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20章你的問題

第120章你的問題 (1/2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10 01:10  字數:3773

冬日的陽光在清晨時分多為虛弱無力,到得中午方漸漸燦爛,灑下融融暖意。..

司徒九延續了他一貫優雅從容的生活品質,窗前小几放著一套茶具,紅泥爐燒著熱水。白煙氤氳。

林若拙見他置若罔聞的燒水、沏茶。便也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,在對面坐了。

一杯清香裊裊的碧茗送至,她接過,抿了一口。

「味道如何?」司徒九淺笑而問。

「世子手藝高超。」林若拙的讚揚是真心的,「冬日時節的茶葉放置了一年,世子卻能沏早春之清遠。真乃高手。」

司徒九溫柔而笑:「你喜歡就好。」

林若拙怔了怔,不再說話,捧著杯子輕啜。

司徒九的話卻多起來,先是關切的問她如何逃出的靖王府。林若拙含糊答了,只說自己僥倖。胡亂在外城躲了幾日。司徒九安靜聆聽,對那些含糊其辭的地方也未曾多問。等她說完了,便將最新的京城動態給闡述了一遍。

這些事,閉耳塞聽的林若拙還真不知道。

比如赫連老七和老八雖然尚在軟禁,沒有定罪。周邊人的處置卻已一樣樣頒布了下來。

丁瀾韜私開銀礦,謀取暴利,私調軍隊,以下犯上。罪不可赦。丁家滿門抄斬,十歲以上男子皆無倖免,十歲以下男丁流放崖州做苦役,女眷沒入教坊賤籍。遇赦不赦。

林若拙倒吸一口涼氣。

這是要讓丁瀾韜頂罪。楚帝,莫非……他還想放赫連熙一馬?

司徒九繼續說:「景鄉侯府仗勢欺人,威脅官員,奪人家產。原該抄沒重罰,因在京中匪亂已闔家喪生,故不再於追究,只沒收其家產。奪其爵位。旁支返鄉。」輕輕看了她一眼,再道:「吏部郎中林海嶠,於任地方官職之時便有貪墨,品行敗壞等行為。奪其官職,永不錄用。禮部主事林海峰,身有殘疾,罷官。」

林若拙放下茶盞,指尖微顫。

「對了。」司徒九又道,「翰林院侍講林海嶼倒是沒被動彈。不過他自己上了一份上疏,父母雙亡。欲歸家守孝。還有你家長房的林若愚,二房林若謹,都上了類似的摺子。聽說。林府打算分家。」

林若拙已經鎮定下來,認真的看著他:「世子。你想要我做什麼?」

司徒九詫異,繼而淺笑:「若拙怎會如此發問?」

林若拙低垂了眉眼:「世子直喚我名諱,似有不妥。」

司徒九淡淡一笑:「總要有個稱呼。難道你想讓我稱呼靖王妃?」

林若拙頓時卡殼。沒錯,總得有個稱呼。這裡雖清靜。也有幾個下人。靖王妃、林六姑娘,都是不能叫出來的。

這麼一想,頗有些茫然,難道,她現在連個身份都沒有了?

曾幾何時,她痛恨於自己的身份。可臨到今日卻發現,失去了那層身份,她又是誰?

司徒九微微一笑。趁勝追擊:「我聽說林家分家後,孝還在一處守,但二房已經另有住處置下。可要我送你去那裡?」

林若拙默然以對,半晌後才道:「我,回不去了。」

司徒九又道:「我觀你有份路引。是江寧發出的。記得你母舅家便是在那處。或是去那裡投親?」

林若拙想起天真的秦表妹,長不大貪玩卻善良的秦表弟。以及那一對貪財心黑的秦小舅夫妻。嘴角抽了抽:「那裡,也非容身之所。」

司徒九微笑:「你看,你連一處地方也無可容身,身無長物。我又能圖你什麼?若拙,你心思太重了。」

林若拙垂眸,自我思忖,司徒九說的有道理,她現在這個樣子,還有什麼值得他圖謀的,無非一條命而已。打擊赫連熙?別開玩笑了。塵埃落地、大局已定,赫連熙已然一敗塗地,多她一塊小磚頭不多,少一塊也不少。

想來想去,只能歸結於司徒九吃撐了。

司徒九果然就給了個吃撐了的理由:「算來,你我從那年江上相識至今也有十年多了,若無你當初對姑母說的一番話,斷無今日之局面。說起來,你在我這裡透的底,比之至親之人面前,恐還要多幾分吧。」他笑了笑,「古人云,君子之交淡如水。我雖不敢自誇君子,十年相交,『友人』二字用於你我身上想也不算過分。既是友人,你落魄之時我搭個手又有何妨。」

認識了十年的『友人』么?林若拙有些迷茫。說真的,她雖在此地生活了二十餘年,接受了一整套古代文化教育。但因其大家貴女固守後院的特殊性,以及前生根深蒂固的世界觀、道德觀、人生觀。對這個時代所謂的『士子』之風,依舊不是很能理解。

在她看來,她和司徒九的結盟關係是不對等的。除了一開始給予不少有用信息外,之後六年多時間,她幾乎沒什麼作為。司徒九是政客,利益無關下,憑什麼花費精力照顧她?

可現在,他給出了一個奇葩答案。除了政客,他還是個文人士子。所謂『士』,有士的風骨。

什麼因為一句承諾殺了自己家小孩,保護朋友家小孩啦。什麼因為一個約定,就是人死了,魂魄也要赴約啦。種種傳說雖然誇張,卻是真實發生在這個封建社會的案例。還被『士子文人』稱頌。林若拙不能理解。卻不妨礙知道這種『道德觀』是整個社會主流所奉行的。

那麼,司徒九用這種理由收留她,似乎也有可能?

畢竟現在大局已定,她一個失蹤靖王妃的身份,可有可無。實在影響不了什麼。司徒家保留了一定的實力,收留一個無處可歸的她,比收養一隻流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