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14章螳螂、黃雀

第114章螳螂、黃雀 (1/2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22 22:42  字數:4159

清晨,內廷寢宮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藥味,胡春來將空了的葯碗放至桌上,接過小內監手中巾帕,擦去楚帝唇角的一滴葯汁。

楚帝還不能說話,只半邊身體能動,喉嚨里呵呵兩聲,指了指遠處的書案。

「陛下,您是想看……」胡春來話還沒說完,就聽外間傳來一陣嘈雜,面色一凜,起身走至外間:「怎麼回事?」

「總管大人!出出大事了……」小內監結結巴巴的衝過來,「不好了!四皇子帶著禁衛軍進了宮門!」

「什麼!」胡春來只來得及驚喝一聲,外面就呼呼啦啦闖進來一大群人,為首的正是四皇子赫連輝。

「胡總管。」赫連輝好整以暇的蹬上台階,意氣風發的看著他:「父皇身體可好?」

胡春來八歲進宮,十三歲在楚帝身邊伺候,什麼風雨大浪沒經歷過,見他這樣子立刻就明白了七分,冷笑:「四殿下,陛下未曾召見,您何故闖入?」

自從封了王,外人對這幾個皇子就以封號相稱,寧王殿下可比四殿下氣派多了,赫連輝對於這番故意的提醒只是笑了笑:「城裡進了盜匪,本王怕驚了父皇,特來進宮瞧瞧。」

胡春來冷笑:「四殿下,且不說直隸一帶向來政清人安,無有匪亂。單是你不詔而入,領兵甲刀刃,可是要造反么!」

赫連輝嗤笑一聲:「造反?我姓赫連,天下是赫連家的。我能造什麼反?胡總管老糊塗了吧。」

胡春來盯著禁衛軍領頭的人死看片刻,冷笑一聲:「王副統領,周統領何在?」

那位王統領板著臉道:「最晚城內進了匪徒,老周一家遭了匪盜,合家正亂。無有空暇。」

「廢話什麼!」赫連輝不耐煩的打斷:「別和他囉嗦,咱們進去!」

胡春來大喝一聲:「誰敢亂闖!」

「對!誰敢擅闖宮禁!先過我這關!」一個氣勢洶洶的聲音接著他的話,高聲大喝。

眾人一看,卻是二皇子赫連勇帶著御林軍從另一條路而來。甲胄全身,怒氣沖沖的指著赫連輝鼻子罵:「老四,你喪心病狂!竟然指使禁衛軍冒充匪盜,夜闖內城,殺害兄弟,你這樣的禽獸。簡直天理難容!」

「你說什麼?」老四赫連輝先是一怔,不敢置信:「哪有的事?」他明明只是命人軟禁幾個兄弟全家,護衛隨從下人或許殺幾個,怎麼也輪不到趕盡殺絕。不然,豈不成了殺人魔王。誰還敢追隨他?

老二赫連勇皮笑容不笑:「四弟,憑你說的天花亂墜也抵不過事實,不信你上朱雀街去看看。老三、老七、老八、老九府里還有幾個活著的。」

赫連輝驚怒,恍然醒悟,大罵:「是你!是你乾的!」

「哼!」赫連勇輕蔑的瞥他一眼,對著胡春來拱了拱手:「胡總管,還煩奏明父皇,以正清明。」

赫連輝也不是傻子,立時反駁:「胡總管,分明是老二的人冒充匪盜。殺害幾位兄弟。」

胡春來冷冷的視他們狗咬狗,一言不發。手一拍,一隊黑衣綉暗金色花紋的帶刀侍衛從大殿兩側簌簌而來。圍住殿門。三方人馬互相對持。

赫連勇冷喝:「胡春來,你要以下犯上?」

胡春來道:「兩位殿下,金衣衛乃帝王貼身護軍。保的是陛下,何來以下犯上一說。」

赫連輝冷笑:「父皇可下令攔住我們了?分明是你個老匹夫假傳聖喻。」又大聲對那些金衣衛挑撥,「如今父皇病重,全憑這閹人指手畫腳。你們大好兒郎,就這樣聽命一個內侍嗎?」

一個蒼肅莊嚴的女聲傳來:「那也輪不到聽你的!」

話音處,司徒皇后穿著一身玄色衣衫,金絲綉鳳,冷冷的走來:「我聽說宮裡熱鬧的緊,過來看看。呵呵,果然一場好戲。怎麼,你父皇還沒死呢,就等不及了!」

司徒皇后可比胡春來名正言順的多,她一出現,赫連輝再無挑撥可能。赫連勇一見,忙道:「母后,四弟他喪心病狂,將幾個兄弟全家都殺害了!」

「胡說!,明明是你乾的!」赫連輝那肯被潑這盆髒水,怒斥:「你才是兇手。」

司徒皇后輕輕一笑:「爭執不下么,沒關係,假的真不了,真的假不了。我帶來幾個人,大伙兒慢慢聽,慢慢評斷。」

隨著她的話音,貼身女官瑤光領著一隊人走來,灰衣短打,押送著幾個衣著光鮮的女子,包含了所有生育子嗣的妃嬪,赫連輝的生母王貴妃、赫連勇的生母魏嬪、老五的生母穆嬪、老七的生母段淑妃、老八的養母張德妃,老九的生母李賢妃。

赫連輝和赫連勇眼珠子瞪的血紅:「竟敢領司徒氏私兵進宮,皇后,你好大的膽子!」

司徒皇后輕笑:「不及你們膽大,親兄弟都敢殺。這幾個女人,說白了,和我非親非故,有什麼關係了。總比你們罔顧血脈親緣要強。」轉頭笑看胡春來,「胡總管,你怎麼看?」

胡春來思索一番,決定和皇后結盟。畢竟皇后無子,要保住地位就得保住楚帝的性命。若是讓赫連輝或者赫連勇得逞,逼宮弒弟都做了,還有什麼是他們不敢的。

於是,有王貴妃、魏嬪在手。局面很快形成三足鼎立。司徒皇后帶著人退進了大殿。赫連輝瞪了赫連勇一眼,命禁衛軍佔據一片地段,守住西邊宮門。赫連勇依樣畫葫蘆,尋了東邊地段駐紮,守住東段出入。

沒過多久,兩邊皆有人來報:「不好了,殿下,不好了!」

「出了什麼事?」赫連輝脾氣正暴著,喝問那傳訊兵,傳訊兵兢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