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15章攻城

第115章攻城 (1/2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5 10:37  字數:0

對於政治事件的猜測,林若拙再不靠譜也比他強點,袁清波不再堅持.戲院那邊雖停演,他卻是個名角,不好失蹤太久,說了邪便回去了.

快到傍晚的時候,街外突然嘈雜起來,打架聲,怒罵聲,軍靴踩到地面特有的森森聲,一波接一波的響起.

天快黑的時候送柴禾的劉三兒挑著大捆擔子來敲門,對銀鉤道:秦姑娘,我這給您多送些,後頭幾天怕是難來了.

銀鉤忙問:您可是有事兒要忙?

哪兒呀!劉三兒站在門口瞅瞅左右,壓低了聲音:出大事了!我兄弟在西城門邊的家鋪子打雜,剛跑回來說的.今兒下午不是從那邊殺出去一隊人么,那後頭也是跟著軍隊去追的.晚飯前那隊人馬回來了,我兄弟眼尖,看見裡頭有幾人抱著個??因沒裹好,風一吹,被我兄弟瞅了一眼.媽呀!你道是什麼?是咽了氣的孩子!造孽哦!八寶嵌金鑲青玉的鹿皮靴,四十兩一雙呢,那得是多富貴的人家才穿的起.可不得了!這麼富貴的人家,這麼小的孩子,就這麼夭了,還是從城外回來的……我看呀,這天,八成要變了.

勞動人民有勞動人民的生活經驗,這些身處社會底層的人,有自己規避風險的智慧.

銀鉤不住的道謝:……謝您了,這回天黑了也來不及,我明兒就去多採買糧食……是,還有水,一準兒把缸都滿上.謝您了??

等劉三兒走了,她再三仔細的鎖好大門,忙忙回屋告訴林若拙這個消息.

主僕三人猜半天也猜不出是誰家的孩子.八寶嵌金鑲青玉鹿皮靴,是京中流行的款式.小至十一二歲男孩,大到四十來歲大叔,都有可能穿著.當然,不同等級的人家於裝飾細節處會有不同.但劉三兒的兄弟顯然不會分辨.

多半是動手那一方人家的.林若拙分析,咱們府是因為七爺不在,大部分侍衛都跟了去.別家就不一定了.按制所定,有足夠的人手,拚死一搏,逃出個把主子也是可能的.既然衝出城.就不是動手一方,那幾個孩子,若是他們的,追出去的人馬沒必要帶屍首回來.我估摸不定是挾持了誰家的做人質.

畫船道:別管是誰家的,人可沒救回來呢.劉三兒不是說了.帶回來得是屍身.

林若拙做出結論:所以,明天廄會更加亂.

豈止是明天,異動當天夜裡就開始了.

夜深人靜.一旦有什麼響動聽得格外清晰.兵刃相交,廝殺叫喊.這回的戰?讜諏送獬?外城百姓家家戶戶緊閉大門,夜不安枕,驚恐的聆聽著院牆外的動靜.

第二天上午,袁清波沒有來.銀鉤悄悄架了梯子爬在牆頭往外頭看,巷子里靜悄悄.安靜的令人心悸.

三人胡亂吃了早飯,就聽有人敲門.齊齊心驚.

林若拙站在門側,拎了大木棍.銀鉤輕聲問:是誰?

外頭是一個小男孩的聲音:秦姐姐,我是袁師傅身邊的小路兒.師父不得出來,讓我給你們捎個話.

林若拙聞言.走到牆頭,順著竹梯子爬了兩步往外探頭一看,果然是個十一二歲的小孩.身邊無有他人.

銀鉤在那邊問:你是什麼?

小路兒莫名:我是小路兒?皇撬盜恕.粵?他這才想起師父怪異的囑託,清清嗓子:我是一條小青蟲,小青蟲.

銀鉤這才開了門.小路兒進來,一見剛下了梯子的林若拙就呆了呆.心道原來師父在這兒金屋藏嬌來著,這位姑娘生的可真好看.比戲班子里所有姐姐都好看.

銀鉤拉了他一把,合上門:發什麼呆呢!

小路兒回過神,心裡存了想念,對兩人格外客氣:姐姐好,師父讓我來傳話.外頭出大事了,禁衛軍和御林軍爭城門守衛打了起來,昨兒晚上就鬧的這個.

林若拙一怔,有些不可思議:御林軍打得過禁衛軍?開什麼玩笑?

御林軍名頭好聽,裝備簇新,內里卻是不堪一擊.多數是富貴人家孩子進去鍍金,戰鬥力可稱渣渣,平時擺擺花架子還成.君不見那衣擺下的大腿肉跑起來都能晃蕩,就這幫人還能跟禁衛軍比武力?開國際玩笑的吧!

小路兒也是一怔:姐姐連這也知道.沒錯,咱們住廄的誰不知道御林軍是個什麼德性.不過這回不一樣,有好些陌生臉孔,不知從何處來,軍服也是新的.禁衛軍那邊又少了不少人,爭的倒也勢均力敵.

林若拙神色一緊,問:可還知道什麼?

小路兒搖頭:沒了.不過他們這一打,今兒倒是再沒搜查了.戲班子那邊大伙兒也慌著.師父走不開,又怕您擔心,讓我來說一聲.

林若拙長長的嘆了口氣.讓銀鉤抓了一把銅錢,又包了包點心,送他出門.

小路兒一走,銀鉤裝了半天的臉就垮了下來:娘,姐姐,咱們該怎麼辦?

怎麼辦?涼拌!林若拙也很不安,但她無能為力.個人的力量實在是太藐小了.而她在這個時代的社會地位雖高,卻完全是依附著一個男人.赫連老七垮了,靖王妃屁都不是!

尼瑪!到底是誰在造反!這都幾天了,連個定局都沒有!她氣罵:這破效率,活該不成事!

娘娘……畫船驚訝的張大了嘴.這抱怨,怎麼聽怎麼奇怪.娘娘您是站在哪一邊的呀!

林若拙嘆道:你們不知道,局面越亂,咱們生存的就越危險.安定下來倒沒什麼了.不管誰上位,總不會和我一個沒孩子的女人家過不去.

銀鉤不能理解她這種想法:可若是七爺被,被……這可如何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