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書香貴女 >第112章不同

第112章不同 (1/2)

小說名稱《書香貴女》 作者:流晶瞳  更新時間:2013-06-19 21:05  字數:5029

丁善善被驚醒的很早,孕婦起夜頻繁,本是去凈房的,卻聽見彷彿有叫喊聲從遠處傳來。

「什麼聲音?」丁善善心思多,第一個想到的是有人趁機行陰司之事。

身邊守夜的丫鬟機靈的扶她坐下,開了門詢問外頭:「剛剛是什麼聲音?」

立時就有值夜的心腹過來:「娘娘放心,老身過去瞧瞧。」

「成。您去吧,甭管什麼事,一概不許鬧。娘娘本就睡不好,這一驚,更難入眠。」丫鬟抱怨兩句,合了門回房:「娘娘,褚媽媽過去看了。」

丁善善點點頭,打了個呵欠,喝了半盞溫水,寬衣上/床。剛脫了一隻鞋,門外響起急促的腳步聲。

褚媽媽魂飛魄散的跑進來:「娘娘,出事了,出事了!」

「大呼小叫什麼!」丁善善不快的呵斥,「有話好好說。」

「娘娘!」褚媽媽音都顫的跑調,「有官兵……官兵殺進來了!幾個媳婦拚命往這邊逃,要開了角門去。老奴沒敢跑太前。那聲音卻是聽清了,是真的!」

「什麼!」丁善善嚇一跳,「誰這麼大膽!」隨後一怔,想起赫連熙不在家,四日前楚帝今只說病了,未發表任何消息。還是段淑妃悄悄遣了人來報訊……

立時警醒:「快,收拾一下。二公子,快去把二公子抱過來!」稍一停頓,又補充:「大丫頭也帶過來。」

沒一會兒,兩個奶媽一個抱著熟睡的赫連暮祈,另一個抱著同樣睡著的赫連暮晴一同進來。丁善善看了兩眼,冷聲吩咐:「揭了被子,找件女孩子的衣服給二公子換上,辮子也梳起來。大丫頭就穿祈兒去年的衣服,頭髮換過梳。動作快點!」

兩個奶媽驚慌的對看一眼,無聲照辦。

途了。赫連暮晴膽小,嚇的輕聲哭泣,被丁善善厲聲喝止:「不準哭!再哭就把你扔狼堆里去!」

赫連暮祈也醒了,不依的扭動:「我要睡,我要睡!」

丁善善抱過她輕哄:「祈兒,聽話。跟方姑姑一塊兒去找舅舅。來。喝口水,乖啊!」

一個面容樸素的二十來歲侍女端過兩杯水,奶媽喂兩個孩子喝下,不一會兒,兩人昏昏欲睡。侍女扯掉身上衣裙。露出精幹短打,接過赫連暮祈,背在身前。頓身一福:「娘娘放心。在下定會安然送公子出府。」

丁善善不舍的親了親兒子的小臉,看著女子幾個跳躍,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夜色。冷聲吩咐兩個奶娘:「抱上『二公子』,跟我去後門。快!」

****************

同一時段,段娉婷的院子一片狼藉。

身邊的僕役包括她本人警覺性都差了丁善善那邊一大截。更別說為了凸顯自己曾是這所府邸第一任當家女人的地位,她的院落非常貼近主院落位置。在正院空置的情形下,幾乎是第一個遭到了洗劫。

這群士兵進門後就分了兩支小隊,一隊衝進前院。一隊直奔後院。見人就殺,逢人就砍,沒有絲毫猶豫。

「放開我!放開我!」赫連暮真灰頭土臉的被一個士兵從草叢裡拎出來。慌亂的大叫:「救命!救命!你們這些狂徒,父王回來不會放過你們的!」

領隊嗤笑一聲,冷漠的吐出幾個字:「大了。會記仇。」

赫連暮真吃驚的瞪大了眼睛,不明白這些歹徒為何如此大膽,不明白為何父親的名號竟救不了他。劇烈的疼痛下,赫連暮真的脖子被扭成奇異的角度,瞪大的眼他永遠也沒有時間去想那些不明白了。

段娉婷氣喘吁吁的跑著,身後不停的傳來侍女的慘叫。她拚命的跑,恨不得生出四條腿。突然,一陣巨大衝力扎進她的後背,心口撕裂的疼痛,撲通跌倒在地。背後,一隻長長的羽箭穿透了她的身體。

幾次改道虛虛實實,到達後院圍牆,丁善善身邊已經只剩下背著小孩的褚媽媽,兩人看見前方的虛掩的後門,眼睛皆是一亮,再沒有功夫去想守門的婆子去了哪裡。劫後餘生的推開木門。

火把。長龍般的火把下是整齊的鎧甲。後圍牆外密密站著一隊士兵。腳下方,橫七豎屍體。

希望的盡頭是絕望,丁善善幾近崩潰,在寒冷的刀鋒劈來之際,孤注一擲的叫喊:「我是丁側妃!」

刀鋒頓了一下。士兵叫來了一個頭目模樣的人物,那人瞪了他一眼:「忘了你接到的命令了!」

士兵立時認錯:「屬下知罪。」隨後,反手就是一刀,毫不猶豫的破開丁善善突起的肚子,鮮血飛濺。

丁善善死不瞑目。

褚媽媽被那慘狀嚇的暈了過去,士兵補上一刀。盯著她身後的大包袱看了一眼,發覺是個睡熟的小孩,遲疑了一下:「隊長,這……」

見是這麼小的孩子,隊長也略一遲疑。想到丁側妃的孩子是靖王次子。靖王還沒抓著,萬一有變故這孩子也是個人質,便道:「先留著,等回稟了上頭再說。」

他昂首遙望,遠處依稀有火光閃爍。那裡是九皇子府,再遠一條街是有更遠的三皇子府……

今夜,有多少生命消失。

不知過了多久,靖王府內終於再也聽不見一絲慘叫。滿身血腥味的士兵從門內走出,領隊的軍官對著圍牆外的隊長淡淡頷首,看了一下地上的屍身:「有大魚嗎?」

隊長用腳踢出丁善善的屍體:「一個,丁側妃。還有個孩子。」

士兵抱著包袱里的孩子送至領隊面前。領隊皺眉:「年紀太小,靖王的小兒子比這要大。」毫不留情的用刃尖挑開包裹,準確的劃開衣服,