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32章清風拂山崗

第132章清風拂山崗 (1/2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29 16:39  字數:4908

不知不覺天已經黑了,糾結的對話折騰的兩人都筋疲力盡。冰@火!中文林若拙無精打採的開門,蔫蔫的回房,洗洗睡了。

赫連老七比她好些,精神略有振奮。心情很好的喚了小何子進來服侍洗漱,在書房睡下了。

這對夫妻抵達定庄後的第一晚就延續了分房而睡的好傳統,三個下人見怪不怪,畫船陪著赫連暮晴,銀鉤睡外間值夜,一宿無話。

第二日,生物鐘準時喚醒。林若拙洗漱完畢,如往日一樣,領著赫連暮晴在院里做早課。

要說被發配來此最大的好處,便是她的所行所為再不需偷偷摸摸,想做什麼都能光明正大。比如此時,一身短打,肆無忌憚靠著牆豎直壓腿的某人,氣定神閑猶有餘力的對赫連暮晴囉嗦:「……這個動作的要領是背不能彎,腰側用力,向大腿貼緊……有酸漲感,這就是有效果……」

赫連暮晴站在一邊,獃獃看著她一舉一動,半聲不吭。

林若拙也不介意,自得其樂做完熱身運動,舒展全身關節韌帶。之後便是舞一套拳,若粉蝶穿花,煞是好看。

赫連熙從窗戶上收回眼睛,不屑一顧。花拳繡腿,半點殺傷力都沒有。虧她練的還來勁。

小何子捧著一條紫色腰帶過來,問:「殿下,系這條可妥當?」

這位原本是干粗活的,貼身伺候屬緊急上崗,好多事沒把握,很自然的養成了事事多問的好習慣。

赫連熙一瞥新上身的藕色錦袍:「換香色的那條。」

小何子忙去換了來,給他繫上。赫連熙垂眼看了會兒他的動作,又抬眼去看窗外。那邊林若拙收了拳腳,開始練習走步,婷婷裊裊。粗布腰帶下,柳腰纖細不盈一握。

「換掉!」陰沉著臉開口。

「啊?」小何子一愣,莫名:「換?換什麼?」

「換勁裝。」赫連熙一臉嚴肅。

林若拙走著身段正過癮,就見書房門砰的打開。一身勁裝的赫連熙拿著寶劍走了出來。

這是……

院中幾人齊齊詫異。

赫連熙於萬眾矚目中穿行而過,目不斜視,出了院子,繞行至後方樹林。

「殿下這是……」畫船獃滯看著那漸行漸遠的身影。怔怔道:「去練劍?」

林若拙第一個回過神,點頭道:「應該是。他也該練練了,快三十歲的男人,天天悶在屋裡不動彈。很容易生出大腹便便。」

話音剛落,就見那背影腳步忽頓了一下,速度加快幾分。消失於樹林。

畫船嚇的差點嗆到口水:「夫人。您說什麼呢!」

林若拙卻已將注意力轉回,清咳一聲準備開嗓子。赫連熙頹廢也罷,振作也罷,都不關她的事。自己日子過好就行。她不聰明,可不聰明又怎麼了?笨人難道就不要過日子了?他強任他強,清風拂山崗。守住自身的行為道德。不貪婪、不嫉妒、不懶惰、不自卑。堂堂正正、堅無不摧。魑魅魍魎來誘,我自金剛不動。那些聰明人機關算盡。又與她有什麼關係?

清亮的嗓音若泉水淙淙,流過山間田野,潤澤春色一片。

赫連暮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。

*****************

池邊的柳葉綠色愈來愈濃,赫連熙以前雖也時常鍛煉,卻不如現在這般日日空閑,生活規律。大半個月後就明顯有了不少改變,胃口增大,身型緊實。看著比剛來時幹練許多。

這日,小何子給他穿衣,發覺腰帶有些鬆了,隨口道:「殿下近日明明胃口甚好,怎還消瘦了些?」

赫連熙輕咳一聲:「廢話少說。動作快點。」待穿好了出門,又添補一句:「記得告訴做衣服的新尺寸,夏裝別做大了。」

小何子領命,見著銀鉤把話說了,銀鉤道了聲知曉,數數月份也差不離,便去庫房清點夏布。找林若拙商議裁製夏衫之事。

之前雖有司徒九送了東西過來,然到底是不如往日,庫存布料乃當地棉布土布居多,綢緞綾羅甚少。林若拙拍板:「細料子留著做內衫,外頭的全用棉布。」

料子問題還不算什麼,人工才更叫頭疼。目前主僕共六人,能動手做衣服的就銀鉤畫船兩個。林若拙從某種程度上很符合高門貴女風範,女紅針線鑒賞一流,製作水準三流。倒不是做不出來,而是做工奇慢,最多給自己縫個改良內衣什麼的。指望全套衣衫,一年出一套就了不得了。

如此,生產和需求嚴重不配套。

銀鉤的意思是,主子一家三口的衣服由她們來做。她們三人的就僱傭莊子里的婦人動手。

林若拙想了半天,若趕不及也只能這樣。嘆氣:「委屈你們了,跟著我受苦。原本該在外頭放良做正頭娘子的。」

銀鉤道:「各人有各人的活法,便是在外頭做了正頭娘子又如何。不是人人都若許家嫂子那般好福氣的,夫人失了勢,婆家焉有不嫌我們的?便是遇著有良心的,自個兒姿態也得放低,何苦來。還不如在這裡,苦雖苦些,卻難得鬆快,且不必看人臉色。」

林若拙忍不住笑:「也就你我幾個覺得鬆快了。那一位可是憋屈的很。」

銀鉤嘆道:「這也難怪,殿下是個男人,男人家總有大志向。比不得我們女人,心小,只圖安穩日子。」

林若拙笑:「你這話一陣見血,從古至今男人都有大志向。」

當天晚飯後,幾個女人照例圍坐一處取樂,銀鉤畫船就著燭火縫製衣衫,林若拙給赫連暮晴說故事:「今天咱們說上古時代的事。上古時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