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33章日子

第133章日子 (1/3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29 21:12  字數:5895

林若拙胡亂與赫連暮晴睡了一晚,第二日早早起來,忙亂指揮眾人服喪事宜。布置香堂,上靈位祭拜等等。

胡春來是個得力的助手,在他的幫忙下,一應事物有條不紊,妥妥噹噹。

赫連熙見到胡春來,只意外了一瞬就恢復常態。沒問任何問題。不過當天晚上,他在香堂守夜燒紙,胡春來陪了一宿。

林若拙心裡踏實下來,有種『原來如此』的感慨。她就說嘛,楚帝怎麼會送這麼尊棘手人物給她,原來是掛羊頭賣狗肉。內里還是為了他親愛的兒子。

對於楚帝,她感情有限。雖然這位是公爹,但皇家親情也就那麼回事。還不如用君主臣子的標準衡量,如此一看,楚帝對她這個王妃還不錯,帝王大行,便也悲痛起來。

悲痛有,但不多,臉上卻得做出痛不欲生的表情。好在定庄偏遠,表演稍遜也沒人在意。

胡春來倒是真難過,日日守在香堂,算著日子時辰燒紙,一刻不停。說起來楚帝對他的安排也很蹊蹺,居然放在了這裡。

赫連熙……這位的心情要更複雜些,沉默不語,常常一天都不說一句話。

陪同守靈的林若拙苦/逼的要死。只好竭力想著楚帝對她的那幾分好,總算有了些真實傷感。

不久後,又有壞消息傳來:老八赫連璞,酒醉暴斃。

赫連熙得到消息,臉色瞬間鐵青。立時就陰謀化,想盡方法打聽。然而事實卻令人唏噓:在宮中就有借酒消愁傾向的老八,到得穆陵皇莊後,徹底放開,長醉不醒。最終死於酒精中毒。

赫連熙房裡的燈亮了一夜。第二日出門,發亂憔悴,胡茬叢生,像是老了十歲。

隨後便不見了人影。午飯將至。林若拙不得不出來尋找,許久,才在捉蝌蚪的小池塘邊尋到人。

「是我害了他。」聽到有聲響,赫連熙頭也不回,似是知道來者是誰。沉默良久,忽而開口:「上輩子。他雖紈絝,卻兒女滿堂,活的平安長久。」

林若拙無語,尋了片乾淨地方坐下。

赫連熙又開口:「我一直以為,他、小九、阿瑜跟著王叔那般胡鬧是浪費人生。做出一番事業才不負皇家貴胃出身。小九心思散漫,賢妃看的又緊。阿瑜朽木一塊,直來直去。幾年下來。也就一個老八緊隨於我,和同母兄弟也沒什麼兩樣。我高興,想著將來要給他如王叔一般的榮耀。也讓小九阿瑜他們看看……卻不然,他,英年早逝,子嗣皆無、無人送終……是我害了他。」

林若拙忍不住道:「其實有句話我想說很久了。你真沒覺得自己是個掃把星嗎?你看,誰跟你近誰就晦氣。」

赫連熙臉一變,轉頭盯她。

「難道不是么?」林若拙振振有詞。「瞧瞧跟在你身邊的,有哪個是好結局?所以我從來都不看好你。你成功了,跟在你身邊不得好。失敗了。就更不得好。」

赫連熙盯著她半晌,慢吞吞道:「林若拙,你好像從來就不回說好話。」

林若拙驚訝反問:「難道要我無微不至的關懷你?安慰你一顆受傷的心?赫連熙。做人得講究實事求是。事實是,人家老八上輩子離你遠,過的很好。這輩子離你近,英年早逝。丁善善上輩子沒嫁你,生活平安。這輩子嫁了你,一屍兩命。林若涵上輩子嫁了你,無子早夭。這輩子和你沒關係了,兒子已經生了兩個。這些還不夠說明你掃把星的特質嗎?」

赫連熙再有百般傷感也被她一股腦撞沒了。霍霍咬牙:「林若拙,你簡直就不是女人。」

「我是女人。」林若拙義正言辭,「我從頭到腳都是女人。只不過你我對『女人』的定義不同。在我眼裡,我首先得是個人,其次才是性別為女。而在你們眼裡,女人不是性別為女的人,『女人』這個詞本身就含有一種輕蔑,只能算半個人。男人才是完整的人。這就是你我觀點的根本分歧。」

赫連熙聽的眉頭緊皺:「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。」

林若拙孤獨的45度角仰望天空。《第二性》什麼的對於古人來說太深奧了。天才怎麼就這麼很寂寞涅?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,結束話題:「你到底還吃不吃午飯?」

赫連熙幽幽跟在她身後,走了一段路,忽輕聲道:「我的拳頭不夠大。」

林若拙頭也不回:「你的拳頭就是再大和我也沒關係,自己的拳頭才值得相信。」

「相信自己的拳頭……」赫連熙低聲重複,「只有自己的拳頭能相信……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

那日談話後,赫連熙不知是想通了還是什麼。不再成日鬱郁。雖然還是很少說話,作息卻恢復了正常。每天晨起練拳練劍。上午時間教赫連暮晴讀書認字。下午去庄中四處閑走,往往要溜達到晚飯時分才回來。晚飯後,原本是林若拙帶孩子講故事時間,侍女們做針線相陪。赫連熙也老臉皮厚的擠進來,美其名曰一同聊天。

銀鉤幾個很局促。林若拙卻不理他,肆無忌憚該講什麼照舊講。赫連熙居然也安安分分聽。實在聽不下去了,開口辯一句。

林若拙給赫連暮晴講的是她拿手好戲《史記》。同人都寫了十來年,自是滾瓜爛熟,邊邊角角哪個人物沒被摳出來yy過。赫連熙一開口,她便有滔滔不絕的話往下辯。你來我往,唇槍舌戰。

「吳越之戰告訴我們什麼?它告訴我們人不能太壓抑。要適當的減壓。壓抑狠了,一旦成功來臨,就很容易反彈走向另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