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17章部分內幕

第117章部分內幕 (1/2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9 06:21  字數:4135

袁清波不能理解林若拙的想法,但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支持了她的行動。『朋友』二字,他從未提及,行事卻皆不辜負若此。英雄每多屠狗輩,自古俠女出風塵。古話不是白說的。

臨走遇到一個問題。畫船的腳還沒好,若強行吃重,只怕就真傷了底子。日後落個跛腳。

這種境況,林若拙自是勸她留下。理由是現成的:「你以為現在的城門就好出去?我都不敢保證能不能成。萬一有變,你這腿腳能跑得過誰?」

畫船更不能理解:「既然不好出去,那您何不再等等。」

林若拙搖頭,兩個丫頭年紀小,有些事看不透徹:「袁大家幫了我,我不能害了他。」

作最壞的打算,她即便被人找到,也不能是從袁清波的房子里。一個王妃,逃難躲到了戲子的屋裡。放在戲文上可能是滴水之恩日後湧泉相報,跌宕起伏後皆大歡喜結局。然而擺在現實中,只有一個結果:靖王妃,你如何證實自身的清白?

侍女?笑話,侍女是你自己的,自然要幫你做掩護。

鄰里?這就更可笑了。鄰里能一天十二個時辰看著?袁清波是從不在這裡過夜,可某些事,不是白天就不能發生的。林若拙向來不忌用最大的惡意去揣摩人性。

身處高位這二十來年,她明白一個道理。即永遠不要存僥倖心理。政客間只有你想不到的無恥,沒有他們做不到的。靖王妃被一個戲子藏了數日,這種大把柄不被有心人利用起來才怪。

所以,她即便被找到,也不能是從袁清波的房子里。必須斷了明面上的口舌。哪怕真實情形大家都知道,沒有實打實的證據,就不好定罪。袁清波也就沒有牽連。當然。如果赫連老七腦子進了水,非要給自己弄一頂莫須有的綠帽,跟袁清波死磕,也只能認作倒霉。

所以說。赫連老七,你腫么還不失敗,還不去死呢?

林若拙一萬次的腹誹,快速收拾好了行李。利落的吩咐銀鉤:「你去雇輛車。送畫船去小福家修養。若有人問這幾天我們躲哪兒了,就說當晚和我便走散了,什麼都不知道。」

銀鉤大驚:「娘娘,您要自己走?這可不行!」

「怎麼不行!」林若拙冷聲道。「你放心,我不是沒計較的人。我有去處。只是不方便帶著你們。」

銀鉤不信:「您有什麼地方可去?」

林若拙道:「告訴你是害了你。什麼都不知道才是安全的。」

銀鉤哪裡肯聽這些,還要追問。忽覺頭昏沉沉。努力想清醒,卻越來越暈,視線模糊前,看見的最後一眼是畫船也『撲通』倒在桌上。

袁清波面不改色放下手中的茶盞:「你托我弄了這下三濫的江湖葯,就是迷倒她們兩個的?」

林若拙嘆氣:「清波,我也沒有辦法。你不知道,我做的事有多危險。我已是騎虎難下。赫連熙若是知道我做過什麼,他一定不會放過我。」

赫連熙去了皇宮,很難說和司徒皇后之間有什麼較量。搞不好她當初泄密大皇子身死和段淑妃有關的事就會敗露。憑赫連熙的智商,很容易舉一反三,順藤摸瓜,弄明白是她在後方撬牆角。這仇,結大發了!

袁清波沒有再勸。他自知能力有限,無法與赫連熙抗衡。所能做的,也只有祝福。

「你,一切小心。」

林若拙點點頭:「就麻煩你雇車送她們去染坊了。別自己露面,小心些。」踟躕片刻,欲言又止。最終只有一句:「保重。有緣他日再見。」

袁清波盈盈一笑,頗有幾分絕代風華的風姿,輕聲回應:「他日再見。」

既能他日相見,大家便都活著。

**************

用脂粉塗抹了一張黃臉,抹粗眉毛,放下厚重遮住眼睛的劉海。林若拙打扮成一個未嫁小民,提著花布包裹,一步步來到內外城相交的地方。轉過幾條街巷,敲響一間不大的宅院門。

「姑娘找誰?」一個中年男子聞聲開門。

「我是江南來的。」她低著頭,遞上一封信,用江寧口音道:「先父曾是韓先生的同窗,還請通報一聲。」

男子接過,打量她幾眼,側身道:「進來說話吧。這幾日京城管的嚴,你是怎麼進來的?」

林若拙仍舊低著頭,厚厚的劉海遮住面容:「原本是進不來的。今日不知怎的,城門又通行了。只是查的嚴些。」

男子恍然大悟:「是了。今日靖……」他霍的收住聲音,改口道:「書房就在前面。姑娘還請略等等,我去給老爺通報。」

林若拙福了福,側身站過一旁。

男子進了書房,韓撤正忙著,見他來報,很是詫異:「同窗?江寧人?」他不記得有什麼江寧的同窗啊?

那信封也很奇怪,上面一片空白,落款題名都沒有。韓澈撕開封口,裡面是一張輕盈的宣紙,沒有半個字跡,只畫了一幅畫:月夜百合。韓雁模擬繡的成名作。

韓澈手下一頓,死死盯著那熟悉的筆觸。稍後,面色從容道:「請那姑娘進來。」

男子便去請人,帶了林若拙進屋。韓澈又吩咐:「關上門,去外面守著,不許任何人來打擾。」

男子應喏退下。韓澈將畫稿丟進筆洗中,等著那畫漸漸浸濕,泡的稀爛。方淡淡問:「這畫,你從哪兒弄來的。」

林若拙抬起頭,輕輕一笑:「夫子何故如此生疏。不認識若拙了么?」

什麼?韓澈騰的一驚,定睛細瞧,幾近失態,又驚又喜:「是你!你逃出來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