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18章舊怨

第118章舊怨 (1/2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7-02 05:39  字數:4202

事情談完,略休息了片刻。韓澈找了人來將林若拙送去另一處民宅安置。從頭到尾,韓家見到她的人除了夫子就那位中年男人。那一位看見的還是一頭低垂著的厚密劉海,不可謂不保密。

林若拙挺能理解韓澈這種防範心理。誰不重視家人呢。人總有個親疏遠近,保證家人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。況且韓澈待她也不薄,在這種緊張局勢下,能竭力安排安全居所保住她已是善良了。不管她,也可以說是本分。

這所宅子應該是隸屬於司徒九的下屬據點之一。最鮮明的特點就是這裡的人極端沒有好奇心。到點去廚房端飯,或者在那兒吃。衣服自己洗晾曬,缺什麼生活用品向管事申請。沒人對突然加入的林若拙好奇,問過一句話。

林若拙對這種境況如魚得水。上輩子她身體不好,大學上的磕磕絆絆。經常請假、軍訓免修,宿舍從來不住,四年下來,也就班長和團支書記得她。領畢業證書的時候,辦公室里有幾位老師都不敢相信她是這一屆的學生。

某人意外合拍的安頓了下來。律法上的夫君大人那裡卻是一片混亂。

赫連熙順利的衝進了皇宮,自然得知自己母妃被司徒皇后控制。但老七就是老七,攘外先按內,他沒管議政殿,先行清除外圍,掃乾淨老二和老四這兩個障礙再說。

司徒皇后對此種情形詭異的表示了默認。金衣衛們也一樣。楚帝病重癱瘓,總要選出一個下任帝王的,從目前來看,七皇子至少佔了正義之師的名聲。比那兩個殺弟逼宮的喪心病狂要好得多。

於是乎,赫連老七的清剿工作雖艱難卻也一路推進。老八帶著一批人馬圍剿老二,老七本人親自對上老四。混戰中,二皇子和四皇子殿下可歌可泣的身先士卒。不幸於混亂中死去。兩個領頭的一死,其殘餘勢力更是勢如破竹。赫連熙的人馬在付出幾近三分之二的折損後,終於全面控制了皇宮。僅剩一座議政殿。這個時候,他依舊有了足夠的籌碼來談判。

「父皇。兒臣赫連熙求見。」殿外,彬彬有禮的男聲帶著一絲肅殺。

司徒皇后笑了,看一眼胡春來:「胡總管,您看呢?」

胡春來恭敬的一彎腰:「娘娘。您是一國之母。陛下病重,自當由您主持大局。」

司徒皇后輕輕而笑,聲音裡帶著說不出的諷刺:「好,好個一國之母。老七。進來吧。」

殿門大開。赫連熙一身戰甲,衣袖上還沾染著暗褐色的血跡。老八一臉陰沉的跟在他身後。

「母后,亂臣已誅。還請父皇主政。」赫連熙恭恭敬敬的彎腰行禮。

「亂臣。的確該誅。」司徒皇后不動聲色的看了他一會兒。忽而問道:「只是老七,我不記得你父皇有給過兵符於你啊,你那些攻城、攻佔皇宮的人手,哪兒的?」

赫連熙連咯噔都不打一下,流利的道:「這些勇士,聽聞京中有人作亂,殺忠臣、亂朝綱。義憤填膺。響義舉,自發而來。」

「自發?」司徒皇后冷冷笑了笑,盯著他身側一人:「這一位,觀其面貌,似乎是西南部人吧。老七,我記得你有位側妃便是出自那裡。該不會是你偽詔調動,或者豢養私軍?」

赫連熙抬頭,正色凝視著她,輕聲而堅定的道:「母后,絕無此事。」

司徒皇后冷笑一聲:「是么。只是我這裡卻有一份彈劾你私開銀礦、私造刀槍劍弩、私自豢養兵馬、自私暗殺官員的摺子。」

赫連熙朗聲一笑:「母后,那些小人作祟,不足以信。」

「小人?」司徒皇后冷笑,厲聲指責:「若是我有人證物證呢。赫連熙,你早有不臣之心!」

「帶上來!」隨著她一聲令下。很奇異的,不知從何處出現幾人,押著昏迷不醒的丁瀾韜和數人。

赫連熙不由一驚,這幾個,皆是他留在西南經受銀礦的主力。還有一兩個,則是京城暗衛中人。

司徒皇后嘴角輕彎:「老七,別以為這幾個是硬氣我就沒轍。須知我能拿了他們來,你那老窩必是被一鍋端的。底下的人可不是個個硬骨頭。物證我也應有盡有,賬目往來、書信字條。你的字體,還挺不錯的。」

赫連熙面上終於動容,收起了那一份虛假的客套。冷冷的看著對方:「母后以為,這樣就能挾制我?」

「當然不能。」司徒皇后居然贊同他的觀點,不過話鋒一轉:「老七,你真以為你贏定了?」

時間卡的剛好,外面小兵急報:「殿下,驍騎營,驍騎營的人馬攻過來了!領隊的,是顯國公世子!」

司徒九!他不是被自己設計遇難了么?赫連熙赫然驚怒,隨即心頭一涼,知道中計了。

螳螂捕蟬黃雀在後,他以為自己是黃雀,卻沒想只是大一點的螳螂而已。他輸了,重生一次,他再度輸給了司徒九。

這意味著司徒家至始至終就沒相信過他,一直防備著他。

哪裡出了錯呢?還是司徒九就是那麼本性多疑?

精銳人馬就是精銳人馬。驍騎營衝進皇宮的速度比前幾支都快,赫連熙的人手本就折損不少,又是連著攻城、逼宮大戰兩場。對上以逸待勞、體力充沛的對手,節節落後。

溫文爾雅的男子踏入大殿,身後刀劍寒光的士兵和他蒼白略有憔悴的臉形成極端的對比。單看外表,任誰也想不到這麼個看著瘦弱蒼白的青年,於在談笑間掀起驚濤駭浪。

「臣司徒青陽見過陛下,見過皇后娘娘,見過靖王殿下。」很標準的一一行禮,動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