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05章黃月英的信(求訂閱)

第305章黃月英的信(求訂閱) (1/3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07 00:42  字數:5967

看著劉璋,曲凌塵差點就答應了,可是一想到有些事,始終還是無法坦然。

曲凌塵埋在劉璋懷中,過了許久,用蚊吶的聲音小聲說道:「我,人家不是早就給你了嗎?」臉上浮起淡淡紅霞,想起了桂陽外那個不堪之夜,以前回憶的時候,總像一場噩夢,可是現在,曲凌塵卻覺得一陣甜蜜。

「對不起,夫君,嫣兒這輩子都是你的人,但是我不能一直陪著你。」

曲凌塵忽然想起了什麼,拿出了一根紅菱,正是曲恬那一根,癱在月光下分外鮮艷。

曲凌塵一邊將紅菱纏上手腕,一邊輕聲道:「我會把它一直系在手上,如果哪天頭領派我來刺殺你,我就解下它,你到時候不要對我手下留情。」

劉璋看了紅菱一眼,輕輕將曲凌塵摟過來:「對嫣兒我下不了手的,到時候只要嫣兒乖乖被我擒住就好了,我就把你帶回房間關起來,好不好?」

劉璋的氣息噴在身上,感受著小腹前的緊箍,曲凌塵一陣羞紅,忍不住打了劉璋一下,突然皺眉道:「對了,夫君,你的病怎麼樣了?」

「我這不是好好的嗎?沒事。」

「才怪。」

曲凌塵嗔了劉璋一眼,「你呀,就是不愛惜身體。」從布包中拿出繞樑琴,盤膝放在膝蓋上,輕輕撥動琴弦,一聲輕音之後,曲凌塵慢慢進入狀態,專註地彈奏琴音。

琴音裊裊。舞動輕盈,和上次雲夢島上一樣的曲子。繞樑琴彈出來更讓人沉醉,劉璋彷彿又回到了那個島上,那時候,自己和曲凌塵什麼也沒經歷,在自己心裡,對方都是一張潔白的紙頁。

而經歷這麼多滄桑以後,彷彿回到原點。

「報。」

一騎快馬從遠處飛馳而來,打破了靜謐的環境。王緒等人知道劉璋從來不荒廢政事,就算看他聽琴聽得沉醉,所有親兵也聽得入神,卻都不敢阻擋信騎,將信兵讓了進來。

信兵下馬半跪,向劉璋朗聲拜道:「主公,法先生帶兵回城。黃權大人請主公回府。」

「主公,法先生帶兵回城,黃權大人請主公回府。」信兵見劉璋沒聽到,只得又重複了一遍,拔高音調,聲傳四野。

劉璋正沉醉在琴音中。心中一片安寧,被騎兵生生叫醒過來,捏緊拳頭,真想把那騎兵活活掐死。

好不容易忍住怒氣,看向曲凌塵。曲凌塵沒有睜開眼睛,只是點了點頭。琴音輕盈安詳地繼續跳動。

劉璋跳下石頭,跨上戰馬,看了還在繼續彈琴的曲凌塵一眼,帶著親兵向成都方向馳去。

夜晚靜默,月光如銀。

曲凌塵撥動琴弦,臉上慢慢浮現出悲傷。

「此人心懷大志,又心存大善,可惜天妒英才,希望以後相遇,我還能為他彈一首琴曲。」

自從雲夢島後,這句話無數次浮現過腦海,每一次都是懊悔,覺得自己看錯了人,可是這時,曲凌塵聽著遠去的馬蹄聲,真的好想,好想給他繼續彈琴。

可是,明明自己願意,自己為什麼就是無法坦然地接受這一切。

馬蹄聲漸行漸遠,琴音悠然而止,五根纖指覆蓋在柔滑的琴弦上,曲凌塵埋首在琴上,任月光灑在白衣的後背。

法正回到成都,傷好的好厲害也跟著回來了,這可樂壞了寶兒,寶兒將軍隊交給花孩兒,整天纏著好厲害,劉璋也樂得成人之美,以好厲害傷未痊癒,放了他幾天假。

法正帶了一萬五千兵馬回來,其中江東八千人,楊懷從魚腹涪陵一帶撥出七千人,調入成都,成都防禦力量充實。

劉璋冊封祝融為斜刺將軍,南中蠻兵將士各封蠻爵,賞錦緞布匹金銀和糧食田地,祝融帶蠻兵回南中,沙摩柯帶蠻兵回鎮五溪。

寶兒因為好厲害的關係留在成都,花孩兒率領巫溪和五溪的部分兵馬回返五溪,繼續種田。

剩下願意歸順的蠻兵,由蕭芙蓉整合,寶兒擔任副統領,共三千人留在成都,全部配發輕甲弓箭和白桿槍,成為一支裝備精良的蠻兵正式部隊。

十日之後,取消宵禁,兵馬出動,百姓開始「上繳自己的戰利品」,世族子弟被移交官府,男女各兩萬餘人,總計四萬六千餘人,其中包括世族和直接參与叛亂的家丁百姓,以及包庇世族的家丁百姓。

這還僅僅是成都地區,巴西,巴郡,魚腹,涪陵,漢中,上庸,叛亂的世族人數在這個數字之上,加起來超過了十萬人。

官府兌現承諾,按照功勞,任用百姓為亭長鄉長,並將世族的土地交手百姓,許多佃農長工獲得土地,而且是上面直接就有莊稼的土地。

百姓們歡聲雀躍,分外珍惜自己到手的財產,生怕一個產量不好,被官府收了回去,都細心照料莊稼。

叛亂世族的商鋪,查了賬本理清業務後,交給相關作坊直接管理,成為官府直營店。

未叛亂的地方文官擇優進入牧府,董和擔任主薄,龔治擔任三曹長史,春試的文科考生充實地方。

未叛亂的世族處於少數,而且幾乎全部是兩年以來,慢慢嘗到商業甜頭的世族,在劉璋的新政下,他們已經不可能回到傳統世族的時代。

這些世族開始轉型,不再熱衷擴充土地,著重商業,巴西黃家,曲家,成都吳家,尹家,金家,資產開始大量轉向商業。

原來的大世族被打垮以後,留下許多市場空白,這些大族不但修建作坊,開設商鋪填補空白,還從官府手裡廉價購買大量叛亂世族留下的商鋪。

他們正從傳統世族,向商業貴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