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27章一對一

第127章一對一 (1/2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17 23:58  字數:3885

第12br/>

在發現自己的人生重新來過一次的時候,赫連熙以為,世上已經不會再有什麼超出他的接受度了。

即便是楚帝於最後關頭開口說話,瞬間扭轉局勢,他也不過是湧上一種『輸了』的感覺。既然設想過成功,失敗這個詞也不可能沒有預料。只是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局而已。

但是,赫連熙今天發現。這世上還有他不曾想像過的驚奇。

比如,眼前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林若拙。

林若拙有秘密。這一點赫連熙潛意識裡也有準備。但他準備的,無非是像林若涵、丁善善之流的女人,再厲害些比如三嫂潘氏、生母段淑妃,甚至是司徒皇后這樣的他都能不意外。惟獨這種『破罐子破摔』是他怎麼想都沒想到的。

要找一句比方,那就是:這位豁出去了,撕開一切偽裝和面具。放肆的用最真實的原貌來面對。

對他們這樣出身皇家、或者在皇家生存下來的男男女女來說。這種行為太過不可思議。脫光全身的衣服都不會脫掉臉上的面具。因為偽裝不僅是一種本能,還是一種保護。即便是他的母親,也不會在他面前暴露所有。林若拙這種表現,只能說明一點。

「你這是認定我翻不了身了!」他咬牙切齒的擠出。

林若拙歪著腦袋想了一下:「倒也不是。這人那,沒到蓋上棺材的那天,誰都不能說就沒了翻盤的機會。但是,你若翻身重上高位,難道還能容的下我?」

赫連熙淡淡道:「你若安分守己,我為何容不下?」

「安分守己?」林若拙跟聽到了笑話似的,挑眉怪叫:「赫連熙,你是低估我的智力還是高看你自己的人品?什麼叫安分守己?新婚當晚段娉婷給我下絕育葯,我老老實實的承受下來當什麼事都沒發生,是不是就叫安分守己?」

話說完。她還特意觀察了一下對方,這位別是被關久了,腦子關傻了吧?

「你那是什麼眼神!」赫連熙被看的惱羞成怒,又抓住關鍵:「你知道你被下了葯?你怎麼知道的?說!」

林若拙輕鬆的返回去:「七殿下。聽這口氣,你也知道我被下了葯啊。你怎麼知道的。說!」

「……」赫連熙臉陰沉的能滴出水來,沉默良久。冷冷開口:「你是誰?」

林若拙驕傲的一揚頭:「林若拙。」隨後,又笑著反問:「你又是誰?」

「赫連熙。」老七同學的臉更加陰沉了。在房間里踱了一會兒步,停下:「一直是林若拙?」

提問方式升級了嘛,林若拙呵呵笑,也不推諉。意味深長的道:「從出生到現在,都是。」

赫連熙瞳孔收縮,狠狠瞪住她。

林若拙繼續笑:「我剛剛說什麼來著。沒蓋上棺材蓋,誰都不能說沒了翻盤機會。其實也不然,有一種人就很幸運,棺材蓋都蓋上了。偏偏就還能再來一次。不可謂老天不厚待呀!」

赫連熙眼睛寒光乍射,簡直像要活吃了她。

林若拙無畏無懼:「怎麼,是想打我一頓,還是乾脆殺了我?無所謂,赫連熙。你確實可以讓你的父親再失望一點的。」

赫連熙牙齒咬的咯嘣嘣響,冷冷道:「你到底是誰?」

林若拙輕聲一笑:「想知道?」眨眨眼,搖搖手。得意的唱起來:「就不告訴你!就不告訴你!就不——告訴你!」

「你……」赫連熙一向自詡高貴,對傳聞人的男人十分之看不起。但是今天,他突然就理解了那些男人。不是那些人沒格調。實在是有些女人真的很……非常之欠揍!

「想打我?」林若拙再接再厲的戳他,「看!陰暗的心理出來了吧!我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君子!什麼溫仁厚,統統都是假面具!現在,暴露你的真面目吧。男人!」說完了,還手一揮,如喊口號般划出弧度!

赫連熙不停的默念『冷靜、冷靜』,念了好一會兒,才壓著氣冷聲開口:「你瘋了。我不和瘋子計較。」

「切——」林若拙無趣的嘟了嘟嘴,「一點幽默感都沒有。」這種男人,放在米國選舉時代絕對沒有前途。

赫連熙深深覺得自己有血脈爆裂的傾向。他要是再和林若拙這麼說話下去,他一定會血脈爆裂的。

「你就不能好好說話。」深深吸氣,他不抱希望的做最後一次努力。

熟料林若拙收起誇張的表情,居然認真的回應了:「赫連熙,你有讓我好好說話的態度和誠意嗎?」

赫連熙霍的怔住。

林若拙『嗤』的一笑,推開房門。沖外面喚:「柳亭,水好了沒?」

「娘娘,已經好了。」柳亭柔柔的聲音傳來,指揮著兩個小太監架著熱水桶:「讓娘娘久等了。」

「無妨。時間剛剛好。」林若拙若有深意的看了赫連一眼,「我去沐浴。夫君,您自便。」

*****************

洗完澡,柳亭居然取來一身不錯的宮裝,從內到外包括鞋子都有。林若拙十分驚訝:「這是哪兒來的?」

柳亭殷勤的笑:「是胡總管派人送來的。」

林若拙有些納悶,又一想自己都這樣了,有什麼值得人盤算的,遂放開。

午膳是簡單的四菜一湯,白米飯小半桶。菜肴倒還算豐盛,葷素搭配、新鮮度尚可。被軟禁的人沒有擺譜的資格,赫連熙老老實實出來和她一塊兒用飯。雖然一直到用飯完畢兩人都互相視若無睹,一言不發。

孫路和柳亭雖覺有些怪異,卻也不甚奇怪。被軟禁的皇子嘛,脾氣怎麼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