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21章大吃一驚

第121章大吃一驚 (1/2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11 00:51  字數:3916

她的問題?她有什麼問題!

林若拙幾乎跳腳!

她從不認為自己有什麼問題。..活了兩輩子,腦袋清醒,目光清明。前知五千年歷史興衰,後知高科技信息社會。知曉星空宇宙、地球自轉,風雨雷電、物理化學。她懂的多了去了!雖然一不擅權謀、二不擅內宅爭鬥,卻也不貪不奢,認清自身。不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,不去想非分之想。她怎麼就有問題了?她活的再仔細不過,她能有什麼問題?!

司徒九盯著她一副炸毛的樣子看了許久,慢慢摸出一面銅鏡給她。

「幹什麼?」林若拙瞪他。

「照一照。」司徒九鼓勵她,目不轉睛。

林若拙照了照,嚇一跳。嗷!她的端莊形象,她的高雅斯文全沒了!鏡子里的人怒火熊熊,兩眼雪亮。就差張牙舞爪。

趕緊將鏡子反面一壓,收斂表情。咳咳兩聲:「世子,你不厚道。」

司徒九也不答話,微笑以對。

林若拙就忽覺空氣有些奇怪,咳了一聲,轉移話題,胡亂道:「世子,你一個大男人,還隨身帶銅鏡啊。」

司徒九道:「本來不帶的。幾年前,有人說我笑的假,讓我好好照照鏡子。故隨身攜帶,以正儀容。」

林若拙又卡殼。

氣氛越來越古怪,就在她幾乎要斷定不是自己錯覺時,司徒九忽而起身,彬彬有禮的告辭:「天色不早,不打擾你休息了。」

林若拙:……

隨著他離開,壓力驟減。某女鬆了一大口氣,拍拍心口,感覺自己緊張的很莫名。司徒九有什麼好怕的,不就是收留了她么。又不是她哭著求著的。呸呸!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王八之氣?她被側漏出來的輻射到了。

一定是這樣。林若拙想了半天,安慰自己。洗洗睡了。

晚上,做起夢來。

夢中,先是袁清波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官差給抓了,京兆尹於大堂上定罪,大喝道:「袁清波,你謀害靖王妃,證據確鑿,判當堂處斬!」袁清波大喊冤枉。京兆尹如狼似虎:「靖王妃生死不明,最後出沒的地方就是你的住處。定然是你密謀殺害!你還有什麼可狡辯!」說罷,也不等辯駁,一群身形彪悍的官差就將他推至菜市場。儈子手揚起閃著寒光的大刀……

「住手!住手!」林若拙滿身大汗,驚恐的狂喊:「刀下留人!我沒死,我在這裡!」

然而沒人看見她。很快場景轉換。夏衣、絲雨、尺素三個被兇狠的婆子押著。馮氏、黃氏、童氏三堂會審:「王妃有難,你們倒先跑了。說!六丫頭在哪裡!」

夏衣三人說不知。馮氏冷冷道:「如此,也只有送你們去官府了。現陛下要我們府上交人。我們上哪兒去交人。少不得讓他們問你們去。」接著。又是一群如狼似虎的大漢神奇的出現,押著三人去了。

場景又轉換,畫船和銀鉤給幾個相貌猥瑣的男人拖著,男人們猙獰的笑:「抓到兩個肥羊,兄弟們今晚好好快活快活!」

銀鉤哭喊著分辨:「我們是好人家的女孩兒,你們還有王法嗎?」

「呸!」最猥瑣的那個罵。「好人家的女孩兒怎麼會孤身上路。連個戶籍都沒有。分明不是逃奴就是逃妾。就是殺了你們也沒人管!」

場景不停的轉換,又是林若謹夫妻在半路被人打劫,又是幾個堂妹被夫家嫌棄。最後。赫連熙出現在夢中,對著楚帝哭訴:「都是林若拙教唆孩兒的,她想當皇后,教唆孩兒造反。林家的人都是幫凶……」

「胡說——!」林若拙再也忍不住,大喝一聲。翻身坐起。夢中人物消失的乾乾淨淨。

她一陣恍然,好半天才回過神。想起自己在司徒九的地盤,被收留了。剛剛那些可怕的場面都是夢境。

屋外,黑幕沉沉。身上滲出的汗水浸透厚實的絲被,微微泛潮。

心理學說,夢境是人心底潛意識的寫照。

遙遠的記憶中曾翻看過的書頁驀然閃現腦海,林若拙雙手捂住臉,低聲輕泣。

她是不是錯了,她是不是真的錯了……

**************

早起,小環像是沒看見她泛青的眼底和紅腫的眼眶一樣,如平日一般伺候洗漱:「姑娘可要用些玉蘭膏。這是最新出的香脂,宮中賞賜下來的。擦在臉上潤而不膩。」

梳頭的時候又囉嗦:「昨兒世子打發人送來幾匹料子。一會兒我拿給姑娘瞧瞧。新年快到了,姑娘也該裁兩件新衣。」

林若拙恍然察覺,從第一天入住這裡,小環和三個婆子就一直稱呼她為「姑娘」。梳的髮飾也是未婚女子裝扮。

「快過年了嗎?」她問。

「可不是。」小環利落的給她簪上一支鑲紅寶石孔雀簪,又去選耳墜:「再有十來天就過年了。姑娘的衣服得趕緊備下。」

吃完早飯,衣料就已在偏屋一匹匹鋪陳開,料子很好,都是進上貢品,和她往日穿的差不多。顏色素淡,皆為淺綠、淺紫、粉白等。想到林老太爺和老太太的喪事。林若拙嘆了口氣。司徒九這樣的聰明人,她不是沒遇見過。老七重活了一輩子比之也不差了。可是這等聰明的人將一顆七竅玲瓏心用在照顧她之上,卻是從沒經歷過的待遇。

榮幸之餘有些惶恐,司徒九對她似乎也太好了點。

不過也不然,昨天那席話說的就很不客氣。幾乎可稱得上是教訓了。就差沒指著她腦門說:你真沒用。

這麼一看,好像也沒那麼好。

林若拙霎時糾結了。

下午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