的官員,現在都憎恨地看著嚴茂,悔斷肝腸,不明白當初自己為什麼瞎了眼,要去投靠叛軍。

再看看高台上的張松許靖,看看人家現在多威風,多陽光四射,自己當時是吃錯藥了嗎?竟然反叛益州屠夫。

王累上前宣讀告文,從襄陽黃月英那篇告文成功帶起百姓情緒之後,川軍的告文就換樣子了,再也不追求文墨,寫的通俗易懂,並且喜歡舉例子,引起百姓共鳴。

王累大聲宣讀著世族的種種罪狀,從田間地頭的欺善豪奪,到朝堂的官場舞弊,貪墨不法,樣樣都是百姓最憎恨的,舉出一兩個典型例子,立刻引起百姓大聲聲討。

劉璋靜靜地聽著,這一次,劉璋沒有感覺到絲毫痛苦,腦海中全是黃玥痛苦掙扎的畫面。

黃玥就是因為這場叛亂才導致早產的,現在自己不得不在孩子和母親中間做抉擇,也是這些人逼的。

劉璋對這些人的恨意早已澎湃。

「如上種種,瀝瀝驚心。特此宣布判決。

劉瑁,皇室後裔。卻帶頭叛亂,篡奪權力,嚴家族長嚴通,縱容嚴族橫行鄉里,種種不法,煽動叛亂,申耽夥同眉山犯人進犯成都,妄圖顛覆新政。陷百姓於水火,三人當屬首惡,處以五馬分屍之刑。」

神情漠然的劉瑁,八十歲的嚴通,以及臉色灰敗的申耽被士兵拖出來,被壓上平台,當頸項和四肢連上鐵鏈時。嚴通臉上瞬間蒼白。

「殺了他,殺了這條老狗。」

「嚴剝皮,你也有今天。」

不同於以前,這次抓捕世族,百姓完全參與進來,早已融入角色。個個對世族咬牙切齒,恨之入骨,再加上剛才那一篇煽動性的告文。

這些百姓早已磨碎了牙,對著這些壓制他們出仕,剝奪他們出人頭地權力。又平時仗勢欺人,不可一世的人。恨不得上去啃幾口肉。

五馬分屍本來不是分活人,而是拉扯死屍,但是劉璋把這個改了,劉璋可不相信什麼身體不全不能往生的說法,就是要讓所有人看到叛亂的下場,讓人人驚懼,以後誰再想叛亂,哪怕勝券在握,也不得不好生掂量。

既然殘忍的名聲已經落下,那索性殘忍到底。

行刑官劍一舉,號聲吹響。

十五匹馬被騎士催動,狂奔起來。

「咔嚓。」

嚴通的手干率先被扯飛,如枯樹被黑熊扯成兩段,齊肩留下血管殘肉絲絲相連,鮮血飛濺,嚴通發出「啊」的一聲慘叫,接著頭顱也被扯飛,鮮血濺起幾米高,刑場瞬間被鮮血染紅。

許多犯人看到這一幕,當場暈厥過去。

刑場上,三人的身體相繼被扯開,慘叫不絕,周圍觀看的士紳,黃家,吳家,金家,尹家族長與長老,都忍不住捂著胸口,冷汗直冒。

黃家慶幸有一個黃權在朝中為官,力勸他們不要反叛,吳家慶幸有一個吳班,而且族中子弟大多開明,接受了商業轉型,尹家和金家更是慶幸子弟尹柏和金胖子在劉璋回來前投降,要不然,兩個大族就此飛灰湮滅。

百姓們對嚴通和申耽被重刑,雖然也不敢直視,可是心裡卻覺得大快人心,只是對劉瑁被處決頗為不解。

百姓有一個心理,對於直接壓迫自己的人,都恨之入骨,可是等級高太多,就會覺得壓迫理所當然,而劉瑁的身份顯然就是高太多這類人。

劉瑁不但是天子皇叔,還是蜀候的兄長,無論如何都不該判處死刑,更加不可能被判處五馬分屍,滿門被誅的刑法。

如果這次叛亂,劉瑁全身而退,百姓不會有絲毫怨念,都會覺得理所當然。

但是現在看到劉瑁也被處決,眾人心中的驚懼,甚至超過了五馬分屍的殘酷刑法,所有人都明白了,誰要敢反叛劉璋,阻礙劉璋完成大業,劉璋不會對任何人手下留情。

劉璋靜靜地聽著刑場的慘叫,直到所有聲音停止,忽然感覺一隻小手搭在了大腿上,顫抖。

劉璋睜開眼,是劉循。

劉璋微微笑道:「循兒,害怕嗎?」

劉循點點頭,搭在劉璋大腿上的手顫抖不止。

「循兒。」劉璋看著劉循:「我聽說,成都叛亂時,叛軍大軍圍城,眼看就要不保,你卻很冷靜堅強,不但勸了周不疑相助,還親自登上城樓鼓舞兵士士氣,慰問傷員,那時候那麼危急死那麼多人都不害怕,現在害怕什麼?」

劉循搖搖頭,臉色有些白,沒說話,眼睛只盯著劉瑁被處決的方向,劉瑁頭顱,兩手,和左腿已經被扯下,右腿和軀幹連在一起,被放緩的馬匹緩緩拖行,周圍全是鮮血,劉循嘴唇顫抖著。

劉璋輕輕搖搖頭,心裡嘆了口氣,這次帶劉循來看刑場,就是要讓自己這個兒子變得鐵血起來,可是現在看來,自己這個兒子,還是太心軟了。

如果自己提前離開了,他能在這個亂世生存下去嗎?

劉璋有些擔心。

「官員嚴茂,煽動官員反叛,申耽之弟申儀,叛軍之首,各叛亂大族族長,罪行累累。處以凌遲之刑。」

嚴茂等人被拖了上來,一些老族長還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