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35章關係

第135章關係 (1/2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31 09:38  字數:4793

有了這批物資,銀鉤的嫁妝總算豐厚了起來。過完平淡寂寞的新年。承平一朝正式終結。新帝啟用年號:嘉平。

嘉平元年二月,銀鉤出嫁。她本就有放良文書,登記改換戶籍很快辦好。新婚一月後,仍舊回莊裡當差。改為朝九晚五制,早出晚歸。若是王顯貴軍中值守,便不回去。王顯貴是個好性子,又因為沒有長輩。對銀鉤此舉並無二話。如此一來,兩人到有些像現代社會小家庭,夫妻雙職工。

守陵軍營隸屬兵部,每月有邸報送至。銀鉤成親後,便時常給大家帶來些新消息。

這一回她得了大消息,臉色不愉道:「竟有御史上奏,參皇后娘娘婦德有虧。」

事情是這樣的。宮中一位采女有孕,三個月後小產。又有一位更衣有喜,四個月後同樣小產。然後便有御史來參了,這位矛頭直指皇后,指出,是皇后不賢,才造成後宮妃嬪頻頻小產,是為婦德有虧。聽起來很可笑,也很辛酸。

林若拙第一個冷笑:「吃飽了撐死的傢伙。這種人就該終身不舉!」

銀鉤汗一個:「夫人!」

林若拙還在詛咒:「就是舉,也只配半盞茶的功夫。啊不對,是四分之一盞茶時間。」

畫船羞紅了臉,趕緊換話題:「皇后娘娘不會有事吧。」

銀鉤立刻接著說:「當然沒事。陛下訓斥了那御史。當庭責杖二十呢!可惜皇后娘娘還是氣的生病了。」

還好,嘉平帝的表現尚可安慰。三個女人又罵了幾句那御史,聊開下一個話題。

晚間閑聊時間,林若拙忍不住又將這事拿出來教導赫連暮晴:「……所以說女人最容易吃虧。一定要學著多為自己打算。」

赫連熙在一旁皺眉:「不對,此事有蹊蹺。」

不是人人都和林若拙一樣,對『絕後』二字麻木不仁。三嫂潘氏是皇后,更加不可能意氣用事。一個采女,一個更衣,**品低階。怎麼看都是生子的好人選。潘氏絕不會這麼傻。相反。為了和司徒青蔻抗衡,保住這兩個孩子才是上策。

不是潘氏動的手,難道是司徒青蔻?

也不像。司徒青蔻至今未有懷孕。這麼做一樣得不償失。

那會是誰?以嘉平帝的能耐和急需子嗣的現狀,這一塊應是嚴加防守才對。還有那個上奏的御史,不長眼的也太奇怪了些。更像是一種試探……

見他冒出一句『事有蹊蹺』就再無他言,皺眉沉思良久。林若拙忍不住了:「你這是什麼意思。好歹把下文說出來呀。」

赫連熙便順口道:「我在想。或許沒人作祟,是那兩個妃嬪自己倒霉,不小心。」

「這可有可能。」林若拙想不到他那麼多,只是直覺上反對潘氏會對孕婦下手。還從腦海里搜了些依據:「孕婦太過緊張,或者體質過差都有可能造成胎兒先天性小產。換句話說。胎兒本身就不健康。小產,是大自然的一種優勝劣汰,淘汰了不合格的生命。」

赫連熙眼睛一亮。瞬間看著她:「這說法,是從那本醫術上看到的?」

林若拙含糊過去:「記不得了。總之有這個說法。」

赫連熙直覺眼前豁然開朗,好些想不通的地方立時通暢。假設林若拙所說確有其事,那麼,不健康的種子即便種在優質的土地上,也無法孕育成幼苗出土。這樣一來,事情就好解釋了。愣頭青的御史被做了筏子,替人投石問路。已經有人開始懷疑。皇嗣的問題出在新帝身上。

如果老三不孕,老三不孕……

赫連熙被這異常刺激的猜測弄的精神亢奮。再看看胡春來,更有了幾分希望。

幸好他是經歷過兩次失敗的人。心理素質十分到位。壓了又壓,最終平靜。

慢慢來,不急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

平靜的日子過了一天又一天。從邸報得知。選秀活動轟轟烈烈的開始,圓滿結束。嘉平帝沒有選擇任何一位高門貴女。所有當選者,皆是家世不顯,父祖官職低位之人。這種特殊的表現被有心人宣傳為對潘皇后的體貼。嘉平帝名聲大好的對立面就是——潘皇后壓力巨大。

好在這位是鮮血中殺出來的皇后。直白的說,她有救駕之功。就憑這一點,再多的流言也動不了筋骨。

後/宮充盈,接著便是萬眾期待的皇嗣孕育。遺憾的是,從秋風乍起直到冬雪飄零,宮中妃嬪連個身孕的影子都沒有。

嘉平帝後/宮何人能孕育第一子。一時間,這成了京中最熱門的話題。

定莊裡也有人在八卦這些。林若拙聽見,忽想起一事。某人不是說要借腹生子的嘛,怎麼到這會兒還不見動靜?

尋了個時間,她隱晦的提了。赫連熙的表情很耐人尋味:「尚未有富餘之資行此事。」

沒錢?林若拙瞬間給囧了。這還真是個光棍的理由。再一想,赫連熙可不是沒錢。現在定庄最有錢的是她林若拙!什麼伙食費、服裝費、針線費都貼出去不少了。胡春來、董行書、小何子,哪一個不是她給發月錢。每月定例那些衣料,主子的還好,下人全是粗布,還不是她出錢給換了的。赫連熙也就能養活他自己罷了。這家大半都是她在養著呢。

看來赫連熙還是有點羞恥心的,知道不能用老婆的錢去找別的女人。她點頭理解:「那你慢慢攢吧。什麼時候攢夠了要開始告訴我一聲。我好配合。」

赫連熙目色古怪的盯著她,看了一會兒。慢吞吞開口:「冬日下雪,書房榻上寒涼,夜不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