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36章道士

第136章道士 (1/4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31 22:56  字數:9074

同床而寢、飲食男女。

赫連老七搬進正屋而居,除了夜晚時而有一些成人運動外,並沒有給生活帶來多少改變。

其實這世間男女,無論性別,或多或少都有過那麼幾回為別的理由而『性』的行為。身處赫連熙的位置,註定不能像大多數男人一樣,單純為『性』而性。總會夾雜些其他需求去『賣身』。但他畢竟是男人,天賦使得他很好的將『賣身』與『享受』合二為一,最終反手控制。

女人就要悲哀些,從天性來說,女人需求的是『以情入性』,靈與欲合二為一是為終身追求的最高境界。這個需求點太高,高到99.9999999%的女人耗盡一生也無法達到目標。於是某些時候,自欺欺人這種事就產生了,女人催眠自己:他是愛我的,他對我是有情的。對於某些不合理,也牽強附會的給出諸多解釋。目的就一個,催眠自己:我是那0.0000000001%的成功者。因為若不如此,她自己從情感上就率先崩潰了。

這是一種無法釋然的悲哀。從這點上來說,女人比男人更苛刻。

坦誠自己的*很丟人嗎?

當然不。

用林若拙的話來說,這又是該死的封建毒瘤思想給女人捆上的枷鎖。究其原由,十分猥瑣。定是男人怕自己滿足不了女人的*,故百般洗腦,告之她們,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樣的。女人應該以『為性而性』羞恥。

畢竟現代科學驗證,男性生理高峰期和女性生理高峰期時段不一樣。十八歲的男人對上十八歲的女人——女人甘拜下風。三十歲的男人對上三十歲的女人——你危險了。四十歲的男人對上四十歲的女人——呵呵,呵呵……

觀念上的不同帶來行為的迥異。赫連熙再一次發覺對妻子的認識還不夠深。床帷之中,這位十分霸道。不達目的不罷休。這目的嘛,自然是,咳咳……

林若拙嗤之以鼻:什麼叫霸道!你爽到了我沒爽腫么可以。那我不是做白工?

所以嘛,手段若干。成年人都懂的……

好在男方雖然三十有一。但生活規律,每日習武不斷。性伴侶又只一個,還尚在青春二十許妙齡。戰鬥起來就仍有餘力。

當然,這樣的戰鬥,對於男女雙方的生理感受,也同樣是酣暢淋漓的。

再者赫連熙是個細心人。差異太大就難免與過往比較,一比較,他不得不承認,以前,或許他被騙了。那些女人做出的歡愉之態。大多有些假。

這是一個很糟糕的發現。糟糕到還不如不發現。赫連熙壞心情之下,於床榻之上也就更放得開。林若拙都放開了,他還矜持著做屁啊!於是。從表面看,這對夫妻已與尋常夫婦一般無二。夜裡開始要水,頻率還不低。從胡春來打頭,幾個侍從都欣慰不已。

令人唏噓的是,畫船居然是最為高興的一個。她是真高興,激動的不得了。自家夫人與七殿下和好如初,日子過的才有奔頭。

林若拙對著她激動的小臉久久無語。濃厚的惆悵與悲哀凝聚心頭,永無退散。

練功、清唱、畫畫更為投入。幾乎每日傍晚時分。池邊柳樹下,都會響起悠然的蕭聲。

赫連暮晴靜靜的坐在一旁,烏黑水亮的眼珠一眨不眨的聆聽。

「想學嗎?」結束一曲。林若拙笑問。

赫連暮晴遲疑片刻,用力點頭。

林若拙笑著晃了晃手中的竹蕭:「學這個得有好體力,氣息要綿長。你現在年紀小。得慢慢鍛煉,增加肺活量。就是呼吸要又長又有力。」

赫連暮晴似懂非懂。林若拙開始擬定計劃:從什麼開始呢?唱戲是不行的,拳腳雖好練出來的身段卻稍顯硬朗。有了!腦中靈光一閃:「晴晴,咱們來舞劍吧。或者說是劍舞,又好看又鍛煉身體。」

從那一天後。池邊空地上,經常可見這一大一小,拿著簡單的木劍,沐浴著朝陽霞光,劍舞翩翩。

赫連暮晴的生母便是一名舞姬,或許是遺傳。她學起來特別快,動作模仿個幾遍就像模像樣。身體條件也好,一個冬天過去,開春翻出去年的衣服,裙子縮到了小腿。

林若拙翻出好些布料,給全家人裁製新衣。活計就交給銀鉤,由她交給幾個貼補家用的軍士家眷。

京中也有不少消息傳來,林若謹攜妻去年離京,慢走緩行,沿途寄回書信訴說一路風景民俗。因為送來的東西都要被檢查,這些信當然不好帶到。不過五弟林若信乃強人一個,繼承黃氏優良基因的他青出於藍而勝於藍。當場提筆,揮毫成書,厚厚一疊幾萬字信件,一字不落的給默寫了出來。待她看完,又不慌不忙浸水濡濕,團成紙漿,毀屍滅跡。看的林若拙那叫一個廬山瀑布汗。

「六姐。」他道,「京中形式不大好。」

林若拙立刻緊張:「怎麼,可是家裡出事了?」

「不是。」他道,「陛下後嗣空虛,去年一年,都未曾有妃嬪受孕。今春,太醫院又開院招募新人,凡合格入用者,授七品御醫官職。陛下的身體,怕是不大好。」

林若拙一驚:「這,不會吧。舊年時節,我雖與今上夫婦見面不多,但觀其面貌,體弱或有,也不至於到這個地步。他今年才三十五呢。」

林若信道:「你別忘了,承平43年,他受過傷。」

朱雀街血洗那夜,三皇子夫婦殺出一條血路出京城,內中艱險無人得知,但顯然不會容易。三皇子本就身體弱,有所損傷也在情理。

林若拙卻認為不可能: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