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31章火星人和地球人

第131章火星人和地球人 (1/2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23 23:03  字數:4397

赫連熙冷笑:「還裝?可惜你的姦夫不為你著想,送上門授把柄。「姦夫?!!!」林若拙震驚,「你以為我和司徒九有什麼!」

赫連熙繼續冷笑:「你說呢?」

「放屁——!」林若拙怒了!非常不淑女的爆粗口。她真怒了:「赫連熙,你可以瞧不起我,瞧不起我的智商,恨我算計你,這都可以!但你惟獨不能質疑我的道德!我會看上有婦之夫?我會當小三?你放屁!你做夢!你無恥!」她肺都要氣炸了!什麼亂七八糟的都說了出來:「我要是這樣,和那些側妃、姨娘有什麼區別!天下男人都死絕了!非得和別人搶是不是!什麼好東西!我能幹這種事?我爸,咳咳,我娘就是死了也得活過來抽死我!」

赫連熙萬萬沒想到林若拙對這個這麼反感。動靜大的嚇人。聽到最後一句,聯想到秦氏的死因。不可思議之下又有幾分理解。世上的確有這樣的犟骨頭。見她不像裝的。不禁懷疑:難道我搞錯了?可這也說不通呀。

直接就將疑慮問了出來:「你們既然無事,那他為何送這樣一份親筆禮單?」

「我哪兒知道?」林若拙已經氣糊塗了,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:「他有病!他大方!他助人為樂!」

赫連熙也噴了,哭笑不得:「你冷靜點。司徒九不會做沒有目的的事。莫非……他故意要引起我的懷疑?」這樣倒也說得通。可問題又來了,他們夫妻有罅隙,對司徒九有什麼好處?

「你和司徒九有仇?」他問。

林若拙的情緒穩定了一些,聽他這樣問,順口道:「有仇還送禮?這就是你的分析?」

赫連熙恨不能拍醒她:「豬腦子!不管你與他有無瓜葛,這份親筆禮單一送,便是挑撥你我夫妻。可不是有仇。」

林若拙反唇相譏:「你才是豬腦子。難道我們現在夫妻關係很好?還用的著人挑撥?」

赫連熙一陣膈應,胸口悶的不行。這女人!這女人不刺他就不舒服是不是?暗恨,這是犯了哪路神仙,倒八輩子霉才娶了這魔星。跟她一比。林若涵簡直就是賢良淑德的典範有沒有!氣諷:「我看司徒九是腦子有病了,才看上你這種女人。」

林若拙哼一聲。

赫連熙猛然一驚:「真看上你了?不是……他,真看上你了!」

林若拙動了動嘴:「你別胡說。他沒說過這種話。」

赫連熙什麼人,一眼看出蹊蹺。瞬間暴跳如雷:「混蛋!沒說過?沒說過!就他的手段,這還用得著明著說!卑鄙無恥!奸詐小人!居然撬老子的牆角!還有你!你是不是很高興,很得意!不守婦道……」

「你嘴巴放乾淨點!」聽他越說越不像話,林若拙也怒了。吼回去:「你又是什麼好東西!這個女人用、那個女人用,殘花敗柳一個!」

這話有點深奧,赫連熙先是一頭霧水。兩秒後想明白。一腔怒火、吼著就沖了上去要掐死她:「林若拙!我殺了你!」

林若拙跳腳,在屋子裡飛快的躲,瞅准了方向跑到門口,一拉門閂:「你敢動手我就喊出去!」

赫連熙冷冷看她:「有本事你一輩子跑出去!」

林若拙咬咬牙,豁出去道:「你敢打我,我就出去喊,說你床上不中用。硬不起來了,惱羞成怒要打死我。」

「林若拙!」赫連熙臉綠的都扭曲了,「你還是不是女人!」

「打女人,你還是不是男人!」某女毫不示弱。

局面僵持住,門開了一半,隱隱可見院門外有人來人往。赫連熙深深吸氣,暗自念『好男不跟女斗,好男不跟女斗』。念了十來遍,才氣有些平:「我不打你,過來好好說話。」

林若拙狐疑,十分可笑的拉著門閂靠牆而立,做出隨時能跑的動作:「別,有話就這樣說吧。」

赫連熙氣笑了:「司徒九見過這樣的你嗎?若是見過,我看就是給他十個膽子也沒了心思。」

林若拙煩躁:「幹嘛老提他。」

「廢話!他都下戰書到……」赫連熙喝了一半,神情突然一頓,收回了後面的話,若有所思。就這樣保持了思考的姿勢很長一段時間,若有所悟,神色恍然,哈哈大笑:「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!」笑了一會兒,嗤嗤反問:「我說,你在司徒九面前,是不是一直都裝模作樣,跟個淑女似的?」

「我本來就是淑女。」林若拙很不高興。

「……」為了自己的健康,赫連熙決定有選擇的過濾掉某女的話,自顧自道:「我知道司徒九為什麼這麼做。可笑!枉費他自負聰明,卻怎麼也沒想到遇上的是你這種女人,這也算是陰溝裡翻船了,可笑,可笑。」

這人不是瘋了吧。林若拙左看右看,打算奪門而出。

赫連熙終於笑夠了:「來來來,我給你分析一下。話說有個男人,娶了個心系自己弟弟的女人。偏偏這個妻子身份高貴,休棄不得。此女還異常善妒,自己不喜也容不得旁人插手,但凡有姬妾懷孕,總要出點事落胎。於是,男人老大一把年紀了還沒有個子嗣。這日子,過的自是沒滋味透頂的。」

林若拙哼了一聲。心道某人有什麼好得意的,若是京城那邊想不起來賜新女人,你也照樣斷子絕孫。啊不對,某人還可以在莊子上打野食。哦,她忘記這點了……

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,赫連熙的話已經過去了一大段:「……他有出身、有才華、性格自然就傲氣。普通女人哪裡入得眼,自是想找個同樣出身好、才華好、容貌上佳的女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