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28章解釋

第128章解釋 (1/2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18 17:58  字數:3895

再度睜開眼,天已微亮。床的另一半早已空空。林若拙揭開被子起身,一動,到處都疼。私密地方尤其嚴重,乾涸的液體黏在皮膚上,難受的要死。

垂頭平緩了幾口呼吸,慢慢下床披上衣服,對外喚人。

進來的是方亭,見她已經下床,趕忙道:「娘娘,您醒了。奴婢伺候您更衣。」

林若拙道:「身上有些難受,你去打些熱水來。我要洗洗。」

方亭一愣,隨後明白了什麼,臉色通紅,聲音極輕:「是。」

熱水很快送了來,林若拙拒絕了她的服侍,自己去凈房清洗,溫熱的水流洗去黏膩,手指撫摸下,輕輕呼了口氣。有輕微腫脹,尚未出血。

換好衣服出來,柳亭端上早飯,高興的道:「娘娘,今早康王妃、順王妃都派人來給您送了些衣物。」

林若拙心下溫暖,問道:「人呢?」

柳亭笑容頓了頓,略有黯然:「娘娘,外人是不可以進來的。」

林若拙一怔,也笑:「是我忘記了。沒事。都送了什麼,你拿給我瞧瞧。」

柳亭又來了精神:「您先用飯,我一會兒就拿來給您瞧。」康王妃和順王妃派來的人不但送了好些衣物首飾,還厚厚封了荷包給他們。囑託他們好生伺候王妃。這是自這位靖王妃來後第二回受賞了。不用說,他們幾個也知道誰是財神。

吃完早飯,柳亭和方亭剛要領她去偏屋,就見孫路氣喘吁吁跑了過來:「娘娘,恆親王殿下來看您了!」

柳亭兩人皆是又驚又喜!蕉青園自從關進兩位王爺,幾乎就無人問津。這回可好,都能來訪客了。

因楚帝不能動彈,故將一切外向聯絡的事都交予了恆親王這位堂弟。下面辦事的也是人精。楚帝雖有起色,但到底沒有痊癒,精神反一天天衰敗下去。眼見著權利交接更替就要來臨。誰不機靈著想撈幾分資本討好下一任主子?

下一任是誰不好說。不過不管誰是下一任。恆親王殿下都是擁立者。故而,恆王爺現在宮廷權,各層各階都給面子。

老練如恆親王,享受特權的同時也很注意影響。他沒有進怡然居,而是讓人將林若拙帶到了蕉青園西邊的浣紗榭,與之見面。

浣紗榭是臨著園小小建築。常做夏日納涼麵水飲宴之用,此時冬日,關閉了四面門窗,燃幾個火盆,倒也還溫暖。

恆親王早到了。見林若拙進來,揮退所有宮人,臉陰陰的看了她好半天。沉聲開口:「圍追你的那幾個家丁,你可知他們的來歷?」

林若拙老實回答:「知道。是顯國公世子司徒九的人。」

「你還知道啊!」恆親王猛拍了一下桌子,「你招惹他幹什麼!」

林若拙低眉順眼:「原本我是去找年幼時教過我和哥哥的韓夫子,夫子現在司徒九手下做幕僚。我想著,或許能幫我尋個容身地。」

「糊塗!」恆親王再度罵她,「容身地,你能有什麼容身地?之前幾天混亂也就罷了。動亂既已平,能容的下你的地方除了靖王妃這個身份。你以為還能有什麼!」

「王叔!」林若拙被他一罵,眼眶頃刻間就紅了:「我知道錯了。我只是咽不下這口氣,不想跟他過下去了。他榮耀之極也好。落魄至斯也好,我都不想跟他過下去。」

恆親王給氣笑了:「不想跟他過下去,那你想和誰過?司徒九?」

「不!」林若拙幾乎是立刻反駁。聲音尖銳:「絕不!司徒九有妻子。我再如何不堪也不至道德淪喪,覬覦別人的丈夫!」

恆親王卻以為她是不屑從正室身份淪落至外室。冷哼道:「我瞧司徒九對你挺不錯。昨兒剛知道我在查這事就親自來見,那幾個家丁也遠遠打發了處理。以他的聰明,未必不能有兩全之策。」

「司徒九找您?」林若拙先是驚又是急,「您可得當心,他心眼多,不好惹。」

恆親王又冷哼一聲,心裡卻因她的話舒暢許多,嗤笑:「我知道他心眼多。只是這世上的心眼也不是他一人獨長的。難道在你眼裡,王叔我就很沒用?」

林若拙乾咳了一聲:「當然不是。只是……」她擔憂道,「您若答應他瞞下這事,萬一被陛下知曉……」

「傻丫頭!」恆親王不由深深嘆氣,「你還真是傻丫頭。你以為這個時候以陛下的身體,還能有幾分精力掌控全局?」

「啊——?」林若拙愣住。

恆親王搖頭:「真是傻孩子,這些事你不用懂。你只需知道。這事說白了也不是什麼大事,不過一個男人看上一個女人。若正常時期自是一段醜聞,可現在么,誰都不想多事。鬧出來有什麼好?別忘了司徒十一手上還有西北軍權。真要逼急了,司徒家焉能不魚死我不想多事,司徒九自也不願出事,其他人就更不願出事了。於是你這事就這麼算了,沒必要讓陛下知道。還是按原來定的,就說在我城外的私宅躲了幾日,回京的路上遇見趁火打劫的。匪徒已經處理。」

說到這裡,恆親王又笑:「最重要的是,老七他自顧不暇。既沒能耐知道,也沒條件計較。你小心些,別讓他發現就成了。」

林若拙怔怔,這麼大的事就這麼完了?本以為按照古人重視女人名節的程度,差點都做好死的準備了。

恆親王啐她:「小小年紀,什麼死不死的。老七老事都不一定死呢。」如果楚帝知道這件事,林若拙說不定還真有可能被賜死。問題是,楚帝現在的身體狀況管不了許多事。他又見不得從小教養過的女孩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