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06章關銀屏,馬雲祿

第306章關銀屏,馬雲祿 (1/3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07 19:48  字數:4692

「月英罪孽之身,如此方能還百姓一個說法,保住川軍形象,並且加強樊梨香的威信,請主公萬萬不要偏袒月英,月英雖為白身,也願效仿魏延,謀求繼續為主公效力的機會。

前川軍軍師荊州牧黃月英拜上。」

「呼」劉璋看完信,輕出一口氣,黃權問道:「軍師信上說什麼?」

「月英真是心細如髮啊。」

劉璋嘆了一聲,再次確認了黃月英的性格,她和其他的名士謀臣都不一樣,具備了一個女人獨特的特徵,話稍微多,但是無微不至,無論做事還是獻策,幾乎每個細節都考慮到了。

放走周瑜,給江東留下餘地。

冊封周泰,讓自己有恩於周泰。

加強樊梨香威信,讓荊州民心穩固。

連蔡洺都考慮到了,自己還能說什麼,心裡有些感激黃月英的自願犧牲,沒有讓自己為難。

「傳令。」劉璋沉聲道:「荊州所有叛亂世族,效仿益州之法,全部抓捕,與益州同一天處決。

蔡家赦免蔡洺一人,不得佔有其私人錢財。

冊封周泰為橫江將軍,至於從屬,由荊州方面自行決定。

黃月英掘開河堤,殃及生靈,罪不容恕,撤掉其川軍軍師及荊州牧之職,樊梨香代理州牧,由樊梨香出具具體懲處,但是黃家必須出錢出糧賑濟江陵流民。

益州抄沒的世族糧食,拿出七成進入荊州。幫助荊州賑災,務必妥善安置。」

「是。」

劉璋又提筆在紙上寫了幾排字。遞給士兵:「將這個交給樊梨香。」

士兵接過離開,黃權臉上的愁容更深,荊州原本就被打成了廢墟,現在更是變成廢墟中的廢墟了,這下好了,原本說不打仗可維持三年的糧食,現在一下子變一年了,而且還要打仗。

……

正當荊益二州以一個全新面貌。從新開始建設之時,劉璋死而復生的消息傳至天下,各路諸侯震驚。

鄴城,曹操看完竹簡,長嘆一聲:「當初恨不聽奉孝之言啊,如果讓奉孝帶兵南下,必可在荊州平叛前。拿下襄陽,至少也能拿下樊城,都是我的過失啊。」

天生焦慮臉的程昱道:「是啊,以前黃月英大敗樂進,就已經名動四海,這次竟然掘開湖水淹城。更是震驚天下,再加上一年來黃月英治理荊州的政績,足可見其人是一個心狠手辣,雷厲風行,且政才軍才兼備的當世奇謀。

劉璋啟用的水軍大都督衛溫。本來只是雲夢澤一水賊,不見過人才華。這次江水大戰,大敗黃蓋程普,雖然周瑜當時重傷不醒,無法指揮,但是也足可見其人不可小覷。

劉璋原本有法正,張任,魏延,黃忠,黃權,李嚴等荊益英傑,如今又添衛溫,黃月英此等人才,水陸大軍齊備,著實可慮。」

「不止如此。」荀攸上前道:「大家可能沒注意到一個細節,成都平叛,若不是有一個人籌謀計劃,就算劉璋回到成都,成都也已經失陷,成都失陷,必然導致荊益大亂,就算劉璋死而復生,也不可能如此輕鬆平叛。」

「那不是魏延牽制的叛軍嗎?」華歆上前說道。

荀攸搖搖頭:「非也,魏延還是此人請出來的,據我所知,此人籌謀了劉璋回城之前整個平叛,並且事事料得奇准。

而我細查之下,竟然知道益州屠夫在漢中,在襄陽,都曾因此人獻策,而化險為夷,此人隱藏在荊益集團最陰暗處,主公不得不防。」

「此人是誰?」

「公達,此人是誰?」

眾僚臣紛紛相問,荀攸向曹操拜道:「此人正是當初四科舉仕,辯倒大儒許靖的神童周不疑,我原本以為此人只是才思敏捷,精通辨數,沒想到也是軍政奇才,他雖未正式投效劉璋,卻毫無疑問與劉璋一體,當是我軍大患。」

「周不疑,一個九歲孩童?」

眾人紛紛驚詫。

曹操用拳頭使勁捶著額頭:「愁死我了,愁死我了,周不疑,黃月英,法正,張任,魏延,黃忠,沒想到當初那條守戶之犬,今天變成一匹狼了,走眼了,走眼了啊。」

荀彧看著地面的眼睛,略一沉吟,出列向曹操一拜,笑道:「丞相,屬下認為,丞相大可不必憂慮,劉璋如今的確是兵強馬壯,可是也因為這場叛亂,數年不能恢復,等劉璋恢復元氣,我軍也已經定鼎北方。

到時候我們擁兗州,豫州,徐州,青州,并州,冀州,幽州,揚州半壁,三輔之地,及司隸地區,實力遠甚於劉璋,何所懼之?

劉璋有黃月英周不疑法正,主公有郭嘉程昱荀攸及上百位奇謀智能之士,劉璋有張任魏延黃忠,主公有張遼徐晃許褚張郃等戰將千員,劉璋有水軍,我們北方精騎,虎豹騎縱橫天下。

無論怎麼比較,主公實力都會遠甚於劉璋。

劉璋暴虐,不思體恤民生,如今荊益世族被連根拔起,雖然去除了隱患,也撼動了劉璋根基,光靠平民百姓就想撐起一方勢力,劉璋的思維還在襁褓之中。」

「哈哈哈哈。」眾僚臣武將哈哈大笑。

「奉孝,你一向料敵準確,你對文若之言什麼看法?」曹操向郭嘉問道。

郭嘉出列,徐徐拜道:「文若之言甚是。」

「哈哈,聽見了嗎?」曹操虎目看向眾文武,哈哈一笑:「文若之言,甚得我心,劉璋思維還在襁褓之中。

我早就說過,別說劉璋死了,就是活著,也不會是我曹操的對手,等我們定鼎北方。休養三年,即刻南下。必如犁庭掃穴,一統天下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