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30章送禮

第130章送禮 (1/3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22 19:47  字數:5835

定庄的佔地面積挺大,外圍農戶約有百戶。田地山林小河溪澗應有盡有。頗似一個小型村落。

這地方的人分兩種,一種是奴籍,各種原因發配了來此從事耕種、養殖、雜務等工作。另一種則有官職在身,品級多在九品、事管理。其有兩人,一個是庄出身的馬忠良。另一個則是護陵軍校尉譚志光。

定庄雖大,但對於赫連熙來說被限制在這樣一種地方,其屈辱感是怎麼也揮之不去的,情緒一直鬱郁,成天將自己關在書房。謝天謝地,總算他心志還可以,沒有寄情於酒精、毒品、*什麼的,徹底一蹶不振。

林若拙適應良好,這個社會貴族女人的活動範圍本就小,社交更是受局限。不管是靖王府里偏安一隅,還是司徒九的『秘密花園』。都需要無時無刻的警惕和憋屈。這一比較,單論心靈放鬆度來說,定庄的田園生活無疑要強上太多。

當然,林若拙客觀分析了一下自己的心理,覺得能適應良好還有一個原因——『不患寡而患不均』。

話說以前在王府,她得『安分守己』的關在內宅,忍受共用一個男人的一群女人之間刀光劍影。赫連熙卻在外過著豐富多彩的生活,實現自我價值。

公平嗎?當然不公平。但這是現實社會造成的,不公平也只能憋著。

現在呢。皇權鬥爭下,失敗者赫連熙變得和她一樣了——不能出門、不能上街、不能交友、不能旅遊、不能喝茶聽戲。最重要的,不能幹自己喜歡乾的事,這位也被憋著了。林若拙那個高興啊!『心理平衡』了,心靈舒暢了,神清氣爽了。

七皇子妃的高興是個人都能看出來。

但沒人知道她為什麼這麼高興,包括身邊的銀鉤畫船。

這兩位是出宮門後匯合的,恆親王所說的『七皇子妃自有僕人』就是她們。

兩人一直待在袁清波的宅子里,被恆親王給逮著也正常。至於為什麼兩個都能來。很簡單,七皇子的家眷不是一位,而是兩位。

五周歲的赫連暮晴懵懵懂懂的被抱了來,雖然她很早就被找著,但因林若拙出現的晚,老七一直光棍著。她便被小九夫妻倆暫管。這回離京。自是要一塊兒送來。

幼兒園孩子,遭受了這麼大一次恐懼,十分害怕。原本就有些內向的性格有往自閉症傾向發展的趨勢。林若拙也是無聊,就成天帶著她在田間空地跑來跑去,捉蝴蝶、追蜻蜓。咿咿呀呀逗她說話。

「晴晴,看,這是小蝌蚪。」春天時節。池塘的邊緣聚簇著許許多多黑色圓腦袋的蝌蚪,小尾巴一顫一顫的游著。林若拙蹲在河邊,伸長手臂,拿綳了一圈竹子的紗兜,幾隻傻頭傻腦的蝌蚪就被舀了上來。

「來來,放進缸里去。」將瓷缸,放出蝌蚪。遞到赫連暮晴手好了。放回屋裡,天天換水。小蝌蚪會慢慢長出四條腿,到了夏天就變成青蛙啦!」

赫連暮晴沒說話,手牢牢捧住了白瓷缸。

林若拙微微一笑:「這回晴晴自己捉幾個再放進去好不好?」

赫連暮晴不吭聲。對著她遞過來的。

林若拙也不氣,笑笑收了回來:「那好吧,還是我來。」又舀了幾個。取出水面。

赫連暮晴將手面前伸了伸。林若拙抿唇一笑,放了新捉的進去:「好了,現在我們去問問農人它們吃什麼,該怎麼養?」說罷,起身去欲一隻手接過瓷缸。

赫連暮晴一躲。

林若拙笑:「你想自己捧著走?好,那得慢些。小心別灑了水、別摔倒。」

赫連暮晴捧著瓷缸慢慢走。速度自然堪比烏龜,不過倒是很穩,至少水沒有灑出。林若拙也不催她,慢慢跟在後面。走了一段,見她小手臂有些晃,便道:「累了就放下歇一歇再走。」

赫連暮晴放下瓷缸,守在一旁休息。片刻後再捧著走。

如此一來,真是慢的和烏龜一樣了。林若拙瞅瞅四周,索性掐了嫩柳枝,一邊編個綠茵茵的小環一邊等她。

好容易走到屋子門,林若拙已經編了個大大的柳枝環,上面插滿了野花,手工粗糙不堪。笑眯眯的問赫連暮晴:「好看嗎?來,拿著玩吧。」

赫連暮晴放了瓷缸回屋。又出來,接過花環,低頭站到一邊。

林若拙暗暗嘆了口氣,從房裡搬出一張凳子:「坐下慢慢玩。今天天氣好,我們在院子里畫畫。你坐一會兒,我去搬畫畫的桌子椅子來。」

赫連熙坐在書房簡陋的椅子上,無聊的翻著一本書。見林若拙進來,目光掃到她頭上的柳葉,褲腳的黑泥,再看那從頭到腳的棉布衣服,頓時氣悶:「你看看你,成什麼樣子!」

「我怎麼了?」林若拙莫名其妙,瞅瞅自己。上身粉色曲裾,下身褐色長褲,利落整齊:「你又發什麼神經?」

赫連熙冷笑:「你倒是適應的快!這就成農婦了。怎麼,外頭有沒有哪個農夫來與你搭訕?」

神經病!林若拙翻了個白眼:「你有病吧!整個定庄說小不小,說大也不大。誰不知道我們三個的身份?搭訕?」掃一眼他手裡的書頁,上書《花間仙緣》四字,嗤笑:「你話本看太多了吧!」

赫連熙一陣胸悶,猛的甩出手上書本!該死的這破地方,連個正經書都沒有!儘是艷情話本。當他看的很樂意嗎!該死的馬忠良,什麼破品味!

卻也不想想。一個待在這種犄角旮旯的太監主管,?

林若拙不理他發飆,自顧自搬了書桌出去。恰好小何子進來,一見就叫:「夫人別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