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37章齊王(完結)

第137章齊王(完結) (1/3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8-01 00:16  字數:6391

道士是怎麼給她看病的,林若拙沒和任何人說過。只說道士說她身體很好,不用吃藥。

銀鉤和畫船很是泄氣。赫連熙更是用看熱鬧的眼神看她們三個。

然而,林若拙知道,自己的身體到底是有了改變。

那日之後,近三十歲的她真如傳說中的逆生長一樣,肌膚漸漸變得晶瑩細嫩、彈性十足。與赫連暮晴站在一處相比,細膩柔滑竟毫無分別。

又有眼睛變得更為烏黑透亮,一雙瞳仁如黑水晶雕琢的葡萄,光彩照人。頭髮茂密生長,綠鬢如雲,厚密的一根簪子都盤不住。來農莊後生了薄繭的手指若春筍新撥,纖細柔嫩。更為稀奇也尷尬的是,某些部分變成少女一般的粉紅色澤。這個上半身她看的見,另一處看不見。但是,赫連熙的反應更為直接的告訴了她改變有多驚人。

古人信神靈。她的這一番改變,再聯想起神秘消失的道士。發散性幻想話題立時比比皆是。

胡春來最為激動,一次私下沒收住口,竟喚了聲「娘娘」。虔誠的道:「娘娘果真是有大福的人。」

福氣你個屁!林若拙頭疼的不行。

她相信了,她相信那大鬍子神經病道士是真的來還因果的了。悲催的是,當你知道真相的時候,真相已經離你而去。

她嘔死了有沒有!早知道這位是真貨,她就是閉著眼也會選美男環繞,而不是這麼個雞肋的全身超級美容。

嗚嗚。她虧死了虧死了!曾經有一份誘人的選擇在我眼前,我沒有珍惜。人生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,如果能重來一遍,我一定要說——帶我走吧,神仙!至少你那四個徒弟讓我看一眼吧!

心情極度不好之下,林若拙加倍在床上折騰赫連熙。一想到:四個,一個。嚶嚶嚶,真的好想shi一shi,腫么可以疑心病這麼重涅?腫么可以看人家打扮非主流就不相信涅?吐血後悔啊!親!

畫船不明白為什麼女主人容貌得到了質的飛躍,卻還成天陰沉著臉。

胡春來就深沉的給她解釋:「夫人這吉兆來的早了些。現在還不是時候。禍福難料啊!」

赫連熙也很好奇。數次問她:「那道士真是神仙?他是什麼樣的?」

林若拙冷笑:「你想像中最癲狂的人是什麼樣,他就是什麼樣!」

赫連熙又追問:「他和你說什麼了?」

想到那句『母儀天下』,林若拙笑的更冷:「他問我要不要跟著修道。我當他是騙子,呵斥了一番。現在想來。是我錯了。或許他展現神跡就是表明。」

「尋你修道?」赫連熙驚愕。隨後很不悅:「你有夫有女。如何修道。這道人怎的不通人情事理。」

「拋妻棄子出家的人多了。」林若拙噴他,「大驚小怪。」

赫連熙皺眉批判道:「那皆是輕狂不知責任之輩。便是修道,也難有大成。」

林若拙笑道:「對呀。所以有一天你另有女人妻兒。我便可去尋仙修道。還勞煩七殿下放行。」

赫連熙臉色一變:「胡說什麼!」

林若拙繼續努力:「我說的是真的。你瞧,你總要尋女人生孩子的。這麼一來,我可不就是多餘的一個。何不放了我走。」

「你做夢!」赫連熙突然翻身,狠狠壓住她:「你當三書六禮、八抬大轎、十里紅妝這些都是鬧著玩的嗎!你我是夫妻,這輩子都是!休想逃掉!」

林若拙毫無所懼的回擊:「你可以試試看。看我走不走的掉!」

身下女子,秀髮烏黑,肌膚晶瑩,宛若妙齡十六。這一切都在提醒他,『神仙』是有的。再聯想到自己重生,赫連熙莫名惱怒:「不一樣,這不一樣!你和我才是一樣的人,我們都與這世人不同。這就是上天註定,我們才是該在一起的。」

林若拙懶得更他辯:「你慢慢自我想像吧。」

赫連熙頓了頓,伸手解開她衣襟,俯身,輕柔的吻上她的鎖骨,慢慢向下,親吻吮吸,竭盡旖旎。

林若拙閉上眼,輕輕在心底吐氣,禱告:林若涵,你看,他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。你的那一世,值嗎?

****************

林若拙覺得,逆生長的這具身體,或許生育功能也跟著恢復了。日常之中便小心又小心。排算安全期。然而,沒有合理理由,危險期她無法拒絕夫妻生活。

赫連熙和她有同樣想法。不過這位想的是或許『神仙』治好了頑疾。該多多努力才是。

幾個月後,林若拙月事正常,沒有動靜。她很欣喜,又不敢全然放鬆,心臟上下忐忑。赫連熙則是極度失望。連帶著夫妻生活都消沉了一段時間。

嘉平3年過去。嘉平4年來臨。

9歲的赫連暮晴已經完全脫離了幼年時期孤僻的性格,雖然依舊話不多,與人交流卻是無礙。琴棋書畫的學習也是蒸蒸日上。

這一年,林家送來喪報。林海峰病故。

林若拙在定庄服喪。林家二房京中守孝。林若信和林若慎的科考,再度延期。

而嘉平帝後/宮依舊無所出。大臣聯名上奏,懇請再次選秀。帝允。

嘉平5年,嘉平帝登基後的第二次選秀轟轟烈烈拉開序幕。這一次選秀,高官之女少有報選,多為低級官員之女參選。帝與後親選秀女五名,充盈內廷。

嘉平6年,後/宮依然無有消息。這一年,嘉平帝赫連毅整四十歲生辰。

帝生辰日過後兩月。順王妃有孕。

這一個小小的消息,如一枚巨型大石投入死海。驚起波瀾無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