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301章再戰華容道(求訂閱)

第301章再戰華容道(求訂閱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05 09:30  字數:3471

當一個女人絕望的時候,會對自己的行為完全失控。

什麼名聲,什麼後路,黃月英都不想了,捏緊拳頭,再一次堅定自己的信念,眨了一下潤濕的眼睛,吸了口氣,對虎子沉聲道:「下令,決堤。」

「是。」

「不可以。」虎子正要下山,被周泰衝過來攔住,黃月英一把抓住周泰,扯翻在地。

「周泰,你怎麼還自不量力,你是我的對手嗎?」

虎子已經下山,周泰看著黃月英,黃月英也盯著他,突然笑了,黑夜中看不清面容,但是周泰知道黃月英笑了。

黃月英輕聲道:「周泰,你說,作為女人,我善良,有同情心,現在很失望吧?知道誰瞎眼了嗎?呵呵。」

周泰看著黃月英沉默,心好像被針刺了一樣。

黃月英站起身,不再理會周泰,靜靜地看著江陵方向。

就在這時,又有一個火把上來,「軍師,急報,急報。」

一名川軍士兵爬上來,氣喘如牛地道:「軍師,蜀中傳來消息,馬忠將軍知道你在這裡,我連夜趕過來的,萬萬不可決堤,主公,主公他回成都了。」

「主公本來就在成都,馬忠發什麼瘋?」黃月英冷聲道。

黃月英在分兵的時候,已經秘密給了馬小忠命令,但見水起,就用留在夷陵道的竹排,輕船攻擊江陵,所以馬小忠知道黃月英要做什麼。

「不是,不是少主公。」士兵急忙擺手:「是主公。是大將軍回來了。」

眾人都是一驚,所有躺倒的將士站起來。不可置信地看著傳令兵,甚至已經忘了決堤這回事。

「你是說劉璋,主公他還活著?」黃月英顫聲道,生怕聽錯一個字。

「沒錯,七日前,主公親率一萬多蠻軍殺回成都,剿滅了成都亂軍,立刻命令我等快馬加鞭前來向軍師報信。」

「主公他還活著。他還活著。」

黃月英只覺得腦袋一陣暈眩,馬大忠連忙扶了一下,突然黃月英清醒過來,大聲道:「來人,傳命,不可決堤。」

如果劉璋還活著,別說丟了江陵。就是丟了荊州,黃月英也萬萬不會決堤,這一刻彷彿所有的顧忌都回來了,幾十萬百姓重新變得沉重。

哪怕這樣做,江東將一蹶不振,哪怕這樣做。能徹底瓦解江陵世族的威脅,哪怕這樣做,周瑜收降的那些荊北亂兵,全部會葬身魚腹。

可是,黃月英已經不願意這樣做了。

沒有劉璋。只有水淹江陵,才能保住荊州。有劉璋在,自己完全有信心重奪江陵。

自己沒有必要犧牲自己的名聲,犧牲幾十萬百姓,犧牲自己的良心,來奪回這座城池。

可是,已經晚了。

只聽一聲「轟」響,幾千個縴夫拉開了湖堤,形成幾十個缺口,湖水強大的壓力如犁庭掃穴,沖開了面前斷層的阻礙,上百米的湖堤全面潰堤,湖水傾瀉而出,白色的湖水在夜晚分外耀眼,咆哮著衝出河道,向西南方向狂卷而去。

水龍咆哮,大地顫抖,夜晚,一下子變得喧囂無比。

黃月英看著滾滾湖水,渾身一軟,被動顫的大地一顛,靠在一塊大石上,周泰和所有川軍將士靜靜地看著黑夜這壯觀的一幕。

黃月英掐了掐額頭,理智戰勝了感情,湖堤最終被掘開了,自己已經不能挽回,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註定。

自己唯一能做的,就是按原計劃行事。

「馬忠。」黃月英沙啞地道。

馬大忠靜靜出列,這是幾天來,黃月英第一次叫自己本名。

「帶領軍隊,出華容道,埋伏,記住,三段,埋伏,必取,周瑜首級。」

黃月英說完,身上再也沒有一絲力氣,坐在地上,頭靠上大石。

黃月英不知道這一刻該興奮,還是該彷徨,主公死而復生,讓一切都變得光明,可是這場大水,可能會讓自己內疚一輩子。

馬大忠帶領一千軍隊和幾千青壯,向華容道趕去。

黃月英靜靜看著夜空,周泰走到黃月英身邊,想說什麼,卻什麼也說不出口,自己雖然是沙場戰將,殺人無數,而且曾經是水賊,也殺過不少百姓,但是完全不贊同黃月英的舉動,幾十萬百姓,自己無論如何下不去手。

可是,這個時候,他知道黃月英內心也是痛苦的,很想安慰她一下,可是不知如何出口。

「周泰。」黃月英緩緩道:「本來,按照賭約,周瑜敗後,你該歸降蜀候,但是江陵城破,你沒有離開,我這時也不會留你,你自回江東去吧。」

黃月英說完閉上眼睛,再不想多說一句話。

周泰望了一眼江陵方向,突然想到了什麼,手上的劍一緊,默默走下山包,回頭看了一眼黃月英,黃月英一動未動,周泰終於不再猶豫。

…………

江陵。

軍隊血戰一天,都在夢中,江陵捷報已經發向江東,周瑜與呂蒙等人,正連夜製作荊州攻略,準備攝取整個荊州。

周瑜正畫著一條行軍路線,突然手一抖,畫偏了方向,緊接著,呂蒙等人彷彿感覺到了地面在顫抖。

就在這時,崗樓緊急的號聲吹起,悠揚傳出,周瑜等人大驚,立刻出門登上望樓,每個人都心裡大駭。

黑夜中,只看見北方坡地,白花花的水浪,高三四丈,遇到阻礙物,打出浪花七八丈,長几百米的滾滾洪流俯衝江陵城池。

江陵城所有人被驚醒了,看著這壯觀而駭人的景象,都驚駭欲死,連周瑜都呆住了。

呂蒙喃喃道:「這是哪兒來的水,這不可能,這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